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262-38106354/

一百四十四章 大帝之威(5000字大章,感謝六芒之刃銀狼嘯月萬賞)
    天地之間,一片驚呼。

    感受著那凌駕天地般的浩蕩氣息,忘川之中,所有鬼魂皆是歡呼起來。

    不知多久沒有現身過的北陰酆都大帝,如今,竟是君臨地府。

    據傳冥界有五方鬼帝,其中北陰酆都大帝統御冥界,總理朝綱,其擁有鬼神莫測之能,統御冥界千萬年,未露疲態。

    天地間,無數道熾熱目光投來。

    這場戰斗,將是昔日第一,與如今第一的巔峰較量!

    扶風凌空而立,那披散而下的長發輕輕擺動,閃爍著森冷的光澤。

    此時的扶風,氣勢大變,神色不再慵懶,而是鋒芒畢露。

    “真是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最后一手。”扶風看著大帝,眼中戰意升騰。

    此時,閻羅獻祭自身,身軀化為虛無,僅剩一道殘魂,敬畏地看著大帝。

    北陰酆都大帝看著閻羅,道:“閻王,你不惜獻祭自身召喚我,這場比賽,我會替你贏下。”

    閻王聽得此言,再無遺憾,有風吹來,本就殘魂的他,頓時煙消云散。

    大帝眼皮微抬,看著對面的扶風,道:“便是你,將我地府屠戮一空的么?”

    扶風含笑道:“他們技不如人,怨得了誰?”

    “哦?”大帝嘴角泛起一抹邪笑,道:“那我今天便要向閣下討教一番了。”

    聲音落下,大帝雙掌輕旋,頓時滾滾漆黑源氣涌來,凝聚成無數粉末,鋪天蓋地般朝著扶風籠罩而去。

    “尸腐毒。”

    這些粉末,擁有極強的腐蝕之力,若是落到身軀上,可將血肉融化。

    扶風眼神一凝,袖袍揮動,源氣化為狂風,將那漫天粉末悉數吹散。

    一人一神,出手之時,源氣滾滾,威壓彌漫,氣勢兇悍地可怕。

    “冥魂掌。”

    大帝沖天而起,隔空對著扶風一掌拍下,頓時漆黑源氣化為一只巨掌,朝著他當頭拍下。

    扶風取出一柄長劍,他雙手握劍舉過頭頂,朝著冥魂掌一劍劈下,頓時巨掌被劈為兩半。

    轟轟轟!

    于是,在眾多目光注視下,兩人你來我往,不覺間已然交手上百回合,依然難分勝負。

    大帝眉頭微皺,這個人類倒是頑強。

    扶風心中震驚,這張星卡居然如此可怕。

    “這般打下去,意義倒是不大。”大帝思忖了片刻,然后隨意笑道:“那便送你上路吧。”

    他低下頭,看著演武臺上無數幽魂,道:“酆都幽魂,聽我號令。”

    所有鬼魂此時皆是抬起頭來,敬畏地看著他,隨時準備獻身。

    手掌輕輕一握,一面詭異的鏡子,浮現在大帝身前。

    那是鬼帝鏡。

    “鬼帝鏡出,眾魂歸位。”

    咻!

    一股龐大的吸力,自鬼帝鏡中爆射而出,朝著下方無數幽魂身上籠罩。

    于是,所有人便是見到,無數鬼魂沖天而起,化為滾滾幽霧,融入鬼帝鏡中。

    與此同時,隨著承載的鬼魂越來越多,鏡身顫抖著,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醞釀。

    扶風臉色微沉,隔著老遠,他都能感受到那鬼帝鏡的能量波動。

    天地隨之壓抑,陰風滾滾,讓人不寒而栗。

    大帝單手負在身后,另一只手指向扶風,淡淡道:“結束了。”

    咻!

    下一瞬,一道萬千鬼魂所化的漆黑光柱,自那鬼帝鏡中爆射而出,猶如長虹般掠過天際,鎖定扶風。

    黑柱所及之處,隱約可聽其中百鬼哀鳴,讓人震顫。

    感受著其上彌漫的可怕源氣波動,扶風臉色驟變,連忙催動源氣,將防御提升到極致。

    “金鐘鎮世!”

    只見扶風周身源氣涌動,竟是化為一個巨大的金鐘罩,將扶風籠罩在內。

    金光彌漫,諸邪褪散。

    轟!

    黑色光柱狠狠撞擊在金鐘罩上,短暫的僵持后,便是擊潰巨罩,狠狠地轟打在扶風身上。

    撞擊的剎那,黑柱化為無數魑魅魍魎,無情地撕咬著扶風。

    百鬼噬身,何等痛苦?

    熊熊!

    就在此時,眾人震駭地見到,滔天般的青色火焰自扶風口中噴發而出,化為一條巨大的火龍,燃燒著周圍的魑魅魍魎。

    于是,他的周身,化為熊熊火海,在那火焰的燃燒下,周圍的幽魂緩緩消散。

    火本就對鬼魂擁有極強的殺傷力,更何況是青火。

    何謂青火?

    正所謂爐火純青,青色火焰,自然是火焰中的王者。

    于是,短短不過數息時間,漫天幽魂,化為虛無。

    天地間,唯剩熊熊青火燃燒的聲音,余者皆寂。

    少頃,火焰褪散,露出扶風那張驚恐面龐。

    扶風臉上的神情早已凝固,雖然百鬼已散,不過他身子仍是不受控制地顫抖著,惶恐欲絕。

    若非自己這一口青火,剛剛的自己,怕是已被百鬼吞噬。

    那不僅是身體上的重創,更多的,則是源自靈魂的恐懼。

    他有些無法相信,為何簫玄的星卡,能將自己逼到這種地步。

    “真是沒有想到,我扶風,竟然也有差點翻船的一天。”扶風舔了舔嘴唇,看著那凌空而立的北陰酆都大帝,緩緩撫平激蕩的心緒,眼中有著熊熊戰意升騰。

    “就讓師父教我的這一招,終結這場戰斗吧!”

    扶風霍然拔劍,劍指蒼穹。

    他眼神虔誠,喃喃道:

    “萬-劍-歸-宗。”

    嘩!

    四面八方的源氣,猶如百川入海,源源不斷地朝著劍上涌去。

    空氣炸裂,散發出陣陣音爆聲。

    嗡嗡…

    天空之中,隱隱有著悶雷聲響起。

    望著那云霧之巔的扶風,眾人皆是愣了一下,驚呼道:

    “他在干什么?似乎是在醞釀超級大招?”

    “那個招術好熟悉…等等,那不是昔日殿主云流的成名技-萬劍歸宗嗎?!”

    “據說此術是要將源氣涌入劍中,劍開天門,沖陰陽,生太極,然后形成漫天飛劍。”

    “昔日云流曾以這招破數萬大軍,而今,這傳說中的劍術,竟是重現世間!”

    “這下糟了,簫玄危險了!”

    轟!

    就在此時,一道震耳欲聾的悶雷聲響起,只見那指向蒼穹的長劍上,有著一道璀璨光柱,自劍刃處爆涌而出,直沖天宇。

    烏云密布,天地晦暗。

    眾多目光投去,只見那滾滾烏云之中,忽然浮現出一枚龐大的太極圖案。

    烏云萬丈,太極遮天。

    下一刻。

    只見那遮天太極中,一道道源氣所化的飛劍,帶著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鋪天蓋地般俯沖而下。

    北陰酆都大帝抬起頭來,看著那呼嘯而來的漫天飛劍,眉頭微微一皺。

    他袖袍一揮,身旁滾滾黑霧涌動,竟是化為一層源氣光罩,將他籠罩在內。

    指尖輕捻,一滴精血飛出,融入到源氣光罩上,讓得那層源氣光罩多了一層血色。

    砰砰砰!

    無數飛劍呼嘯而下,瘋狂地砸在源氣光罩上,很快,便是被彈射而開。

    然而,那些飛劍太過密集,無窮無盡,鋪天蓋地。

    扶風見狀,眸心微凝,右手朝下一指,淡淡道:“合。”

    嗡嗡…

    幾乎是在他聲音落下的同時,漫天飛劍停止進攻,朝著彼此靠攏。

    劍光閃爍,劍鳴錚錚,劍氣縱橫,劍影彌漫。

    那鋪天蓋地的飛劍,在眾多駭然目光注視下,竟是融合成一柄鋒芒畢露的水晶劍。

    可謂,萬劍歸一。

    一股難以形容的可怕氣息自劍身彌漫,周遭空間微微顫抖,仿佛承載不了他的降臨。

    瞧得這一劍,簫玄神色微凝,喃喃道:“不愧是云流首徒,真是一員虎將啊。”

    這樣的人,放在戰場上就是一騎當千的存在。

    如今壓著境界,威力便已如此恐怖,若是以他六星巔峰的實力來說施展,這一劍不知會恐怖到何種程度。

    “我不一定能接下這一劍。”

    北陰酆都大帝略顯低沉的聲音,自心頭響起。

    簫玄含笑道:“盡己所能便可。”

    “多少年了,從來沒有人能夠逼我用出這一招,你,雖敗猶榮。”扶風猙獰一笑。

    他的眼中,充滿著無盡睥睨之勢,那種自信,不僅源自自身,更多的,則是源自師父云流。

    師父曾告訴他,這一劍若是修煉大成,偌大天源星,沒有劍術能出其右。

    一劍鎮山河。

    一劍吞日月。

    一劍破蒼穹。

    一劍轉乾坤!

    在眾多目光注視下,扶風身形緩緩下落,最終與大帝保持在同一水平線上。

    扶風漠然的看著大帝,道:“我敬你是大帝,但是,今天我一定要贏。”

    聲音落下,他緩緩道:“去。”

    咻!

    那柄水晶劍,帶著碾碎天地、鎮壓萬古之勢,暴刺而下,直指大帝。

    也許是太過鋒銳的緣故,其劍刃處,竟是形成了可怕的沖擊波。

    “不好!”

    濯纓嬌.軀一顫,美目呆滯地看著扶風,大帝,能擋住這一擊嗎?

    砰!

    那劍如長虹貫日般落下,狠狠地撞擊在黑色光罩上。

    接觸的那一剎,頓時響起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徹寰宇,震耳欲聾。

    那因為大帝降臨而驟然晦暗的天地,此時驟然亮如白晝,如撥云霧見青天。

    咔嚓。

    由于那刺目白光,觀眾們皆是看不清場中情形,只能聽到結界碎裂的聲響。

    那堅若磐石的水晶劍,此時竟是瞬間炸裂,不堪一擊。

    轟!

    沖擊波彌漫而開,竟是炸開了演武臺上的結界,周圍觀眾臉色皆變,身形皆是倒飛而出!

    夕陽西下,殘陽如血。

    扶風單膝跪地,大口喘著粗氣,戰斗到此總該結束了吧?

    觀眾們一片唏噓,先前他們還在想,這場戰斗扶風會不會礙于對方的身份,從而放水。

    如今看來,倒是他們想多了。

    這扶風不僅沒有放水,反而像磕了藥一般,簡直就是在跟簫玄拼命。

    “看來,是我贏了。”扶風沖著簫玄一笑,道:“沒有星卡能夠擋住我這一劍。”

    簫玄道:“如果我輸了,師兄真的就不愿相助于我了?”

    扶風倒是沒有虛與委蛇,而是極為誠懇地道:“我這個人有些偏執,若是你不能讓我臣服,即便追隨你,我也會時常心懷芥蒂。”

    “倒是可惜了。”簫玄感嘆道。

    他的目光,緩緩投向爆炸聲處。

    少頃。

    眾多目光投去。

    余波褪散。

    只見那里,北陰酆都大帝負手而立,神色淡漠,渾身上下,未見絲毫傷勢。

    “怎么會這樣?!”扶風目光死死地盯著大帝,聲嘶力竭。

    他聲音嘶啞,低沉的吼聲中,充滿著暴怒與不甘。

    不僅沒殺死,甚至連一點傷害都沒造成?

    簫玄目光微垂,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中山河璽,道:“我這山河璽,有一技能,名為【鎮山河】。”

    “山河一下,所有星卡無敵8s。”

    “所以,師兄,抱歉了。”

    扶風目光一滯,怔怔地看著簫玄手中的山河璽,久久難以平靜。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簫玄還保留一個無敵。

    雖然身陷囹圄,成為奴隸,但在他心中,他仍是星云軍團年輕一代中,無人能出其右的頂尖天才。

    然而,他從未想過,今天這一幕。

    這位后起之秀,同門師弟,竟是擊潰了他所有底牌。

    他所有的驕傲與自信,在此刻徹底煙消云散。

    那顆驕傲的頭顱緩緩低下,扶風喃喃道:“我輸了。”

    整個演武臺周遭,鴉雀無聲,所有人皆是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有些難以置信。

    “我的天,扶風居然輸了?”

    “等等,我有疑惑,先前在投胎后,牧塵不是變成了豬,沙漠皇帝變成了沙雕了嗎,為什么他們后面還能戰斗?”

    “你看傻了吧,閻王投胎后,扶風不是也釋放了一個清場技嗎?他的清場技就是讓隨機指定目標,隨機釋放場上星卡所有技能,那頭豬和沙雕早在這清場技中死了,后面的牧塵和沙漠皇帝,是大洗牌中復活的兩個。”

    “今天這場戰斗,我覺得比七殿會武總決賽還要精彩,那場戰斗看似打的兇悍,其實套路都很簡單。”

    “哎,簫玄啊,你的套路越來越臟啦,已經不像當初西游卡組那么單純啦!”

    “簫玄擊敗了扶風,現在,他是星云軍團年輕一代當之無愧的第一人了!

    蒼雪龍城的將士們、奴隸們,皆是目瞪口呆,有些難以置信,像扶風這般強者,竟然也有失敗的一天?

    濯纓美目瞪圓,怔怔地看著場中少年,此時烏云退散,陽光灑下,落在他身上。

    少年眼中仿佛有著熊熊火焰燃燒,身上彌漫而出的從容與自信,極具感染力。

    “這打的是什么玩意?!”

    焚炎殿,姜青炎霍然起身,震怒之下,直接將卡機摔了出去,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

    他同樣無法相信,扶風居然會敗給簫玄!

    姜靈兒給他捶了捶肩,道:“父王何必動怒,他戰勝扶風又如何?”

    “軍主之爭是六星卡師的事,而他不過五星卡師,想要在兩月內突破六星?怕是活在夢里。”

    聽得此言,姜青炎心緒才緩緩平靜下來,他自嘲道:“也對,這不過是場比試罷了,我有什么好憤怒的?”

    燕忘情斜躺在沙發上,將一顆剝好的葡萄送入櫻桃小.嘴中,道:“我徒簫玄,有殿主之姿。”

    聲音落下,那鵝蛋般精致俏臉上,驟然浮現出一抹驚艷眾人的光彩。

    “我這軍主之位,或許還真要靠你去捍衛呢~”

    武王城。

    洛凌天看著直播,道:“風兒,這場比賽你怎么看?”

    洛風想了想,道:“這簫玄倒是個人物,不過父王放心,于我而言問題不大。”

    他的眼中浮現出一抹陰翳,道:“我倒是希望他能突破六星,參加軍主之爭。”

    “幾日前那一掌,我可真想打回來呢…”

    一念至此,他頓時大怒,雙掌緊握,任由那指甲深深嵌入肉中。

    瞧得洛風這般模樣,洛凌天呵呵一笑,出言安撫著他,道:“放心,只要父王我成為聯邦軍主,等那一系列計劃完成后,要不了多久,這星云軍團,便會成為我們的囊中之物。”

    “到那時,別說這簫玄了,哪怕是燕忘情,只要你想,都會是你的玩物,呵呵…”

    此言一出,洛風的眼中,頓時有著濃濃的欲望涌出來。

    “如燕忘情這般猶如神祇下凡的女子,這偌大聯邦北部,除了我,誰能配得上?”

    他抬起頭來看著洛凌天,聲音堅定道:“放心吧父王,星云軍團這群雜魚,沒人能在軍主之爭上贏得了我!”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