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085-38136934/

第1060章 拒絕聽劉詔說實話
    十一月初八,良辰吉日,諸事皆宜。

    齊王劉御大婚!

    無論是皇帝的少府,還是皇后顧玖,都是不差錢的主。

    第一個成親的孩子,自然是大辦。

    不勞戶部掏錢。

    戶部尚書秦大人樂呵呵的,戶部不用掏一文錢,好啊!

    要是齊王的爵祿也能讓少府支付,那就更加完美。

    親王爵祿,米糧布匹銀錢……一年下來,可是個大數目。

    多來幾個親王,戶部一年得掏上百萬兩白銀。

    這是個巨大的負擔。

    少府很雞賊。

    可以掏錢承辦婚宴,但是親王爵祿,既然是戶部的責任,少府絕不會和戶部爭搶。

    戶部沒錢?

    開什么玩笑。

    十年前,說戶部沒錢,還有人相信。

    現在戶部還玩叫窮的戲碼,別怪被人噴一臉。

    即便戶部真的沒錢,也有沒錢的玩法。

    無非就是這里挪一點,那里拖幾年,親王爵祿總有辦法解決。

    如果還是解決不了,王爺們自會上戶部打秋風。

    錢嘛,擠一擠總會有的。

    大婚過后,劉御帶著新娘子孫七娘搬進了齊王府,也就是皇帝劉詔的潛邸,曾經的秦王府。

    從今以后,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組建自己的班底,招募人才。

    雖然比不上東宮太子,有一套自己的班子,類似于小朝廷,但是在卻比東宮太子更自由。

    東宮本就是皇宮一部分,進出還是有所不便。做事情也是多有顧忌。

    劉御搬出皇宮,造成一個后果。

    汝陽公主吵著也要出宮去住。

    她的公主府,劉詔大筆一揮,將成宗文德帝的潛邸寧王府賜給了她。

    這是何等的寵愛!

    是大周朝所有公主加起來,都不曾享有過的殊榮。

    甚至超越了劉御的齊王府。

    先帝成宗文德帝的潛邸,其代表的意義,顯然是要高于皇帝劉詔的潛邸。

    因為死者為大!

    惹得朝臣議論紛紛,都說皇帝不該將先帝的潛邸賜給汝陽公主,超綱了!

    汝陽公主,承受不起這樣的殊榮。

    這是驕縱!

    恐怕大周皇室,很快就會出現第二個湖陽公主,甚至比湖陽公主更驕縱,更放肆。

    皇帝劉詔翻了個白眼,“朕只有汝陽一個閨女,就是想寵愛她。”

    如此任性的話,從一個皇帝口中說出來,太缺乏政治頭腦,太不成熟。

    就連中書令陸大人,都是一臉心塞。

    皇帝劉詔玩嘴炮,他自己爽了。

    卻苦了他,要替皇帝擦屁股,安撫炸毛的御史。

    私下里,中書令陸大人提醒皇帝劉詔,“陛下在公開場合說話,能否斟酌一二?最近朝堂因為汝陽公主府邸一事,吵鬧不休。陛下不該火上澆油。”

    “朕說的是實話。”

    “朝臣不需要陛下的實話。”陸大人直接懟了回去,半點不客氣。

    劉詔呵呵冷笑,“朕說實話,你們還不樂意聽。”

    陸大人板著臉,揭穿事實,“沒有誰真的愿意聽陛下的實話。”

    這回換成劉詔心塞。

    陸大人繼續懟他,“朝堂上,只需要陛下一個態度,而不是實話。”

    劉詔嘴角抽搐,眼看陸大人沒完沒了,他揮揮手,“行了,行了,朕知道了。以后少說實話。”

    陸大人再次提醒,“陛下最好不要在朝堂上說實話。”

    劉詔吐槽:“你們這幫臣子真是難伺候!竟然還敢嫌棄朕說實話。”

    陸大人當然是不客氣地懟回去,“本來朝臣就有諸多不滿,陛下的實話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激發矛盾。如何左右朝堂的情緒,陛下應該朝皇后娘娘請教一二。”

    一記重錘,砸得劉詔心口痛。

    他借口不舒服,趕走了陸大人。然后跑到長安宮找顧玖訴苦。

    “姓陸的老匹夫,竟然指責朕不該在朝堂上實話。還說朝臣根本不稀罕聽到朕的實話,真是欺人太甚!”

    顧玖放下書本,輕聲說道:“他說的沒錯啊!朝堂的確不需要皇帝說實話。實話,都是在私下里,不會被記錄的場合說的。”

    起居郎表示不服。

    皇帝的一言一行,都應該被記錄下來。

    劉詔沒得到安慰,反而再次遭受重擊。

    他委屈,“朕被陸愛卿打擊,你都不安慰我。”

    顧玖笑了起來,“誰讓你將寧王府賜給汝陽。她還小,公主府可以晚幾年再賞賜。這不,因為你賜了府邸,她吵著要搬出皇宮住。”

    “那怎么行!她那么小,朕哪能讓她搬出宮住。”劉詔急了。

    閨女可不能搬出去啊。

    顧玖白了他一眼,“舍不得她搬出去,那你干什么這么早給她賜府邸?”

    “朕一時高興,沒想到汝陽這死丫頭,竟然想出宮住。宮外有那么好嗎?”

    “宮外好不好,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劉詔嘿嘿一笑。

    住在宮外當然好!

    最大的好處就是自由。

    不像在宮里,進出都得稟報,還得掐著時間,軌跡又大。

    劉詔自告奮勇,“我和汝陽談一談,她現在還小,決不能搬出皇宮。”

    “談話的時候記住控制住脾氣。你閨女年齡越大,脾氣越怪。你語氣重了,當心她鉆牛角尖。”

    “朕有分寸。”

    姑娘家的心思,總是比男孩來得細膩,想得更多。

    換做劉衡,劉衠兩兄弟,要是敢吵著搬到宮外去住。劉詔懶得廢話,聊天談話不存在的,直接打一頓,什么問題都解決了。

    擔不擔心兩小子鉆牛角尖?

    根本不存在。

    男孩子就得糙養。

    玩兒自閉那一套,還得挨一頓板子。

    也只有汝陽,父母的小棉襖,才擁有耍脾氣,鉆牛角尖,各種自閉的權利。

    她這樣鬧騰,父母還得耐心地開解她,生怕她受刺激。

    暴躁?

    直接上手打一頓?

    哪里舍得!

    就這么一個閨女!

    劉詔樂呵呵地去找汝陽談話。

    汝陽沒自閉。

    反而是劉詔自閉了。

    晚上,他和顧玖抱怨。

    “你說汝陽腦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朕完全不理解她的心思。”

    “你閨女的想法,一天一個樣。今天這樣,明天那樣,天馬行空,我都無法理解。”

    代溝太大!

    汝陽最近這段時間,天天鉆蘭臺寺查資料。都和蘭臺寺那幫坐冷板凳的官員混熟了。

    前兩日還跑到顧玖跟前,說是在蘭臺寺發現一個有才之士,特意推薦給她。

    顧玖沒直接拒絕,而是暗中派人調查。

    的確有點才華,但是還沒達到有才之士的程度。

    她很清楚,有人將汝陽視為少奮斗二十年的捷徑,特意在汝陽面前表現自己的才華。

    顧玖沒有過多干涉。

    以汝陽那個聰明勁,耳濡目染的皇室底蘊,遲早會看透真相。

    汝陽遲早要獨立,顧玖沒辦法保護她一輩子。那就從現在開始,慢慢放手吧。

    劉詔嘆氣,“朕和汝陽談了一個時辰。談到最后,朕被她打擊到,都不知道該怎么教孩子。”

    “她比你還能說,還會引經據典,對吧。”顧玖笑了起來,夫妻二人同病相憐。

    劉詔苦笑,“看來你是早就領教過汝陽的厲害。”

    顧玖笑道:“說她胡攪蠻纏,她又說得頭頭是道,貌似還有點道理。說她有道理,仔細一想又都是胡鬧。”

    “哎……”

    萬事不怕的劉詔,終于在今天,栽在了閨女手中,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

    他感慨道:“還是兒子好!不聽話直接打一頓。”

    顧玖嘴角抽抽,“你也就只會這一招。”

    孩子們小的時候,劉詔就是凡事揍一頓就好的態度。

    如今孩子們大了,他還是這個脾氣,教育孩子沒有什么是打一頓不能解決的。

    真的解決不了,那就打兩頓。

    這個人終于遇到了克星,在汝陽手上吃癟。

    ……

    知道父皇母后都不同意自己搬出皇宮居住,抗爭了幾天,汝陽就放棄了。

    她選擇曲線救國。

    不能光明正大搬出皇宮,她就三天兩頭往大哥的齊王府跑。

    時間晚了,就名正言順住在齊王府,還是以前她住的那個院落。

    劉御寵她,偶爾教訓她幾句,大部分時候都是順著她的意思。

    頭幾次,顧玖還會擔心一二。

    后來見沒出事,也就放了心。

    汝陽也就在齊王府安了個窩。

    住宮里住得不耐煩了,就跑到齊王府住幾天。

    齊王府住膩了,就回到宮里。

    ……

    劉御大婚后,先到吏部歷練。

    吏部上上下下,舉雙手歡迎。

    能和欽定的儲君,下一任皇帝共事,只要表現好,前途肯定不用愁。說不定還有機會飛黃騰達。

    當然,也有人不歡迎劉御。

    同齊王殿下共事,很多潛規則操作起來,自然沒有以前那么方便。

    吏部作為六部之首,撈油水的機會大大的有。

    只是齊王來了后,大家就得收斂一二。撈油水都不敢像過去那般明目張膽。

    劉御不是小白,朝廷潛規則,他一清二楚。

    他不作聲,他只是默默地看,將看到的情況記錄下來。

    弊端不是一日形成,也不是一日就能根除。

    對于劉御的表現,朝臣們都覺得很滿意。

    紛紛認為,齊王劉御比皇帝劉詔做事更沉穩,更可靠。

    有先帝成宗文德帝的風范。

    將來定是個明君。

    至于劉詔,已經被打上了昏君的戳,怕是很能洗白。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