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080-38136892/

第1935章 凌離暮,我愛你,你究竟知道不知道?
    凌離暮對她說,瑤瑤,你是我的心肝寶貝兒。

    凌離暮愛了傅曦瑤一生,一生為了她往上爬,一生為她而蹉跎,但是在過去長達20年的時光里,他從來不曾對她吐露什么愛意。

    這是他說的唯一一句呢喃愛語,她是他的心肝寶貝兒。

    傅曦瑤心尖一顫,絕麗的小臉上蒸出了兩抹紅暈,她去握他的大手,“凌離暮…”

    他的大手從她的手心里悄然溜走,凌離暮高大英挺的身軀轟然倒塌,倒在了草坪上。

    傅曦瑤腦袋一懵,她迅速蹲下身,伸手去推他,“凌離暮…凌離暮,你怎么了?”

    她摸到了一手的炙燙和粘稠。

    全是血。

    傅曦瑤柔白的小手上全是血,她看到了他腹間已經穿透體內的那支利箭,她看到了血色的草坪。

    他向她走來的每一步,都踏著血。

    傅曦瑤渾身發抖,小臉白的像一張紙,美麗的翦瞳里有熱氣不斷的往外蒸蘊,她淚眼模糊看著他,“凌離暮,你怎么了,你怎么受傷了?”

    她伸出小手想去摸他血流不止的傷口,但是又停了下來,五指蜷了起來,她不敢摸。

    她怕。

    她真是怕了。

    大顆大顆的淚珠砸落了下來,像斷了線的珠子,傅曦瑤泣不成聲的看著他,“凌離暮,不要這樣…不要開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凌離暮覺得有眼淚掉在了他的俊頰上,他艱難的睜開了眼,看到了淚流滿面的傅曦瑤。

    凌離暮勾了一下薄唇,他想他這一生縱然像洛靈公主所說的那樣,不曾得到她的愛,她的人,甚至連一個親吻都是奢望,但是,他有她的眼淚…

    她為了他掉眼淚…

    足矣。

    凌離暮想抬手,替她拭去眼淚,但是所有的力氣在一瞬間被抽走,他緩緩閉上了眼。

    凌離暮走了。

    “總裁!”

    私人秘書一下子跌跪在了草坪上。

    傅曦瑤仿佛不會呼吸了,她看著凌離暮,然后顫抖的伸出食指放在了他的鼻翼下,那里已經沒有了溫度和呼吸。

    他走了。

    他真的走了!

    耳畔有一道聲音不斷的告訴她,凌離暮走了,然后全世界都在說,凌離暮走了,傅曦瑤覺得心如刀割,她這一生,都不曾像現在這樣疼過,痛過。

    她失去了他。

    “啊!”

    傅曦瑤失控的尖叫了一聲,然后暈倒在了草坪上。

    ……

    小王子趕來了這棟別墅,別墅里入眼都是黑白之色,凌離暮的身體放在冰窖里。

    “叩叩”,小王子敲響了房間門。

    很快里面傳來了一道悅耳的嗓音,“進。”

    小王子推門而入。

    傅曦瑤在房間里,她靜佇在落地窗前,身上一件黑色的連衣裙,綰起的秀發里插了一朵小白花。

    她轉過身,看著小王子,淡淡的莞爾,“小王子,你來了?過來。”

    傅曦瑤向小王子招了招手。

    小王子自小就在傅曦瑤的身邊長大,他視傅曦瑤如母,敬之愛之,在小王子看來,現在的傅曦瑤和平日里并沒有什么不同,她依然這樣優雅,溫婉而迷人,舉手投足都散發著光芒,似乎那個男人的離開并沒有影響到什么。

    但是小王子還是發現了不同,傅曦瑤那雙美麗的翦瞳里沒有了…色彩。

    小王子走向了傅曦瑤,他不知道,這是他人生里最后一次見傅曦瑤,這位古丁堡的高門長女,名滿天下的曦瑤王妃,她歷經權利與時代的更替,一襲長裙高入云端,纖塵不染。

    “媽咪。”

    小王子叫了一聲。

    傅曦瑤蹲下身,和小王子平視,她抬手摸了摸小王子的腦袋,“小王子,現在羅伊伯爵倒臺,云夫人退出政治舞臺,所以現在所有的權利都掌握在了你的手里,未來的路,你有信心么?”

    “媽咪,我還有你。”

    傅曦瑤輕輕的搖了搖頭,“媽咪不可能永遠陪著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小王子,你生在帝王將相家,手握重權,但一生都無法肆意過活,你是,我也是。”

    “權利的更替是幾代人的心血,你以后要坐穩了位置,守住眼下的繁華,讓歲月安定。”

    “明白么?”

    小王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明白。”

    傅曦瑤伸手抱了抱小王子,“小王子,再見了。”

    “媽咪再見。”

    小王子出去了。

    ……

    小王子走了,傅曦瑤走出了房間,她來到了書房。

    書房的辦公桌上還放著那一本希臘語的名著。

    傅曦瑤將那本名著拿在手里,然后翻開…——

    凌離暮,你是學霸,我也是學霸,好可惜那時沒有遇到你,要不然我一定要跟你一較高下——

    雖然你肯定贏不過我,但是我會停下來等你的…

    那日晚上的畫面仿佛還清晰的浮現在眼前,傅曦瑤看向沙發,她好像看見凌離暮一件簡單的黑色襯衫坐在她的身邊,嘴角溫存而寵溺的看著她,給她講名著。

    傅曦瑤勾起了紅唇,很快就有大顆大顆的淚珠砸落了下來。

    她將手里的名著緊緊的抱在懷里,一個人蜷在角落里,失聲痛哭。

    一轉眼,他就消失了。

    像做夢一樣。

    那個在她18歲生日,只能站在外面遠望,偷偷送她圓圓的凌離暮,他消失不見了。

    那個俊俏無雙的少年郎,他伸手想觸摸她的小臉,說要帶她走的凌離暮,他消失不見了。

    那個十五年后回歸,南顧北凌已經成就一代金融大亨,他在新婚夜,穿著龍鳳囍袍,包寵的望著她笑,滿眼碎亮繁星的凌離暮,他消失不見了。

    他就這樣不見了,讓她毫無防備。

    有時候傅曦瑤不知道是不是該恨他,他想來的時候就來了,他想走的時候就走了。

    如果他沒有來,該多好。

    如果他沒有來,她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高門貴女,曦瑤王妃,她會將自己過得很好。

    他為什么要來?

    他知不知道24歲那個俊俏少年郎,也曾驚艷過她的眼?

    他知不知道15年前他離開的那個夜晚,她在機場外面站了整整一夜?

    她平靜的心湖被他一再撩撥心跳,年少怦然心動的他成為了她人生最美的意外,從來沒想過會愛上某個人,原來愛情讓她生平這樣的疼。

    他說她是他的心肝寶貝兒,那么,凌離暮,我愛你,你究竟知道不知道?——

    還有一更。

    沒有寶貝猜中霓裳后面要怎么寫。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