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080-36593065/

第1677章 將失明的他丟在了電影院里
    商場服裝專柜的柜員迅速熱情的迎了出來,“先生,小姐,請問你們想買些什么?”

    陸夜冥摟著君夕卿盈盈一握的纖腰,將她推前,“給我女朋友來一件俏麗顏色的裙子。”

    在女孩里,君夕卿穿的衣服較單調,都是白色的紗裙,君夕卿氣質萬里挑一,那纖塵靈動的氣韻永遠不是其他女孩可以擬的,一身白色紗裙襯的她像天下凡的瑤池仙女,但是除了白色紗裙外,她很少穿別的顏色的衣裙,尤其是那些花花綠綠的俏色。

    “先生,你女朋友這么漂亮,穿什么衣服都好看的,這件紅色的裙子怎么樣?”店員拿出了一件紅裙。

    陸夜冥看了一眼,然后搖頭,他幽深的鳳眸落在了另一件裙子,“那件吧。”

    陸夜冥選了一件顏色俏麗的碎花裙。

    “好的小姐,請你跟我來換衣間試一下。”

    君夕卿是被陸夜冥一路拉過來的,完全處于被動,她不知道他在發什么瘋,所以想掙脫他,“陸夜冥,我不要試衣服,也不要跟你約會,你快點放開我,我要回去陪皮皮。”

    陸夜冥一條有力的健臂箍住她纖軟的腰肢,以一種霸道不容置喙的姿勢將她摟推到了換衣間門口,“皮皮交給月嫂了,你可以完全放心,卿卿,今天晚你的時間都是我的,我要你陪我。”

    “…”

    這里是服裝店,店員一臉笑容的看著她,以君夕卿的修養,真的做不來在大庭廣眾之下跟他吵架的事情,所以君夕卿被推了進去。

    ……

    五分鐘后,換衣間的門打開了,君夕卿走了出來。

    “先生,你挑選衣服的眼光太好了,這件碎花裙真的很適合你女朋友,太漂亮了。”店員夸贊道。

    陸夜冥抬眸,目光落在了君夕卿的身。

    他挑選的碎花裙是蕾絲的,粉色里夾紅玫瑰色的,春意盎然的俏色,碎花裙是性感的小V,韓版束胸款的,荷葉袖,長度剛好蓋到了君夕卿的膝蓋方。

    君夕卿披散著一頭清純的長發,纖塵的小臉唇紅齒白,一身蕾絲碎花裙,下面兩條細腿又白又長,腳一雙小白鞋,俏生生的像是剛從大學校門里走出來的女大學生,撲面而來的青春感。

    不得不說,這些男人里,陸夜冥是最有眼光的。

    他有審美品位,懂得欣賞女人的美,別的男人看見自己的女人穿個露背露胸的sexy長裙第一反應是吃醋,可是陸夜冥的第一反應永遠是靜靜的佇立的,那雙幽深的鳳眸將你從到下的掃個遍,很不正經。

    女人都會被他一個目光弄得心跳加速,面紅耳赤,同時又有一種虛榮滿足感。

    這種感覺只有陸夜冥懂得給。

    陸夜冥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君夕卿不自在的抬起小手將腮邊的一縷秀發給掖到了耳后,“好看么?”

    她問。

    陸夜冥點頭,薄華的唇角勾出了一道溫暖的弧線,“好看,真的很好看。”

    “哦,那這套吧。”君夕卿淡淡道。

    陸夜冥看著店員,“這件,刷卡。”

    ……

    君夕卿沒有換衣服,穿著這件蕾絲碎花裙,陸夜冥握住她柔軟的小手走了出去。

    “卿卿,我們去看電影吧。”

    商場面有電影院,君夕卿看見很多年輕的情侶手牽著手或者是摟著肩去了。

    “我可以拒絕么?”

    陸夜冥搖頭,“不可以。”

    “…那我們去吧。”

    兩個人來到了樓,君夕卿看見了很多映電影的廣告,她記得她一次看電影還是沐顏楓請的,但是那個電影半途被陸夜冥給破壞了。

    其實,她真的沒有談過戀愛。

    沒有像其他女孩那樣手牽手逛街,抱著爆米花看電影,在喧鬧的大街熱吻…

    很遺憾。

    這時一只骨節分明的大掌搭了她瑩潤的香肩,陸夜冥側眸吻了吻她的秀發,“選好看哪部電影了么?”

    “恩,那部,你去買電影票吧。”君夕卿伸出纖白的手指頭指了指。

    陸夜冥順著她的手指頭看去,看到了一部電影,很快,那部電影在他的視線里變得模糊,然后消失不見。

    他幽深的瞳仁再次失去了聚焦,又失明了。

    陸夜冥英俊的面沒有什么過多的情緒波瀾,但是他心里知道他失明的情況越來越糟糕了,明天他將要以這種糟糕的狀態進入黑暗森林。

    “你不去買票么?”君夕卿抬起小臉看著身邊的男人。

    陸夜冥將她軟若無骨的小手握在了自己的掌心里,緊緊的握住,“一起去買。”

    他牽著她轉身,往柜臺走去。

    “陸夜冥,我有點累,你自己去買票吧,我坐在那里等你。”君夕卿用力的抽回了自己的小手。

    陸夜冥停下了腳步,他感覺到她纖柔的小手從他的掌心里一點點的溜走了,世界是黑暗的,人群很吵雜,他修長的手指在空氣里摸索了兩下,沒能再摸到她的小手。

    君夕卿看著他,他現在摸索的動作很細微,不仔細看根本發覺不了,她靈動的澄眸落在他的俊臉,“你怎么了?”

    陸夜冥滯了一下,然后不動聲色的收回了自己的大掌,踹進褲兜里,“沒事,卿卿,我去買票,你會偷偷的離開么?”

    君夕卿沒有說話。

    “卿卿,我總感覺你會離開我,所以,別走。”

    君夕卿諷刺的勾了一下紅唇,“我走了,你還可以將我抓回來啊,你不是最擅長做這種事了么?”

    陸夜冥英俊的眉眼都是柔的,“如果這一次你離開了,我找不到你了呢?”

    君夕卿淡淡的扯著唇角,“你先去買票吧。”

    “好。”

    陸夜冥轉身,去買票。

    君夕卿站在原地看著他英挺的背影,這時身邊一個女孩羨慕道,“你男朋友對你好好啊。”

    “是么?”

    君夕卿說了兩個字,然后轉身,離開了這里。

    ……

    陸夜冥買好票,又買了一桶爆米花,他記得她很喜歡吃爆米花的。

    他準確無誤的回到了剛才的位置,“卿卿,票買好了,我們進去吧。”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