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050-38136897/

第740章 備胎
    秦思雨點點頭,過了一會,忽然問道:“剛剛說的那話是真的?”

    “哪句話?”張小魚一愣問道。

    “備胎”。

    “當然是真的了,秦老師的備胎很多嗎,要是不多的話,算我一個,哪天你這車要換胎了,叫我一聲,隨叫隨到”。張小魚說道。

    “別說的這么干脆,答應的太快往往都是開玩笑,一到事情上肯定就完蛋了”。秦思雨說道。

    張小魚點點頭舉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說道:“你知道我不是那樣的人,沒必要再考驗我了吧?”

    秦思雨說道:“今晚去哪?去我那里還是去你那里?”

    “你就不怕有人跟著嗎?現在是關鍵時刻,萬一被人發現了,事情就不好辦了”。張小魚說道。

    秦思雨默不作聲,好一會才說道:“可能是排卵期到了,從昨天開始就難受的很,所以,剛剛是我沖動了,還是你理智的多”。

    張小魚點點頭,秦思雨兩人叫了代駕司機,把秦思雨的車開到了她的家里,司機走后,秦思雨遙控關上了車庫的門,張小魚和她都沒下車,張小魚看看她也沒下車的意思,于是一扭頭,稍微站起來一點,左腿跪在座位上,右腿站在座位下面,他現在只有右手能動,所以也只能是委屈右手了。

    開始時秦思雨還沒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還想著待會再說會話呢,但是卻感覺到了他的手從自己的裙子下伸了進來,開始時是絲襪被撕爛的聲音,裂帛之聲在車里發出尖利的回想。

    十分鐘后,秦思雨全身痙攣不止,抱住張小魚的頭不讓他離開,張小魚只能是盡力躲開自己的左臂,以免再次受傷。

    又過了幾分鐘,張小魚下了車,打開了車門,將秦思雨從車里拉了出來,秦思雨以為是上樓上去,可是她想多了,張小魚只是把她拉出來,將其按倒在了引擎蓋上,天氣很熱,所以此時引擎蓋還是有些溫度的,可是就這樣張小魚讓她趴在了引擎蓋子上,他的手依然勇武,這一次秦思雨不但站不住了,還忍不住尿了出來,然后整個人都癱倒在車前面。

    “現在感覺怎么樣了?”張小魚站在那里,居高臨下的問道。

    “嗯,好多了,看來駱雨真是沒有白白的培養你啊,真是厲害的很,我看一般女人都不是你的對手了”。秦思雨說道。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現在還時常和加藤鷹聯系,交流手上的技術,那老頭確實是厲害,哪天他再來中國時,要不然你也試試他的功夫,和我的比較一下?”張小魚調笑道。

    “滾蛋,你當我是什么了?你現在咋辦?”秦思雨抬頭看了看張小魚鼓鼓囊囊的褲襠,問道。

    “沒事,待會就下去了,我先走了,你早點休息,我在這里待的時間長了不好,現在進來已經半小時了”。張小魚說道。

    “要不然別走了?”

    “不行,我不能幫不上你還給你惹麻煩”。張小魚說道。

    “你已經幫我很多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謝謝你,害你胳膊到現在都沒好呢”。秦思雨說道。

    “沒事,很快就好,又不是絕癥,還能好不了了?”張小魚說道。

    從秦思雨家里出來,張小魚在路邊打車時,給謝雨晴發了條信息,問道:現在方便嗎,我想和你打個電話,說說借款的事。

    沒想到信息剛剛發出去,謝雨晴的電話就進來了。加作者:一三二六三五零五九八。

    “我以為你們倆不知道去哪鬼混去了呢,怎么,還有時間和我聯系?”謝雨晴說道。

    “秦總回家了,我在外面呢,你借款的事我們要不要再談談?”張小魚問道。

    “怎么個意思?”

    “意思是,我可以幫你借到八百萬,你要是有時間,我們就談談,沒時間的話,我們就改日再談”。張小魚說道。

    “當然有時間了,你在哪,我去找你嗎?”謝雨晴一聽,立刻來了精神,問道。

    “我剛剛到家,我把地址發給你吧,你要是能來,我們就談談,不能來,咱們就明早去早餐店去談也行,隨你”。張小魚說道。

    “現在就談,我這就出發,反正我現在也沒事,你不能來酒店我房間談嗎?”謝雨晴問道。

    “這不好吧,我去你房間,這大晚上的,被人碰到多不好,再說了,我可是聽說你有位朋友是治安總隊的,要是被他發現了,我就沒命在云海混了”。張小魚說道。

    “咋,你這剛剛和備胎的主人分手,就惦記我了,我告訴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算了,我不去了,明早再說吧”。謝雨晴說道。

    “好,沒問題”。張小魚說道。

    坐上了出租車,張小魚依然把地址發給了她,來不來那是她的事,試不試那可是自己的事,說不定現在胡清河已經在和她準備上.床了呢,但是很明顯,她對錢的渴望超過了對男人的渴望,至少此時是這樣的。

    “你這個人真是討厭,我這就過去”。地址發過去一分鐘,謝雨晴回復了張小魚的信息。

    張小魚走在去自己出租房的路上,夜已深,溫度也降了下來,打開了窗戶,屋里的霉味漸漸消散,代之以外面的新鮮空氣,張小魚燒了一壺水,打開了浴缸里的水龍頭,不多久,在浴缸里的水放好時,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張小魚打開門,看到了門外站著的謝雨晴,謝雨晴進來之后,張小魚還看了看外面。

    “你看啥呢?和接頭似的”。謝雨晴問道。

    “胡隊長沒陪你來嗎?”張小魚問道。

    “他憑什么陪我來,你還是別廢話了,說說,八百萬哈意思?”謝雨晴問道。

    “我有個朋友,肯借我八百萬,但是她是要分成的,之前講好的價格,比較高公道,你能給她一半嗎?”張小魚問道。

    “我說話當然算話了,這些錢,不是秦思雨的吧?”謝雨晴問道。

    “當然不是了,是我找人給你借的,人家也是想賺點錢,我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她賺了錢就移民了,所以不存在風險的問題,膽子比較大,想撈點快錢,這不是正好的機會嘛,也能幫了你的忙,對吧,你這事我一直都記著呢,所以一有機會,我就把你的事和那人說了,她很感興趣”。張小魚說道。

    “你有這么好?秦思雨沒攔著你?”謝雨晴問道。

    “當然攔著了,所以她說了,你只要是今晚留在這里,錢明早就到你的賬戶上,你要是不答應,那就是說你還不是很著急用這筆錢”。張小魚說道。

    謝雨晴聞言回頭看著張小魚,問道:“你的意思是,今晚睡了我,我可以拿到錢,否則沒有,是這意思吧?”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