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2034-38197551/

第313章 殺戮之心
    第313章 殺戮之心

    在那股波動之中,唐玄精血緩緩烙印在了狼王面前的法陣之上。

    轉瞬之間,那法陣便由透明化為了淡淡的紅色,并且,在繁雜的法陣之上,一道道比發絲還要細上不知道多少倍的紅色電弧不斷的游走而上。

    須臾之間,狼王的妖核自動漂浮到了那法陣的中心,隨之,整個契約法陣快速所轄,皆盡刻印在了晶核之中,讓那晶核都染上了一絲紅暈,復被妖狼張口吞了進去。

    與此同時唐玄清晰的感覺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系在他和妖狼之間產生。

    可隨之而來的,卻是自己的體內那無盡一般的紅色劫雷的暴動,竟然在不斷的磨滅著什么,導致那一絲感覺變得越來越模糊,嚇得唐軒趕忙運轉乾坤造化訣將混亂的劫雷之力安撫下來。

    在上一世,齊修文將乾坤造化訣傳給唐玄的時候,便曾經和唐玄介紹過,這法決雖然殘破,但是卻強大無比,可以借世間萬般能量強大自身,當時唐玄還以為老頭子吹牛,但是在老頭子死后,唐玄之后的修煉中,法決的強大才被唐玄逐步發掘。

    而現在,就連那恐怖的劫雷都可以壓制的住,這乾坤造化訣的神奇再一次超過了唐玄的預期。

    這還只是殘破的法決么?

    真不知道完整的乾坤造化訣將會強成什么樣子!

    感嘆著法決的強大,唐玄同時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總算也落了地。

    之前在他蘇醒之后,在確定了自己失去了修為之后,唐玄便曾經試著感應過牛家兄弟和杜峰的契約印記。

    畢竟主仆契約這東西并非修為靈力,而是一種天地道則的印記,無論有沒有修為都可以感覺的到,即便他們離自己再遠,感受一下他們的生死應該還是可以做到的。

    可是在當時,唐玄卻沒有一絲感應,那時候他心中的第一想法,便是在自己出事之后,剩下的人也都遭到了毒手,畢竟斬草除根這種事情可不是他的專利。

    就算在修為恢復之后,唐玄也是時不時的試著去感應,畢竟他還抱著一絲希望,畢竟清風城天佑城相距十幾萬里,杜峰和牛老大幾人同時遇害的幾率并不是很大。

    而現在,在安撫了體內的紅色劫雷之力后,唐玄總算知道了,狗屁的身死,絕對是在自己昏迷的時候,體內的雷劫之力將之前的契約印記全部抹去了。

    想到此處,唐玄心情大好,對于杜峰幾人牛家兄弟他們,雖然和唐玄簽訂了主仆契約,但是唐玄卻從未覺得他們便可以隨時死去。

    上一世,唐玄站在整個大陸的頂端,實在是太孤獨了,雖然手染萬千鮮血,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唐玄比誰都珍惜性命,珍惜自己的,也珍惜身邊人的。

    看著伏倒在自己身旁全身如篩糠一般顫抖的狼王,唐玄知道,那是因為那絲霸道的雷劫之力的原因。

    從儲物空間之中掏出有一個小玉瓶,唐玄看了看狼王龐大的身體,連著倒出了五枚丹藥放在了手心之中遞給了狼王。

    狼王張嘴,唐玄一翻手便將丹藥全都扔了進去,001號丹藥效果極強,被狼王吞入口中之后,強大的藥效直接開始了治療狼王的傷勢。

    狼王的傷勢可不是只有那一劍而已,之前被唐玄砸的半死,頭骨恐怕早就已經開裂,如果換成別的狼,早就死好幾個來回了。

    “你先休息。”

    唐玄對著狼王輕聲說道,隨后手中持長劍,單腳在空中凌空一踏,仿佛踩著看不見的樓梯一般,步步高升,竟然就這么向著天空之上走去。

    “歐陽博,真氣期!?”

    看到唐玄凌空而行,在那護罩之中,一個石家弟子用力的揉著自己的眼睛說道,今天唐玄給他們的震撼接二連三,導致這些石村少年此刻已經有些麻木了一般,甚至就連語氣也只是有些許不敢相信,但是卻不會再驚呼。

    那感覺,就好似唐玄不正常一些才是正常的。

    小石頭看著那凌空而上,手持長劍的堅毅身影目光之中滿是激動之色,雖然在他的感知中,唐玄的靈力波動依然是筑基初期的修為,但是天地道則卻絕對不會撒謊。

    唐玄的真實實力境界絕對在真氣期以上,不然絕對不可能凌空而行。

    他真的只有十六歲么?

    看著空中那個一往無前的身影,小石頭雙拳握緊,心中自語,那個境界,我也可以么?

    唐玄此時表現出來的依然是一個筑基初期的修為,但是他知道,那只是因為體內強橫的劫雷之力的壓制,所以自己的靈力波動根本散發不出來而已,但是在境界上,唐玄可是度過了真氣期的雷劫,而且前無古人的,在真氣期便度過了九道天雷。

    所以在他感受到靈力波動的那一刻,唐玄清晰的感受自己的真實境界,真氣期無疑。

    雙腳踏在空氣虛無之中卻好似腳踏堅實的土地一般,這種自由的感覺,從唐玄重生睜開眼的那一瞬間開始,唐玄便一直期盼著。

    而此刻,唐玄終于再次感受到了這種久違的感覺,同時,唐玄也知道,自己在這亂世之中,已經有了一絲安身立命的資本。

    從千艷從最開始,便一直關注著唐玄那邊的動靜。

    畢竟唐玄實在太怪異了,不明不白的出現,強的一塌糊涂,這已經完全攪亂了他們的計劃。

    而此時唐玄凌空而來更是讓從千艷的瞳孔急速收縮,剛才唐玄還沒有一點修為,但是現在,竟然顯露了筑基初期的修為,但是卻又能和真氣期一般踏空而行,而且在剛才的對戰之中,唐玄持劍而行,隨意間便斬殺數百妖狼的一幕給從千艷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

    所以從千艷徹底慌了,在她的眼里,唐玄哪里是什么少年,這分明就是一個修為高深的大修在玩弄她們,就像貓抓老鼠一樣,完全當做了一場游戲一般。

    “弟兄們,此次行動,我們折損數人,狼王叛變,皆是因為這個少年,如果殺不掉他,我們即便回去,也必定會被伍爺殺死!想要活命,我們必須全力將此子斬殺拿回去交差!殺!”

    從千艷一聲嬌喝,隨即手中長綾翻飛向對面的石飛虎和老族長兩人拂去,而她則是手持一把大扇對著唐玄沖了過去。

    而隨著從千艷的帶頭,所有青狼公會的修士,皆是怒吼一聲震開身前對手向著唐玄斬去,勢要將唐玄當場擊殺……

    凌絕仙帝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