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361-38136939/

246章:帝衣蝠王
    聞言,那個卑微的女侍,召喚出一陣黑霧將白蟒擋住。

    我冷笑一聲,從蛇尾上扯掉幾根蛇鱗,射向門口的敵群。

    十幾個壯漢躲閃不及,紛紛被擊倒在地。

    我一腳踹開大門,拉著季影便向門外跑去。

    岳山趕忙嘶吼道,“快抓住她們!男的直接殺了,別傷了季影就行。”

    聞言,那個卑微的女侍,最先向我們追了過來。

    在狂奔的途中,季影由于腿腳不便,幾次摔倒,但每次都會很快爬起來繼續跑。

    心說,這岳山到底做錯了什么?能讓季影這么排斥他。

    可就在距離貨車近在咫尺時,季影再次摔倒,而這次她卻怎么都站不起來了。

    “把你的匕首給我。”季影絕望的說。

    “干什么?”

    “不用你管。”

    我一把將她從地上抱起來,“別來這套。在你那個學校遷走之前,我是不會丟下你的。”

    可話音未落,那個卑微的女侍卻凌空一個回旋,落在貨車的車頂。

    “季醫仙,我們二少爺喜歡你,是你的榮幸,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女侍語氣低沉的說。

    季影凝視著車頂的女侍,“你們憑什么可以左右別人的想法?我是人,不是他的東西。”

    “在我眼里都差不多。”女侍冷冷的說。

    我將季影放在地上,“你會開車嗎?”

    季影點了點頭,“會開,但我的右腿有問題,能開出多遠就不知道了。”

    “無妨,一會兒我拖住她,你開車直接沖出去。”我低聲說。

    季影冷眸望著我,“你不會有事吧?”

    “放心,像這樣的老太太,我一個人能打三。”我自信滿滿的說。

    聞言,女侍微微一笑,白皙的臉上沒有一絲的皺紋。

    “你們今天誰都走不了。”

    說完,一個回旋從車頂躍下,直奔我身后的季影而去。

    我不退反進,再次召喚出火蟒擋住女侍。

    “快上車,一會兒我去找你。”

    聞言,季影沒有遲疑,爬上駕駛座,徑直向別墅外沖去。

    女侍一腳踢開火蟒,隨后快步向貨車沖去。

    我趁機抱住她的小腿,一把將其撂倒在地。

    后者,一腳將我踢開,“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說完,從腰間抽出一只鋼鞭,對著我的腦袋怒劈而下。

    我抽出匕首格擋,但巨大的力量直接壓到我單膝跪地。

    “小子,忘了跟你做個自我介紹。”女侍極其陰狠的說。

    我強擠出一個微笑,“不用,我已經猜到你是誰了。”

    女侍用力壓了壓鋼鞭,“哦,說說看吶。”

    “你就是岳家那個從未露面的‘帝衣幅王。’”我喘著粗氣說。

    女侍冷笑一聲,“算你有眼光。”

    說完,女侍一腳踹在我肚子上。我身體倒飛出去,直撞到五米外的花壇,才止住了身形。

    我快速站起身,刺破左手的全部手指,“御鳳,第二式,涅槃。”

    話音未落,白色的火蟒膨脹了一倍,圍繞著我、形成了一條白色的護身火環。

    女侍揚了揚眉,“雕蟲小技,我看還是把你速戰速決比較好。”

    說完,鋼鞭一甩,無數鞭影,迅速幻化出令人炫目的形狀,讓人目不暇接。

    這是高速甩動武器、所留下的殘影,看來這帝衣蝠王應該是以速度見長。

    我捂住自己的右眼,操控白蟒迅速膨脹,在達到五米左右時,徑直對著正下方的“女侍”俯沖而下。

    后者輕甩鋼鞭,每一次的擺動,都會留下無數殘影。

    而讓我意外的是,那聲勢浩大的火蟒,在接觸到“女侍”的鋼鞭時,竟然直接被砸的分崩離析。

    我愕然的望著這一幕,“怎么可能?它應該幻化成點點火與爆炸才對?”

    女侍搖了搖頭,“這種伎倆怎么拿的出手?”

    聞言,我將手中的匕首放平,“那就再嘗嘗這個。”

    說完,藍、白兩色的火焰爆體而出,迅速將手中的匕首熔化成了鐵水,隨后火焰融合重塑,很快在我手中形成了一把通體暗紅的“滅靈火刃。”

    女侍有些費解的搖了搖頭,“這招數好奇怪呀。”

    “馬上你會發現它更奇怪。”

    說完,我抓起火刃,對著她直接甩了過去。

    后者不屑地撇了撇嘴,“花架子而已。”

    說完,將手中的鋼鞭甩到了極致,道道殘影好似流光營造的幻覺,讓人感覺那根本不像是一支鋼鞭在揮動。

    終于,二者短兵相接,隨后劇烈的爆炸,迅速將她包裹其中,恐怖的烈焰,瞬間將周圍的花草焚成了虛無。

    沖天的火焰中,我并不知道自己給對方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只感覺釋放了全力一擊,短暫的虛弱讓我身體一個踉蹌、直接跪倒在地。

    但沒過兩秒鐘,我很快意識到火焰中那森然的殺氣。

    還沒等我站起身,一只鋼鞭已經重重擊打在了我的胸口。隨后只聽一聲骨骼斷裂的脆響,我直感覺喉嚨一甜、一口血吐在地上。

    “小子,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女侍喘著粗氣嘶吼道。

    抬起頭,我終于發現了她暴怒的原因…

    “女侍”好似剛從熔爐中走出一樣,衣服滿是破洞狼狽不堪,眉毛和頭發已經燒沒了,而原本白皙的面容,更是變成了非洲膚色。

    我扶著花壇踉蹌的站起身,“蝙蝠部隊的首領,果然名不虛傳。”

    話音未落,女侍頓了頓,也是一口血吐在地上…

    可沒等我松一口氣,她便手掐法訣,很快穩住了心脈。隨后沒有絲毫遲疑,甩動鋼鞭再次向我砸了過來,而那虛幻的殘影,更好似死神的鐮刀,無情的向我收割而來。

    我頓了頓,試著再次催動功法,可由于體弱和剛才的重擊,我根本無法再次釋放自己的護身火環。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一輛貨車從“女侍”背后撞了過來。后者趕忙閃身躲避,車子一個漂移停在我身前。

    “上車。”

    堅毅的目光,冷峻的面容,赫然是季影這個大醫仙。

    “你怎么又回來了?”

    “先上來再說。”季影命令道。

    我點了點頭,艱難的爬上副駕駛的座位,隨后,季影一腳油門就沖出了岳家的別墅。

    “不要停,別讓那個變態追來。”我捂著自己的胸口說。

    “你受傷了?”季影問道。

    “你絕對想不到,她就是岳家‘蝙蝠部隊’的首領,‘帝衣蝠王。’”我心有余悸地說。

    “很多人外表看著很普通,但很可能就是咱們惹不起的角色。季影說。

    “咱們現在去哪兒?”

    “先找個地方、我給你治治傷。然后咱們回學校。”季影斜瞟了我一眼說。

    “岳山沒給你錢吧?買不到菜、回去怎么和學生們交代呀?”我嘆了口氣說。

    后者皺起秀眉,心中似乎有千般無奈。

    車子快速行進,可沒走出多遠,卻被一輛大客車擋在路中間。

    “什么情況?”

    季影搖了搖頭,指著下車的三個人說,“好像是白家的人。”

    定睛一看。領頭的不是別人,赫然就是白家的二少爺“白厲,”而跟在他身后的,正是“楊翠”和“李宇。”

    “我說你這魅力就這么大?”我疑惑的問道。

    季影意味深長的說,“你怎么確定就是來找我的?沒準還是找你的呢?”

    話音未落,白厲指著車上的季影說,“季大醫仙,下來聊聊吧。”

    我白了季影一眼。“真是找你的。”

    聞言,后者掛上倒檔,趕忙倒車。可沒走出多遠,就被追過來的“女侍”劫住。

    前有強敵,后有追兵。季影斜瞟了我一眼,“你們不會是一伙兒的吧?”

    “那我下去跟他們商量商量?”我苦笑道。

    話音未落,白厲斜瞟了我一眼說,“季影要活的,孫策直接殺了!”

    聞言,季影有些哭笑不得的望著我,“你這人緣真不怎么樣…”

    “就會說風涼話,他們還不是來抓你的。”我沒好氣道。

    季影緊咬紅唇,望著側方一個僅有兩米寬的小巷子說,“坐穩了。”

    “你要干什么?那巷子不夠寬,車子會解體的!”

    “少廢話。”

    說完,季影一腳油門向那巷子里沖去!由于寬度不夠,“車體”幾乎就是在擦著墻壁前行。

    見狀,白厲和女侍趕忙跟了過來,楊翠最是積極,騎著一輛山地摩托,直接跳上了“車斗。”

    我指著西側的道路說,“鶴城和‘內蒙古’的交界處、有一座‘神山。’那里山高林密,地勢險要,咱們沖進去應該可以甩掉他們。”

    “那地方,聽說陌生人進去會迷路的。”季影說。

    “嚇唬人的把戲罷了。”我捂著胸口說。

    話音未落,一把長刃直接從車頂刺入車廂!

    我趕忙將季影向后一推,長刃幾乎是貼著她的面門劃過。

    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我震驚不已!只見季影的長發紛紛站立、將那把長刀完全包裹。隨后那把利刃就如同面條一樣、被烏黑的“長發”割成數段。

    當長刀抽離時,進入車廂的部分已經完全消失…

    我對著季影伸出大拇指,“佩服!”

    可后者卻白了我一眼,“把你的手拿走。”

    直到此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手還放在她前胸的位置,那渾圓的觸感,勾得人心神蕩漾。

    “說了拿走,你聽不見吶?”正在開車的季影厲聲道。

    我趕忙將手抽回,“不好意思。”

    話音剛落,車子開出小巷,而楊翠則趁此機會、踹碎車玻璃躍入車廂。

    我抽出短刀,直擊她的脖頸,可后者卻壓住我的胳膊,順勢坐到了我身上。

    我用另一只手勒住她的脖頸,而后者卻用手肘重擊我的胸口,我本就有傷,重擊之下,直接一口血吐在了楊翠胸口。

    后者一臉嫌棄的搖了搖頭,“這都什么招數?”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