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361-38098532/

245章:二少爺
    季影點了點頭,“他老毛病又犯了?”

    女侍從、搖了搖頭,意味深長的說,“老爺的心思你清楚,他的心病似乎比‘實病’更重一些。”

    “我的心思他也清楚。執著是好事,但執念太深就是病。”季影睨視了她一眼,皺起秀眉說。

    “這句話對于醫仙大人、同樣適用。”侍從恭敬的彎身行禮說。

    這老家伙說話飽含深意卻又滴水不漏。搞得處事不驚的季影都是無言以對。

    我斜瞟了一眼這位卑微的女侍從,可發現后者似乎也正在偷偷的瞄著我。

    我趕忙收回目光,卻對這里主人的身份、更加好奇。

    季影輕笑了笑,“快帶路吧,我的時間比較緊。”

    侍從點了點頭,走在前面,為我二人引路。

    走進別墅,女侍從指著樓梯說,“老爺在三樓,他行動不便,只能委屈醫仙大人了。”

    “沒事,幾個臺階,我還是爬的上去的。”季影說。

    說完,拄著手杖艱難的走上臺階。

    “我來背你。”我扶起她的胳膊說。

    可季影卻一把甩開我的雙手,“不需要。”

    看著她一步步艱難的走上臺階,我心中也是無比郁悶。天知道我這么委屈求全,真的是為了她好。

    來到三樓,女侍、敲了敲門,“老爺,醫仙大人來了。”

    聞言,屋子里傳來幾聲咳嗽聲,“是嗎?快讓她進來。”

    女侍緩緩推開門,做了個請的手勢。

    屋子不大、面朝水塘。一個男人坐在輪椅上,背對著我們,仰頭眺望著遠方。

    而就在那不大的房間里,竟然擺滿了大小不一的“薩克斯,”看來屋子的主人,應該是一個音樂達人。

    “小影,快過來。”男人語氣激動的說。

    聞言,季影頓時面色一沉,“不是說老爺子病了嗎?”

    “這棟別墅已經給了二少爺,不這樣說,怎么能請的動您呢?”女侍解釋道。

    聞言,季影回身就要走。

    “女侍”趕忙擋在門口,“醫仙大人,既然來了、就說幾句話吧。老爺的意思、也希望您能嫁給二少爺。”

    季影擺了擺手,“讓開!”

    “小影,你等一下。”

    男人推車轉過身,他長相英俊,雖然年齡不大,但在那沉穩的雙眸中,卻透著異樣的成熟和穩重。

    “幾分鐘,就等我幾分鐘好嗎?”

    “我一分鐘都不想陪你呆。”季影冷聲道。

    “醫仙大人,二少爺對您日思夜想,茶飯不思,您就看在老爺的面子上,陪他待一會吧。”女侍躬身行禮道。

    季影嘆了口氣,拄著手杖,來到男人面前。

    “二少爺,您哪里不舒服?”

    輪椅男沒有回答季影的問題,而是雙手捧著一張油畫,自言自語道,“還是真人好看。”

    季影斜瞟了一眼,發現畫上畫得竟然是她自己的畫像。

    “到底哪里不舒服?”季影再次追問道。

    “小影,別那么生分。你快坐,我給你準備了一件禮物,你一定會喜歡的。”

    可話音未落,男人沉穩的雙眸卻突然停在了我的身上。

    “你是誰?”

    “我是醫仙大人的朋友。”我攤了攤手解釋道。

    “不可能,‘小影’從來就不會、交和自己年齡相仿的男性朋友。”男人激動的說。

    “那是因為沒碰到我。”我隨意的說。

    聞言,男人的目光瞬間冷了下來,“云姨,殺了他!”

    聞言,我頓時喉嚨一緊,“哪兒跟哪兒啊,怎么不分青紅皂白就殺人?”

    可話音剛落,我就立刻意識到,一股強大的氣浪從身后襲來!

    我抓著門框,凌空一個回旋。一股氣刃、幾乎是貼著我的屁股劃過去的!

    我再次一個回旋,隨后抽出短刀直刺自己的身后。

    而讓我震驚的是,偷襲我的人、正是那位卑微的女侍從,而此時、她竟然僅用兩根手指便夾住了我那鋒利的刀刃。

    “住手!”季影沉聲道。

    聞言,女侍從用詢問的目光望向輪椅男。

    后者搖了搖頭,柔聲道,“小影,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解釋一下?”

    “你是我什么人?我又為什么要向你解釋?”季影沉聲道。

    男人自嘲的笑了笑,“小影,這么多年了,我的心思你都明白,就不能給我一次追你的機會嗎?”

    “二少爺,我是來給‘老爺’看病的。如果你沒什么事,那我現在就離開。”季影面色不善的說。

    男人失笑,用力捏碎手中的茶杯,鋒利的瓷片瞬間將自己的手掌割得血肉模糊!

    見狀,女侍從大驚失色,“少爺…”

    輪椅男擺了擺手,“不要過來。”

    隨后望向季影,滿是癡戀的說,“小影,我現在受傷了,你來幫我包一下吧。”

    后者嘆了口氣,但還是拿出急救包幫他止血。

    “你知不知道,你越是這樣,我就越是看不起你。”季影包扎著輪椅男的傷口說。

    “從你救我命的那一刻起,我的命就是你的了。”輪椅男癡情的望著季影說。

    “可我對你只有仇恨。”季影說。

    輪椅男誠懇的說,“我對你是真心的。另外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只要你答應,我立刻給他們建一所學校。而我唯一的條件,只有你…”

    “我說了,我對你只有仇恨。就算我渴死、餓死、也不會接受一個仇人的饋贈。”季影決絕的說。

    輪椅男搖了搖頭,沉著的雙眸竟然淚流滿面。

    “我知道我做錯了事。但我就是看不慣有男人跟著你。”輪椅男哽咽的說。

    季影表情一滯,隨意的將他的手包好。

    “沒什么事兒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留下來陪我吃個飯吧。”輪椅男著急的說。

    季影沒有回話,仍然快步向門外走去。

    見狀,輪椅男頓時亂了分寸。他掙扎著從輪椅上爬下來,由于下肢無力、他的身體一個踉蹌、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呵退了過來扶他的侍從,艱難地向季影爬去。

    后者腳步一致,隨后空氣中傳來了一聲重重的嘆息。

    “我在樓下等你,這是最后一次。”

    輪椅男感激的點了點頭,“謝謝你。”

    季影沒有理他,拄著手杖快步向樓下走去。我頓了頓,也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來到樓下、季影隨意的坐在桌子旁。

    “醫仙大人…”

    “不用這么叫。”季影打斷我說。

    “額…可你不就是醫仙嗎?”我疑惑的問道。

    季影指著自己輕微扭曲的右腿說,“如果我真是醫仙,就不會每天拄著手杖過日子了!”

    “你那條腿我看了,應該是骨折后沒有手術造成的。你現在接受手術,應該可以恢復正常。”我輕聲說。

    “這不用你管。”

    “那以后叫你什么呢?”

    季影擺了擺手,“就叫我全名。”

    我頓了頓,“季影,你對那個少爺是不是太刻薄了?”我疑惑的問到。

    “沒你什么事。”季影冷冷的回復道。

    聞言,我撇了撇嘴說,“我覺得那哥們兒對你是真心的。”

    “真情還是假意,用不著你來評判。”季影說。

    “你說話可真夠硬的。”

    話音剛落,幾個身著女仆裝的姑娘、推著一個大蛋糕,吹著生日快樂歌,緩步走進大廳。

    別墅的主人、拄著雙拐,艱難的從樓梯口下來。女侍趕忙將他扶上輪椅。

    “小影,祝你生日快樂…”

    “叫我全名。”

    輪椅男頓了頓,“季影,你看這就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

    說完,輪椅男從蛋糕盒子里取出一支王冠。精美的輪廓,鑲滿了五彩繽紛的鉆石,而中心的一塊大粉鉆,更是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季影斜瞟了他一眼,“岳二少爺,我勸你還是少在我身上花心思,我是絕對不會愛上一個仇人的。”

    岳二少爺?難道他就是岳家那個從未露面的老二“岳山。”

    后者頓了頓,但還是湊到季影身前,想將王冠帶到季影頭上。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了。戴上它,你就是我未來的王后。”

    季影一把將那只王冠推到地上,“這就是你。總是把你自認為好的東西強加給我。”

    說完,季影順勢想要離開。

    “等等”

    季影沒有理會他的警告,依然拄著手杖向前走。

    見狀,岳山的表情瞬間冷了下來。

    “站住!”

    季影身形一滯,“你難道還想留住我不成?”

    岳山再次拿起手中的油畫,白皙的手指輕輕劃過,好似畫中的人,活過來一般。

    “我每天都抱著這個畫像睡覺,日思夜想,茶飯不思…”

    季影打斷岳山的自述,凝眸冷聲道,“沒人讓你愛上我。”

    聞言,岳山直接折斷手中的油畫,直視著季影的雙眸道。

    “那你就永遠留在這兒吧。”

    說完,門口頓時被十幾個壯漢堵住。

    季影退到我身邊,烏黑的長發再次一根根炸立起來,秀眉中竟然少了些英氣,多了些忌憚。

    我掃視了一下周圍的情況,點起一根煙說,“岳二少爺,我很同情你的執著。但強扭的瓜不甜,您何必可著一棵樹上吊死?”

    岳山不屑的搖了搖頭,“你算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跟我說話?”

    我吸了口煙,心中默念法決,“我是什么東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的計劃可能要落空了。”

    說完,我周身火浪爆出,面前的桌子被掀翻在地,白色的火蟒直奔岳山而去。

    見狀,岳山頓時大驚失色,“云姨,快殺了他!”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