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1301-38136910/

第1520章 無意錄音
    陳麗芬心里一震難道錄音機在錄音?如果是的話,剛才辦公室發生的的有一切都錄了下來?

    想到這里,陳麗芬急忙地站了起來,走到譚震江的身邊,輕輕地壓了一下錄音機的摁扭,“啪”的一聲,摁扭跳了一下,陳麗芬一看,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

    “你搞什么鬼?”沒等陳麗芬說話,譚震江便質疑地看著陳麗芬。

    “主任,可能剛才我們說話的時候,這錄音機一直工作著……”陳麗芬說著,摁了一下錄音機按扭,只聽到錄音機傳出了沙沙的聲音,緊接著是幾個人的說話聲……幾分鐘后,是靖小青走進來和陳麗芬跟她打招呼的聲音,緊接著,是柯小可走進來……直至譚震江進來幾分鐘后,錄音才停止。

    “呵呵,柯小可啊柯小可,你沒想到吧,錄音機把你所有說的話都錄了下來!”聽完錄音,譚震江不禁呵呵大笑起來,道“老天有眼啊,小陳,無意中這個錄音機幫了你的忙!雖然你打人不對,但是證據在這兒,是她們先把事情挑起來的。”

    此時的陳麗芬一掃剛才的無奈和悲傷,臉上洋溢著笑容,道“謝謝主任!我不知道為什么這個錄音是在工作著的,這是誰的辦公桌啊!”

    “這是高明洋的辦公桌!”譚震江樂呵呵地把錄音磁帶拿出來,道“他平時就喜歡擺弄這些東西,是不是想清洗一下磁帶,然后出去忘記了。”

    陳麗芬想了想,道“對,應該是的。我進來的時候,他一直在擺弄著這臺錄音機……沒想到無意把我們的對話都錄了下來。”

    “太好了!”譚震江把磁帶拿到手上,轉頭對陳麗芬,道“小陳啊,這件事你不要聲張,讓我慢慢地收拾靖小青和柯小可這倆個人。我看看她們到底想要干什么。”

    陳麗芬點了點頭,看著譚震江,道“主任,如果她們不追究我打她就算了,我不想把事情弄大!”

    “哎,你這個人啊,人家明著是欺負你啊,你怎么就這么寬容她們呢?”譚震江不解地看著陳麗芬,道“你想想,如果真的讓了她們,她會說你好嗎?她們會從另一個角度認為,你這樣鄙視她們,她們會想出更糟的辦法對付你。”

    陳麗芬咬著嘴唇,低著頭想了想,抬起頭來看著譚震江,道“主任,那你說怎么辦?”

    “按正常的程序辦!”譚震江一字一頓地說道“我要立即向領導匯報,要不然的話,她們會更瘋狂地收拾你!”

    “主任,我的意見還是如果她們不聲張這件事就算了,我也不追究了。”陳麗芬真誠地對譚震江說道“畢竟我也抽了人家一耳光,她不究這個事,也就扯平了。這是我上班的第一天,我真的不想把事情鬧大,這樣對我不好,對她們更不好。”

    譚震江沉吟了片刻,深深地吸了口氣,道“好吧,如果她們不追究了,這件事就這么放著吧,如果她們還借此鬧事,那就不能怪我了!”

    陳麗芬點了點頭。

    “好了,我回辦公室去了。“譚震江向陳麗芬揮了揮手,轉身把磁帶放進錄音機里,道“你自己也要小心些,柯小可和靖小青倆個人關系很好,我估摸著,她們倆個人不會那么容易放過你的,如果她們再來找你,你不要跟她們吵,讓她們直接找我去!”

    “好的,謝謝主任!”陳麗芬感激地說道“第一天來報到就給你找事,就給你添麻煩,真的對不起,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對你……”

    “好了,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譚震江搖著頭,無奈地說道“人家要搞你,你再怎么樣出逃不過的,事情發生了,不如就正視面對,把問題解決好。好了,我回辦公室去了。”

    譚震江說完,拿著錄音機便向門口外面走去。

    看著譚震江消失在門口,陳麗芬深深地吸了口氣,事情的突然轉機,讓陳麗芬心里的那塊石頭落了下來。心想,如果沒有錄音,自己跳進黃河也講不清,為什么抽她這一耳光!而且極有可能,自己今天剛報到,明天就直接回原單位去,這樣的話,自己往后就沒有天日可說了!

    想到這里,陳麗芬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辦公桌后面坐了下來,翻看著桌上的書籍。

    就在陳麗芬聚精會神地看著書的時候,主任辦公室那邊傳來了爭吵聲,陳麗芬聽得出來,那是柯小可的聲音,還有主任的聲音。

    陳麗芬愣了一下,心想看來,主任已經向柯小可開刀,希望這件事快點過去,否則,自己剛來就惹出這么一個事來,對自己往后真的一點兒不好!

    “陳麗芬,主任叫你過去!”就在陳麗芬胡思亂想之時,靖小青走了進來,一臉不屑地看著陳麗芬說道。

    “哦,馬上去。”陳麗芬應了聲,立即從辦公桌后面站了起來,便往門口走去。

    “陳麗芬,你不要太得意了!”陳麗芬剛走到門口,后面便傳來了靖小青的聲音,道“你打了柯小可一個耳光,你必須向柯小可道歉,還要賠償人家的精神損失,你別想事情過了就過了,這件事不會那么容易完的!”

    “可是,事情是你們挑起來的!”陳麗芬停住腳,轉頭過來看著靖小青,道“而且是柯小可用那樣惡毒的話罵我,我打她沒錯,如果她再敢這么說我,我還繼續打她!”

    陳麗芬說著,瞅了一眼錄音機,她心里也害怕,萬一自己的這些話被錄下來,也是很難辦的。

    “柯小可說你什么了?”靖小青走近陳麗芬,雙手不停地在胸前揮舞著,道“你說出來啊,說啊!即便她罵了你幾句,也是你這個女人的壞心眼讓人家罵你的,你動手打人,你做得很對?”

    “對不對,讓領導來調查再說。”陳麗芬強硬地說著,有那錄音墊著,陳麗芬的底氣足矣,道“如果是我錯,我可以道歉,如果不是我錯,是你們錯,你們得給我道歉!”

    聽著陳麗芬那么強硬,口氣一點兒不輸的樣子,靖小青終于領教了陳麗芬的厲害,只見她一揚手,一個耳光就朝陳麗芬抽來,陳麗芬眼疾手快,頭一偏,靖小青的手抽空,又轉身向陳麗芬打來,陳麗芬不得不大聲喊叫,道“靖小青,我怎么你了?你為什么要打我?”

    靖小青一愣,她沒想到陳麗芬會來這招,便立即住了手,道“陳麗芬,你真是個潑婦啊,我們小看你了!走吧,到主任辦公室去!”

    說著,靖小青便往門外走去,陳麗芬理了一下零亂的頭發,也跟著往外走。

    幾分鐘后,陳麗芬走進了主任的辦公室。

    “哦,你來了!”看到陳麗芬走進來,氣急敗壞的柯小可一把揪住陳麗芬,道“你說吧,你為什么打我,說啊!別在我的背后跟主任說我的壞話,說我什么……”

    “好了,柯小可,你住手!”譚震江終于大聲的喝斥,道“你還真想鬧下去嗎?我勸你收收,要不然出丑的是你!”

    “主任,這個女人到底給了你什么好處?”柯小可也大聲地質問譚震江,道“她打了我,你還在幫她說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我找市長去?如果你解決不了,我就真找市長去!”

    譚震江來回地踱著步子,不急不燥地說道“那你實話跟我說,你到底罵了陳麗芬什么話,使得她揮手抽你?”

    柯小可愣了一下,立即反應過來,道“自始自終靖小青都在場,她已經跟你說過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她?你這么站著幫陳麗芬說話,你是不是太過分了?”

    “問題是你們說了實話沒有!”譚震江走到柯小可的身邊,道“如果說了實話,首先陳麗芬打你肯定不對,第二為了那幾句無關緊要的話,打你更不對。問題是,靖小青向我說的你說的那些話,是不是你真那么說了?或者你還有更惡毒的言論攻擊陳麗芬,使得陳麗芬激奮打你?”

    “主任,我再次做證,陳麗芬確實是那樣說了。”靖小青出現在門口,大聲地沖著譚震江,道“這個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做保證,柯小可確實是那樣說的話!”

    譚震江嘿嘿地笑了笑,向靖小青搖了搖手,道“你走進來再說,不要在門口,你的聲音太大,影響其他同志上班!”

    靖小青很聽話地就往辦公室里邊走。

    譚震江走了過去,在靖小青的身邊停了下來,看著清小青,道“你說你可以用你的人格做擔保?你的人格是什么?你告訴我?”

    靖小青一愣,驚愕地看著譚震江。

    她沒想到譚震江會這么深入地問這個問題,一下子就把問題延伸到人格上面去了,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愣愣地看著譚震江。

    “怎么了?靖小青?”譚震江不動聲色地看著靖小青,盡量地把聲音壓低,一字一頓地問道“你不能回答我嗎?你的人格是什么?是事實求是地說話,還是幫你的好朋友撒謊?”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