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0902-43052756/

第七百七十二章 花魁選新之夜
    顏樂本想自己的凌繹亦會帶上一個,但他卻只是抬手往自己的臉上粘了粘胡須。他原本干干凈凈的臉驀然滄桑了起來,年歲看這樣一下子增加了好幾歲。

    她很是驚訝,抬手觸摸去久違的感覺!

    “凌繹~你又長出胡子了!和上次三天沒有整理一樣,好好看!好像成了爹爹的人!”她的聲音十分的雀躍,很是喜歡自己的凌繹無論怎么樣都超級的好看。

    穆凌繹確定粘牢固了收回了手,讓自己的顏兒隨意處碰著。眼里懷著無限的寵溺看著她,喜歡她無論何時都是夸著自己。

    “顏兒覺得好看便是最好的,顏兒現在也還是好看的。”他的聲音很溫柔,和往時一樣懷著耐心哄著她,更縱容著她對自己毫無顧慮的處碰。

    顏樂聽到了穆凌繹的話,收回了手觸摸自己的臉,倒是疑惑起來。

    “凌繹~顏兒也可以貼胡子,面具捂住臉好像會有點不自然,笑起來好像就會假假的!”她在穆凌繹的面前,完全就是一個孩子的心性,什么事情都表達的嬌氣,都會坦誠的表達出來。

    穆凌繹并不是不想給自己的顏兒做最為簡單的易容,但她和自己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顏兒太過年幼,扮成男子看著便是不到加冠之齡,所以不可能蓄胡子。”他一直將她當成孩子寵著,將自己的顏兒想成了一個小女孩。但有一點也是真的,小顏兒的臉,生得很是嬌俏細嫩,雖說已經十七,及笄已有兩年,但她和未及笄的梁依萱在一起,看起來比她還要年幼!

    顏樂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凌繹說自己很小,是透著夸自己長得好看的意味,眼里閃著很雀躍很欣喜的光看著他。

    “凌繹~你換成說,是顏兒好看,扮起男子不像,今夜又人多眼雜,所以帶上面具穩妥些!好不好!”她喜歡的是自己的凌繹夸自己好看!因為喜歡凌繹的女子好多好多,自己想要凌繹覺得再多女子都沒有自己好看!

    穆凌繹后知后覺的意識到自己最近好久沒有夸顏兒好看了,她今天都是第二次要自己夸她了。唉,小顏兒的心思很單純,沒有和自己計較,還提醒著自己,真寬容。自己以后也天天的說,時時刻刻的說,讓小顏兒滿足。

    “顏兒~你很好看,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女子。”他很是真摯的說著,深邃發亮的眼眸里只有她,只容得下她。

    顏樂重重的點頭,很是滿足。

    “謝謝凌繹~”

    她便是那么的好哄,那么的貼心,從來都不說蠻橫和無理取鬧的。

    穆凌繹被她,過分乖巧,的模樣惹得都不想這樣,放過她了,雙手陡然的環上她。

    “顏兒~要我的,證明,嗎?”他的聲音輕輕的,靠近著她,將,溫柔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脖頸里。

    顏樂陡然明白他是何意,趕緊將他的嘴捂住。

    “初柏還在!”她很嚴肅的提醒他這個問題!怎么可以在別人的面前,一個男子的面前說著這種露古的話呢!簡直是引,人,遐想!

    初柏的腦子恍如慌鐺了下,極快的就背過身。

    他都沒料到主子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很愛夫人也會期負夫人是吧???

    穆凌繹瞥過初柏的背影,直接下令要他隱匿起來。

    “顏兒,我愛你,很愛你,在我的眼里,心里,你是最為好看的女子。”他好像彌補一樣,又是開口說到這件事上去。

    顏樂很是滿足的點頭,牽著穆凌繹的手。

    “好~凌繹說的顏兒都信~我們進去吧~凌繹要小心一點,別被別人碰到,不然顏兒待會就酸了哦!不甜了!”

    她很是坦然的將她的小氣表達出來,不想自己的凌繹待會無意之間被別的女子觸碰到。

    畢竟這可是煙花,之地,這女子都極為的熱情,和主,動,呀!

    顏樂想著,牽著穆凌繹的手又緊了幾分,直接就往他手臂抱了上去。

    穆凌繹最喜歡自己的顏兒變得占有浴滿滿,變得兇兇的,和露著爪牙的小貓咪一樣,很是可愛。

    特別是自己的顏兒,說的話也是很可愛!

    她的吃醋是自己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是自己,享受著,她愛意的,另一種方式。

    “顏兒已經開始吃醋了,已經開始酸了~”他悠悠的說著,在出了巷子之后混在人群中,不然兩人太過單獨,顯得很顯眼。

    顏樂趁著人群的掩飾,不滿在穆凌繹的臂上,的,咬上一口,“酸酸的顏兒凌繹也要喜歡!”

    她說得似警告一樣,而后松開了他,借著袖子的掩飾小指頭鉤住,他的小指頭,勉強就那樣走在他的身側。

    穆凌繹失笑著,點了點頭,看著她收斂了笑意,已經開始打量眼前的星月閣。

    自己的顏兒是第一次看到著張掛著牌匾和彩燈的正門,她眼里陡然起了新奇的光,迫不及待的打量著建得別致的星月閣。

    顏樂沒有想到,原來不成親也可以張掛著清一色的紅綢,張掛著喜慶,卻也將氣氛烘托得最為妖媚的紅燈籠,這一致的紅,耀眼得如同燃著的火。這悠揚又喜慶的樂曲,將人群那雀躍和興奮的聲音,推向更熱烈的狂歡。

    星月閣在如此特別的一夜,接納所有上門的客人。他們都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可能亮出最高競價的客人,不想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契機!

    顏樂和穆凌繹好不容易跟隨著人流進入到了星月閣之中,發現容易進來的好處帶來的就是他們沒有好的位置坐的壞處。兩人站在大堂張望著,看著每一張桌子都圍上了人。

    她想著,該不會得和人湊合坐一坐?

    這樣貌似是最可行的。

    她想著,牽著穆凌繹就往大堂一側走,盡可能的找前面一點的位置!才能看得清楚呀!

    穆凌繹緊緊的抓著顏樂的手,不想她待會太過投入而后松開了自己的手。

    他在她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其實一直在緊蹙著眉頭,在努力的閉氣。他

    很少到這種人多的場合,而且還極為的擁擠,這其間不止有人來人往的吵雜聲,還有著春樓特有的濃重胭脂味。

    那些個與男人,勾肩搭背,的女子,那些個佑惑著客人進屋的女子,都極為的墮,落,骯,臟。自己好想轉身回家,抱著自己清香,的顏兒娘子就好,不想在這浪費時間。一把火直接燒了多好,干凈,驅散一切。

    顏樂對著熱鬧卻也沒有沒有低,俗,的場面十分的好奇,牽著穆凌繹急急的坐在好不容易找到的位置上!

    這兒對著那四四方方的舞臺,能看得清待會上臺的人,也能將那連接著舞臺,延伸到二樓的四條階梯看得清楚。星月閣倒不愧能吸引這么多人來,確實夠大夠氣派!

    穆凌繹在坐下之后,先看向的是即將成為同桌的男子,他正瀟灑的喝著酒,手里一把臨摹得很糟糕的折扇大搖著,姿態無比夸張。

    顏樂打量完舞臺也看向了男子,對著他訕訕的笑了笑。

    “公子~相逢即是緣,我們這算是桌友了!”她很努力的要和這個桌友打個招呼,建立建立這萍水相逢的感情,力求在接下來的觀看中,能自在一些。

    男子聽到顏樂的話,抬頭看向她,又看看她身邊無比冰冷的穆凌繹,豪邁的笑了笑。

    “公子說的是!有緣千里來相會!如今我們不止相會了,還能把酒言歡!”他很是自然的接待了顏樂和穆凌繹,還專門將兩個倒扣的酒杯反過來,倒上兩杯酒推到兩人的面前。

    他的手客氣的一舉,已經先干為敬。

    穆凌繹并不想自己的顏兒喝這不干凈的酒水,但礙于這是在外面,該有的姿態還是要有,所以他的手擋了擋,少有的客氣。

    “多謝,不過不必了。”他淡淡的說著,盡量不是冰冷和孤傲。

    顏樂感覺到穆凌繹十足的耐心,自己的凌繹在配合著自己,在幫著自己,真好!她對著同桌的男子感激的笑了笑,很是自然的配合起穆凌繹。

    “來來公子你喝,我家大哥帶我來的條件就是我能看而已,酒使不得使不得。”她延續著從一開始就如此的輕快和活躍,說得倒也是毫無芥蒂之意,讓人覺得她是出于年幼,是因為聽著大哥的話。

    同桌的男子聽著顏樂的話,那臉色從豪氣變成了惋惜和可憐!

    “能看而已,那未免太苦了吧?這男人,之情,是,深深,而無法,抑制的!該趁著年輕多瀟灑!不能壓抑!”他的聲音帶著勸說的意味,很是同情眼前這個小少年,這是年輕,氣盛,對情感十分好奇,和熱,切的時候,竟然被他大哥管著!只能看不能,吃!!!多么的可憐啊!

    顏樂被他那憐憫的目光盯得發毛,不覺得往穆凌繹的身邊靠。

    “恩”她怎么覺得這話話里有話!這目光很是側蘿呢!

    穆凌繹自然的抬手,環住了因為不自在下意識往自己懷里靠,尋求著庇護的顏樂,緩緩的開口,安撫她。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