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902-38136901/

第四百六十章 天子之命不可違
    自己的顏兒昨日病得很難受很難受。

    那模樣很可憐,很讓人心疼。

    武霆漠確實不知道這事,在聽及穆凌繹的話后,看向顏樂,眼里盡是擔憂。

    “昨日還燒得迷糊,今日就亂跑,早膳可吃了?藥可吃了?”他微蹙著眉,聲音里是少有的沉穩和緊張,看著顏樂確實有些蒼白的唇,很擔心她本就柔弱,然后會因為一連的生病,影響了身體的底子。

    顏樂不以為然,輕描淡寫的回答。

    “還沒,想來和哥哥一起吃的,但聽她們說哥哥你吃好了。”她說著,手去拿武霆漠另一只手里的書卷,好奇的看著上面寫著《兵法》二字。

    穆凌繹在顏樂身后看著武霆漠關切的要對屋外的侍女吩咐,對他解釋道:“武將軍放心,凌繹進來時交代了下人準備。”

    武霆漠聽著放心了下來,點了點頭看著認真看書的顏樂,想出聲詢問可看得懂,就聽見她提問。

    “哥哥,西北關弱,年關換,是什么意思。”她毫不在意用膳和吃藥的問題,翻閱起書籍來,很是好奇書里會寫些什么樣的內容。

    穆凌繹低頭看著自己的顏兒,抬手撫了撫她的頭頂,看向不解她突然問起這句的武霆漠,為她解釋。

    “武將軍,昨夜我們看了向家的密信,顏兒總結出這句話,”他說著,抬手將自己還貼身存放的那份信拿了出來,遞到武霆漠的手里。

    武霆漠不做言語,將信封打開,仔細的看著表面那敘述游歷生活的來信,直覺敏銳的將從第一句開始,依次后退一字的所有字連系起來,整理出一句:西北關弱,年關換。

    “妹妹,你怎么發現的。”他抬眸,看著無趣的將書卷遞回來給在的顏樂。

    顏樂微蹙著眉,看向那武霆漠,說:“一看就很明顯呀。”

    武霆漠和穆凌繹都被她的回答逗笑,溫柔的目光都含著寵溺看著她。

    “妹妹,你這話怎么讓我覺得你很自負呢?”他好笑她將加密的書信輕易看破之后,還如此的不屑。

    穆凌繹則是覺得自己的顏兒,在自己的面前會毫無顧慮的說她自己聰明,但到了外面,她卻沒有要這樣說的打算,一副平淡模樣的看著武霆漠。他覺得這樣的她,很是可愛,忍不住替她開口。

    “顏兒不是自負,是天生聰慧。”

    顏樂聽見穆凌繹的聲音,仰著頭對著他甜甜一笑,拉著他一起坐在床沿。

    “凌繹又夸顏兒了,真好!”她抱著他的手臂,貼在他的耳邊輕輕的說。

    武霆漠無奈她的目光一觸及穆凌繹,穆凌繹一開口,她的注意力就全被他吸引走了。

    “妹妹!你剛才不是問西北關弱,年關換,是什么意思嗎?”他重復的問了一遍,想要將她的注意力吸引回來。

    顏樂聽到他有要解釋的意思,回頭看向他,連連點頭。

    “哥哥你快說,是什么意思?”

    武霆漠原本想要開口回答她,卻發覺一個很是重點的問題。

    “妹夫你不懂這個?”

    穆凌繹的嘴角一僵,沒想到他的不想妄言,如今讓武霆漠得意起來。

    “凌繹不敢將不確定的話亂教給顏兒,還請武將軍,賜教。”

    他將他將軍兩字說得有些重,然后毫不在意的要他繼續說,傳,教,于自己和顏兒。

    武霆漠覺得逗穆凌繹,沒意思。

    很沒意思。

    所以看向顏樂,輕佻著眉毛,對著她爽朗道:“妹妹~你想知道嗎?”

    “想!”顏樂看著武霆漠,知道他身為一個大將軍,是真的有真才實學的,是真的會知道這句話的真正意思的。

    所以,看著他的眸光里,閃著光亮,很是期待他的解釋。

    武霆漠得意的看向穆凌繹,本以為會看到他吃醋的一面,卻沒想到,穆凌繹正一臉的柔情,更是癡情,目光只停留在自己的妹妹身上。

    他看著她,全不在意她的目光此時看得是自己。

    然后很是體貼的抬手,將飛揚到她小臉上的碎發挽到她的耳后去。

    武霆漠心里不免的佩服起穆凌繹對顏樂的愛來。

    他對她,永遠好得讓人驚訝。

    武霆漠最終收回自己的思緒,看著顏樂,認真的回答。

    “西北關,是一個駐防的邊疆方位,弱便是防御不嚴謹,年關之際,便是重新布置防守軍隊的時候。”他拆分著這一句簡短的話,將意思解答得無比明了。

    他話里,將信封上的收信人重新看了一遍。

    “向紫嫣?向家的那個嫡長女?為何她的信在你們的手中。”他有些想不通這人的信件怎么在自己的妹妹妹夫手里,難道是偷來的?

    顏樂迎著武霆漠眼里的疑惑,眼里是毫不掩飾的打趣之意。

    “傻蛋,向紫嫣的信在我手里,當然是我偷來的啦!”

    武霆漠的眉緊蹙了起來,看著顏樂,遲疑了一會。

    “她信件里的這句軍事機密,不是我們云衡的。”

    顏樂有些驚訝,“不是我們的?那會是誰的,我還以為她要通敵呢!”

    穆凌繹聽著她的話,微蹙著眉搖頭道:“不,顏兒不是以為,她確實通敵,但不是云衡的軍事機密,就是別國的,我想不懂,別國的軍事機密,傳給向家,為的是什么?”

    武霆漠聽著穆凌繹的話,也不解。

    “確實,這樣的機密按理說也應當是傳給我這種掌管軍隊的人,由我進諫給皇上才有說服力呀,怎么傳給一個女子,有何用,誰會相信她的話呀。”

    武霆漠并不知道顏樂和穆凌繹已經徹底的將向家列入叛國的行列之中了,他受傷著,所以那些話穆凌繹和顏樂只和武宇瀚還有梁啟珩說了,他還不知道,所以他沒去將向家聯想得多么的大逆不道,只是好奇向紫嫣一個待嫁閨中的女子,怎么會有加密的信件,還有軍事機密。

    顏樂微蹙著眉,側頭看向穆凌繹,有些疑惑的問:“會不會是佑之國的?”

    她莫名的覺得很有可能,但不知道這樣的直覺,會不會太過主觀臆測。

    穆凌繹的眉心,因為她的話緊蹙了起來。

    原本,他是懷疑,不敢確定。

    現在,他聰明的顏兒,直覺敏銳的顏兒,也如此說了。

    “如果是,那”他遲疑著,避開顏樂的目光看向武霆漠。

    武霆漠瞬間理解了過來。

    他的心,因為心里漸漸浮現起來的答案,冷了下去。

    “呵,看來是要玩一次請君入甕的招數了,可笑。”他的聲音帶著在顏樂面前從未有過的悲哀,眼里是極深的寒冰,好似要將手里的信件刺穿。

    顏樂聽著武霆漠的話,極快的意思到凌繹和哥哥剛才說的那個不解,答案就在這。

    “我懂了,不傳達到哥哥這一邊的敵情,是因為,這樣的事情,他們只想讓向宵浩傳達給皇上,讓皇上信有這樣的事情,然后派出我們云衡的軍隊去。最先誘云衡軍,再困云衡軍,再誘云衡軍,周而復始,然后將其都消滅,這樣,佑之國將可以以最大的勝算戰勝我們云衡了!”

    她的心境漸漸的明了,對這樣的事情,做出了最為詳細的推測。

    武霆漠抬眸看向自己的妹妹,努力的對她一笑。

    “妹妹真聰明,哥哥不用教,你就懂了。”他的聲音,透著一點微不可查的牽強,透著心里對心里漸深寒意的掩飾。

    他們武家,又再一次被敵人直擊。

    穆凌繹可以察覺到武霆漠對顏樂不敢露出他真正的悲哀情緒,不敢將話說明。

    但他不說,不代表自己的顏兒不懂,所以為了不讓自己的顏兒太晚知道,變得難受,他緩緩的開口。

    “看來,如果我們沒有提前發現這個陰謀,等向宵浩說服皇帝讓武家軍出征,那事情的走向,就全掌握在他們的手里了。”他沒有和武霆漠一樣,掩藏著什么,不敢將這樣的話在顏樂的面前袒露,相反,他說得更加的明白,讓自己的顏兒知道,云衡軍,就是武家軍。

    在云衡,保護百姓,保護疆土的,就是他們武家。

    所以這樣一個陷阱,要困住的,要消滅的,就是武將軍,乃至她的兩個哥哥。

    顏樂極快的明白,緊蹙著眉看向武霆漠。

    “哥哥,是嗎?所以如果皇帝真的動了要征討的心,在云衡能出征的,只會是我們家。”

    武霆漠這次沒有再掩飾,直接回答:“是。”

    他看著顏樂,抬手輕輕的撫摸她細軟的秀發,聲音溫柔起來,悲傷起來。

    “妹妹,對不起,其實我們家,并不怎么好,一直被限制著,皇帝讓我們武家軍如何,我們就得如何的,就連當初看著邊疆的難民垂死,我們都不能打開城門。”

    顏樂聽著,對那個心機極重,卻表面十分無害的皇帝更加的厭惡了幾分。

    “哥哥!我不會讓你有事的!你雖然說,你是臣子,天子之命不可違,但你不能愚忠,你和大哥都要擁護啟珩了,那如若在這之前,皇上真的要你們推到這個陷阱里面去,你們就直接反抗!”

    武霆漠微蹙著眉看著顏樂,遲疑了一會,將話說明。

    “會反抗,但時機不由我們定,得等。”

    他們之所以一直沒有動手,就是時機一直不允許他們動手。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