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0770-43052804/

第1507章 你不會是懷孕了吧
    第1507章 你不會是懷孕了吧

    “這不重要,”葉文齊笑笑,“我從來沒在乎過她對我的稱呼,能陪在她們母女身邊,讓我盡一盡當外公的職責,我已經很滿足了,其他的,我不奢望了。”

    “我明白了,葉叔,您在星月灣好好過日子,唐詩如果敢對您不好,您告訴我。”

    “告訴你干嘛?你替我教訓我女兒啊?”葉文齊笑出聲,“放心吧,詩詩只是脾氣有點倔而已,但要說對我不好,她是不會的。”

    “那就好,葉叔,早點休息吧,明早我送您去星月灣。”

    “好。”

    第二天,大伙兒便送走了藥王,同時,布桐得知葉文齊搬來星月灣的消息,其實她并沒有意外,葉文齊幾乎每天都在星月灣,跟住在這里沒區別。

    忙了一上午,午餐過后,厲景琛便被布桐趕去云端國際上班了。

    厲景琛不上班還好,一上班,一時之間工作便格外的多,但他不加班,每天正常上下班,順路接送孩子。

    布桐找來了早教老師,給溫故知新上課,兩個孩子的反差再一次體現了出來。

    厲溫故很喜歡上課,老師教什么他都學得又認真又快,而厲知新,一開始還算挺有興趣的,兩天后,他見到老師就跑,一抱他進教室,他就哭得跟上刑場似的。

    布桐實在沒辦法了,不想讓他耽誤厲溫故上課,只能放棄了。

    畢竟孩子沒興趣,再怎么強制性去教也沒用。

    于是厲知新又自由了,每天在家上躥下跳地玩,外加吃,貪吃程度一點都不比宋遲弱。

    宋遲最近很郁悶,明明已經開了葷,可是未婚妻不陪他玩了。

    自從上次被黎晚愉嘲笑之后,厲思嘉根本不敢來星月灣,每天都規規矩矩地回自己家,打死也不敢在婚前搬過來住。

    宋遲還哀求布桐去勸過,可人家小姑娘有自己的堅持,不聽。

    連布桐出面都沒用,宋遲只能放棄了,每天去接送厲思嘉上下班,以前還能抱一抱親一親的,現在厲思嘉連擁抱親吻都控制著,比剛開始談戀愛那會兒還要害羞。

    厲思嘉是真沒心思想別的,厲景琛回去上班后,unual集團更忙了,加上又是一年的最后一個季度,超乎想象的忙,她忙得腳不沾地,連婚禮的事情都顧不上管了,更別說別的了。

    天氣逐漸進入深秋,小月牙穿著秋裝校服,布桐還給她加了件外套,送他們出門。

    厲景琛送孩子去了學校后,這才來到云端國際。

    前腳剛進辦公室,厲思嘉后腳就抱著一堆文件敲門走了進來。

    “總裁早,這幾份是需要您現在簽字的文件,九點半和十一點鐘都有會,午餐時間暫時沒安排,但是下午您要去帝尊看爭爭和亮亮的運動會,所以中午可以和太太一起用餐,然后一起去學校。”

    “嗯,”厲景琛淡淡應了聲,“你安排餐廳吧。”

    “是唔”厲思嘉話沒說話,便捂著嘴巴,一副惡心要吐的樣子。

    “對不起總裁,”厲思嘉見厲景琛面無表情地看著她,立刻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可能是早餐吃得太油了,胃有點不舒服。”

    厲景琛淡聲道,“你不會是懷孕了吧。”

    厲思嘉“”

    “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懷”她說著,聲音卻漸漸變小,要不是厲景琛說起,她都忘記了,這陣子忙過頭了,大姨媽好像是延期了。

    厲景琛看著她的反應,便猜到了什么,冷然道,“之前你的工作合同上是有附加協議的,規定幾年內不能懷孕,后來是太太覺得太不人性化了,所以取消了。

    你現在站的地方是云端國際,這里只有總裁和下屬,你覺得我作為一個老板,在你身上投資的,跟你匯報集團的,是成正比的嗎?”

    厲思嘉就算閱歷再多,在厲景琛面前都是膽怯的,平時就有點怕他,更別說他這會兒這么直白地訓斥了。

    她的眼淚簌簌砸落下來,低下頭道,“對不起總裁,不一定是真的懷孕,我現在就去查。”

    話落,厲思嘉便轉身跑了出去。

    unual集團是有醫務室的,但厲思嘉不敢去,只能去附近的藥房買了驗孕棒,來到洗手間一驗,毫無疑問的兩條杠。

    這就代表,她真的懷上了,就那一夜,宋遲就讓她懷上了!

    厲思嘉心里亂極了,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想給宋遲打電話,但是又不知道該怎么說。

    最后,厲思嘉整理好思緒,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繼續回到工作崗位上去上班。

    布桐中午是跟厲景琛一起吃的飯,但是帶了個小電燈泡——厲知新。

    小胖紙不喜歡上課,只想玩,快到中午的時候,看見媽媽拎著包包要出門,立刻跑上前抱住她的腿撒嬌,順利讓媽媽帶他出來了。

    “麻麻,漏漏”厲知新盯著布桐面前的牛排,直咽口水。

    布桐一邊喂厲知新,一邊自己吃,好好的一頓浪漫的午餐,就這么被厲知新攪了,厲景琛連跟老婆好好說會兒話都不行。

    吃飽喝足后,一家三口出發去了學校。

    今天帝尊的初中部有運動會,嚴爭和亮亮的比賽項目都在下午,所以布桐才非要拉著厲景琛一起來給孩子打氣。

    “真真!釀釀!”厲知新雖然發音不標準,但是喊得很熱情。

    “叫哥哥。”布桐坐在看臺上,抱著兒子糾正道。

    “不要!”厲知新拒絕。

    嚴爭和亮亮一起跑了過來,兩個人身上穿著運動服,個頭差不多高,但是一比的話,還是大了半歲的亮亮高一點點。

    “爸爸媽媽。”

    “景琛叔叔,布桐阿姨。”

    “爭爭的兩百米需要一鼓作氣,亮亮的兩千米,前期不能落后太多,但還是要保持體力,最后再沖刺。”布桐叮囑道。

    “知道了媽媽,我會努力的。”

    “知道了布桐阿姨。”

    布桐笑著拍了拍他們的肩膀,“重在參與,結果不重要,尤其是亮亮的兩千米,考驗的是耐力,不管拿第幾名,你都很棒。”

    亮亮笑容燦爛,“謝謝布桐阿姨。”

    嚴爭的短跑先開始比賽,拿到了第二名。

    少年有點沮喪,離第一名只差了一點點,覺得自己辜負了爸爸媽媽親自來為他加油打氣。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