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687-38136875/

第三千一百三十一章 兼職當健身教練
    第三千一百三十一章 兼職當健身教練

    燕子很坦白的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兒告訴給了陳好和宋敏。

    “我一定把我會的全都好好的,盡快的教給你。”

    陳好立刻回答道。

    燕子的這幾句話,瞬間讓她和宋敏大為感動!難得燕子記得報答“母親”杜小燕的恩情!燕子和杜小燕的故事,所有的沈家妹子們已經全都知道了,陳好和宋敏自然也知道。

    “你們先不要告訴我媽哈,到時候我要給她一個驚喜!嘿嘿……”

    燕子調皮的說。

    但陳好和宋敏卻全都笑不出來,反而覺得鼻子酸酸的,心里有一種悲傷的感覺,而且她們萬萬想不到,這個威震天下的第一女殺手,居然有這么一顆淳樸可愛而又單純善良的少女心。

    “你要給誰一個驚喜啊?”

    沈若夕的聲音突然在燕子的身后響了起來,燕子回頭兒一看,只見沈若夕已經站在自己的身后了。

    以燕子第一女殺手敏銳的感覺,她竟然沒有發覺到有人來到了自己的身后,可見她是多么的“心不在焉”了,因為她此刻滿腦子想的都是學會了按摩之后,要天天孝順杜小燕的事情。

    “我要給我媽一個驚喜。”

    燕子嬌笑著回答。

    “啊,是什么樣兒的驚喜呢?”

    沈若夕頗為好奇的問。

    于是燕子就把要跟陳好學按摩的事情向沈若夕說了一遍,說的時候一副喜不自勝的樣子,看來她對這件事情充滿了希望和熱忱。

    “恩,你陳好姐雖然不是專業的按摩師,但她在這上面兒是下了苦功夫研究學習的,我個人覺得,現在很多專業的按摩師傅都沒有她按的好呢。”

    沈若夕笑著說,然后用欣賞的目光看了看陳好,她之前可是沒少享受陳好的按摩功夫的。

    “確實很舒服,很享受。”

    正在接受陳好的按摩“服務”的宋敏,立刻附和著說道。

    “這樣好了,以后你每天給我五十塊錢的服務費,我就每天都給你按摩一次,怎么樣?價格很合理哦。”

    陳好開玩笑的對宋敏說道。

    “五十不夠,太便宜了,怎么著也得給一百。”

    沒想到宋敏卻自己加了價錢……

    “哇,你這么大方?早知道和你要二百了,每天二百。”

    陳好故意后悔的說。

    “沒關系,要五百都可以,反正我給不起,哈哈……”

    宋敏突然壞笑著回答道。

    “好你個臭丫頭!原來你是在耍我呢!”

    陳好嬌嗔的說道,然后就故意在手上加大了力道。

    “媽呀!疼!”

    宋敏立刻叫了起來!

    “疼就對了,讓你耍我,這是我對你的一個小小的懲罰,看你下次還敢不敢耍我了。”

    陳好得意洋洋的回答道……

    “現在就不要懲罰我了吧,本來就快要累死啦!你要是這個時候懲罰我的話,不等于要了我的命了嗎!”

    宋敏難得很低調的討饒著說道。

    “那你乖乖的叫我聲兒姐,我就暫時放過你了,而且還繼續給你按摩。”

    陳好提的這個條件,實在是夠寬容的。

    “姐,好姐姐,陳好姐姐。”

    宋敏居然又立刻就妥協了!這對于她來說真的是很難得的一件事情,所以不光是陳好驚訝,沈若夕也是同樣的難以置信。

    “我了個去!這是什么情況啊?敏兒,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說話了?”

    沈若夕詫異的問,這個問題也是陳好想問的。

    “我在莊勝那個王八蛋那里,被整整欺負了兩年,早已經學會了委曲求全了,要不是我足夠軟弱,我早就死在他的手里了,呵呵……”

    宋敏突然感傷的說道,一臉凄慘的神情,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想到被莊勝囚禁在地下賭場那件事兒上去了。

    “敏兒……”

    沈若夕瞬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敏兒姐姐,都已經是過去的事兒了,你就不要再記在心里了,以后有我們在,不管是哪個王八蛋也休想再欺負你了,誰要是敢欺負咱們沈家的妹子,我發誓我花銀燕一定會讓他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燕子斬釘截鐵的說道,目光瞬間變得冰冷凌厲了起來,幾乎是在一瞬之間,她就恢復了之前第一女殺手的模樣。

    “對不起,我不該提起我這件事兒的,破壞了你們的好心情,真是抱歉。”

    宋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敏兒,你胡說什么呢,咱們是比親姐妹還親的姐妹,道什么歉啊你,真是的。”

    沈若夕急忙回答道。

    “敏兒,我們只是希望你能忘掉過去,不管你曾經經歷過什么,已經都過去了,你要重新開始好好的生活,重新開始快樂的生活。”

    陳好伸手抱了抱宋敏說道。

    “恩,我會努力做到的。”

    宋敏苦笑著點了點頭兒回答道,但大家都知道這個痛苦的烙印,恐怕是要追隨宋敏一輩子了!但勸還是要勸的。

    燕子張了張嘴,似乎也想說點兒什么,但最終她什么話都沒有說……

    片刻的冷場。

    “對了,燕子,玉兒這幾天怎么樣了?她還好嗎?”

    沈若夕開始了一個新的話題。

    “她還好,一個陶醉在愛情里的幸福的小傻瓜,唉……”

    燕子苦笑著說。

    “那丫頭的事兒以后也不好辦,很棘手。”

    沈若夕無可奈何的說道。

    “但是她總要面對最后和李海分離的時刻的,不管她愿意不愿意,那一天很快就要到來了。”

    燕子也是同樣的無可奈何。

    “冤孽!典型的冤孽。”

    沈若夕糾結的感嘆道。

    “那丫頭命太苦了……”

    陳好也開了口,其實沈家妹子中命苦的姑娘太多了,又豈止是只有小玉兒一個人,只是其他的妹子們的痛苦都已經是過去式了,而小玉的痛苦還在延續而已。

    “總會有辦法解決的,我們曾經面對過無數次的挫折和困境,最后不是一樣走過來了嗎?有我們這么多人在,玉兒一定能過了這一關的,我們要有信心!”

    沈若夕突然很堅決的說道。

    “玉兒的性格比較脆弱,她需要我們大家給她信心和勇氣,才能面對以后的一切,所以,我們首先要充滿自信和信心,這樣才能用我們的情緒去感染她,去幫助她。”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