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687-34928994/

第2029章 她不可以離開這里
    第2029章 她不可以離開這里  

    第2029章 她不可以離開這里

    “我不想去監獄那么可怕的地方!”

    那女孩兒突然叫了起來,然后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撒腿就要往門口兒跑。

    劉小云飛快的伸手一攔,再用力一按,就把那個女孩兒按回到了椅子里。

    “我不想對你動手!所以……你不要逼我。”

    劉小云皺著眉頭說,除了嚇唬一下她,劉小云真的沒想對她采取什么武力行動!她不是不忍心,她是有愧于心。

    那女咳兒已經開始在哭了,淚水滂沱的樣子,看起來一副很可憐的樣子。

    “別哭了。”

    心地善良的沈若雪伸手拿了幾張面巾紙遞給了那個女孩兒……

    “你們能救救我嗎!姐姐!”

    那女孩兒接過面巾紙沒有擦臉,卻可憐巴巴的看著2沈若雪和劉小云說!

    “我們救不了你,只有你自己能夠救你自己!”

    沈若雪惋惜的搖了搖頭說……這丫頭真是善良到讓人無語的地步了!她大概已經全然忘記了她當初是怎么被毒打了一頓之后,又被強行綁架到酒店去準備讓男人玩弄的!

    不過忘記了也好!畢竟那件事兒的主謀元兇是……劉小云……

    “那我怎么救自己啊!”

    女孩兒似乎看到了一點兒希望的樣子問。

    “那你知道的和林老板有關的事情全都如實的說出來,別人的也行,你為我們提供的線索越多,越有用,你立的功就越大,減刑的機會也就越大!聽明白了沒有?”

    劉小云很認真的說。

    “聽明白了……”

    那女孩此時此刻,大概是她長這么大以來聽別人說話聽得最認真的一次了!

    “既然聽明白了,那就好好想想,自己還有哪些事兒該說還沒說的,想好了叫我們。”

    劉小已經開始適應警察這個新的身份了!還別說,這幾句話說得還滿像那么回事兒的,所以她和沈若雪身旁的那幾個男刑警都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有一個還偷偷對劉小云豎起了大拇指!

    要知道劉小云現在在海尚市局刑警隊,那可是盡人皆知的傳奇小女神了!她的英雄事跡就展示在市局的宣傳室里,據說她滿身是血滾導火索的那段兒視頻,就連男警察都看哭了好幾個呢……

    當然這些劉小云自己本人是不知道的。

    不過她知道不知道沒關系,她是被大家用來崇拜的,又不需要她自己崇拜她自己。

    半個小時后,那個“被害”女孩兒的學校老師和父母就同時趕到了酒店,當然,她們是先被梅子接待的,梅子把和那個女孩子的案子有關的情況,向大家做了一個簡短的說明,那女孩兒的家長立刻就不干了!死活要立刻去揍那個女孩兒!理由是她丟盡了她爸爸媽媽的臉……

    這個情況可是誰都沒想到的!盡管梅子和兩位學校老師竭盡全力的勸說,阻止他們,但兩位憤怒的家長是怎么說都不行了,用他們的話說;今天不打死那個不要臉的女兒誓不罷休!

    最后還是楊詩云出來擺平這個混亂的局面了。

    “嚷嚷什么!當這里是你們家啊!我們是警察!你們敢當著我們的面兒毆打你們的女兒試試?我立刻下令把你們全都抓起來!”

    楊詩云面對這個即將失控的局面,毫不慌亂的大聲說,果然不愧是公安局長,連氣勢帶威嚴全都有了!

    兩位家長雖然依舊很激動的樣子,卻也沒有再敢這個那個的了……看來有的時候,恩威并施也是很管用的,也是相當必要的。

    “現在不是打她,罵她的時候,而是關心她,心疼她,幫助她的時候,她歲數小不懂事兒,做出傻事兒來很正常,如果你們現在考慮的只是丟臉不丟臉的話,那下次就是丟命了!好好想想你們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要是你們平時教育得法的話,她是絕對不會上壞人的這種當的!”

    楊詩云義正詞嚴的把那對兒父母教訓了一頓!看的她身后的秦良,燕子都傻了眼。

    “我們剛才是有點兒太沖動了,對不起……”

    沉吟了一會兒之后,冷靜下來的家長的態度有了徹底的改變,看來楊局長的“發火”還是起了立桿見影的效果的。

    “把她們的女兒帶出來見他們吧,但是暫時不可以讓他們帶走。”

    楊詩云按照事先研究好的方案吩咐道……

    “我了個草草的,看不出來啊!你原來這么厲害!服了!真心的服了。”

    那些人一離開,秦良就小聲的恭維楊詩云。

    “我本來就很厲害,你現在才知道么?”

    楊詩云見燕子和梅子也沒走開了,這才同樣也小聲的得瑟了一句。

    “恩,我還知道你別的方面也很厲害……”

    秦良又不失時機的調戲了楊詩云一句。

    “你給我滾!不要臉!”

    楊詩云一下子就完全羞紅了臉,狠狠的給了秦良一腳,卻被秦良巧妙的躲開了。

    “喂,只能動嘴不能動手啊!這里可是有監控的!讓人家看到了多不好!”

    秦良笑著提醒楊詩云,也是見鬼了,他什么時候怕過監控啊,他老人家什么都不怕的,除了怕沈若夕……不過怕沈若夕也只是有條件的怕。

    “少跟我來這套!”

    楊詩云故意繃著臉對秦良說,然后轉身兒就跑回了房間,在房間里動手不就沒有監控了嗎……

    隔壁房間里,那對兒父母也終于和自己的女兒見面了!一見到女兒手上戴著的手銬,那對兒父母立刻所有的氣憤全都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心疼和憐惜。

    幸好林老板和那個牽線兒的女孩兒,已經被提前注意進浴室里去了,不然的話,估計這對父母就要和他們倆拼命了!

    “為什么要給她戴手銬呢?她是受害者呀!”

    女孩兒的母親終于開始“抗議”了。

    “對不起,她不是受害者,準確的說……她是同案犯!因為沒有人逼她來,她是自己來這里和那個男人見面的,而且她也是自己主動脫的衣服,更加關鍵的是;她接受了那個男人事先給她的兩千塊錢,這個意味著什么,你們都明白吧?”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