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687-34927826/

第八百九十一章 那姑娘是誰?
    第八百九十一章 那姑娘是誰?  

    第八百九十一章 那姑娘是誰?

    果然,秦良“毫不客氣”的占有了自己。

    “我昨天不和她開那個玩笑好了……”

    陳好想想就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本來是開玩笑的,沒想到秦良真的認真了,他對自己說:今天晚上不管你睡在哪兒,我都要和你睡在一起……

    結果,這個無法無天的家伙,真的說到做到了!他不但真的和自己睡在了一起,還把自己真的給睡了……

    想起昨天晚上的幾次纏綿悱惻,想起秦良對自己的“蠻橫粗暴”……陳好立刻就害羞的紅了臉。

    “你個大色狼……一點兒都不心疼我……只知道自己滿足,一點兒都不憐惜我……”

    陳好咬著嘴唇小聲的抱怨著秦良。

    但是抱怨歸抱怨,一切,都已經和以前不同了。

    她現在已經是秦良的人了,新的生活,注定要從今天重新開始,她和秦良的關系,也注定要從今天開始有個質的變化,這讓陳好的心里,又開始有了憧憬,期待和甜蜜,幸福。

    “我會始終牢牢記得:若夕才是你的妻子,我什么都不要,不要你的承諾,不要你的陪伴,不要你為我付出什么,更不要你為我承擔什么責任……我還是做好原來的我,只是我會每天在心里,默默的愛著你而已。”

    陳好在心里暗暗的下著決心。

    其實真的沒什么好后悔的,在現在這個時代里,沒有什么事情必定就一定有結果,愛情更是如此。大多數人都只注重過程,而不在意結果。

    唯一讓陳好不安的,就是她對沈若夕的愧疚……

    “若夕,我真的很對不起你,我發誓:這輩子,我會盡心盡力的幫你做任何事,不管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陳好在心里再次發下了誓言。

    她從來都不是個優柔寡斷的姑娘,所以她也不會讓自己始終糾結在這件事情上,已經發生了的事情,再怎么想也不可能再退回去了,所以,就一切自然吧。

    陳好知道秦良今天還要去那個道觀,所以他今天是不會出現在自己身邊兒的。

    于是她決定起來給自己弄點好吃的,然后出去好好逛個街,買點兒自己喜歡的東西,就當是一個人的慶祝了。

    可是慶祝什么好呢?總要有個好的題目吧,總不能慶祝自己不再是個小姑娘了吧!

    “就當慶祝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開始吧……”

    陳好給自己找了個美好的理由,于是她開始行動了。

    剛一坐起身來,她就小聲的叫了一聲……

    身體上的某種不適感立刻顯現了出來。

    “你個大色狼,死東西!”

    陳好紅著臉罵了一句,然后再慢慢的下了床。

    干凈的床單上殷紅點點,陳好看著床單楞了一會兒,咬著自己的嘴唇把床單兒拽了下來,再重新換上了一條干凈的……

    抱著換下來的床單兒走到客廳里,陳好驚訝的發現,客廳的桌子上,已經擺好了早餐,還有一張紙放在桌子上。

    她走過去拿起那張紙,是秦良留給自己的,上面寫著;“小球球,你還在睡覺呢,我就不叫醒你了,早餐已經給你做好了,開心哦,乖乖的。”

    陳好拿著那張紙,慢慢的坐到椅子上,想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就甜甜的笑了……

    “你們兩個記住;到了道觀之后,就再不要說是我的徒弟,然后要乖乖的,尤其小云,千萬不要調皮搗蛋,兩個人都要做出小淑女的樣子,這很重要。”

    “要是有人和你們交手的話,盡自己全力去打,但是不許攻擊臉和要害部位,輸是一定的,也不會丟人,輸了也一樣會有天大的好事兒發生,還有,對任何人都要大大的尊重,這很重要,明白了嗎?”

    出發前,秦良在認真的叮囑沈若雪和劉小云。

    “我們不是去玩兒的……”

    劉小云終于反應過來了。

    “玩兒個屁啊,我是到你們兩個去拜師傅的,一個漂亮的女道士,功夫比我厲害多的多。但是你們兩個要記住,裝做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兒,別把我出賣了知道嗎?到時候我會偷偷告訴你們是誰,然后只要她說要收你們倆做徒弟,不要猶豫,立刻答應!”

    秦良交代得這叫一個周密啊,碎嘴叨叨的說了一大堆。

    沈若雪和劉小云只能一個勁兒的點頭。

    “好了,等你們慕容姐姐收拾好了,咱們就出發。”

    秦良安排好了一切,這才心滿意足的坐到了沙發上,等著慕容珊下樓來。

    “要不要給你師傅買點兒東西呢?”

    旁邊兒的沈若夕猶豫著提醒秦良。

    “還是不要了吧……我師傅是個道士,世外高人,俗世中的客氣,禮節對他沒用,買東西可能是會讓他反感的……”

    秦良其實也很猶豫,嘴上是這么說,心里其實并沒有拿定主意。

    半個小時后,秦良開著車,帶著慕容珊和慕容嘵鑰,沈若雪,劉小云出發了。

    “話說,姍姍啊,沒想到你還是個大善人呢,原來我師傅的道觀,你常年都在大筆的布施,這可是一個大功德啊,更難得的是,這么大一件慈善的事情,你居然從來一個字不提,你還身是讓我對你又刮目相看了!”

    秦良開著車,嘴也沒閑著。

    “哦,那沒什么可值得炫耀的啊,我掙得錢多,拿出一些來反饋給社會,也是應該的。”

    慕容珊淡淡的回應,似乎并不想多說這件事兒。

    “其實有錢也不是什么壞事,至少可以多做點兒好事兒,你說是吧?”

    秦良感慨的說。

    “那也不是,大多數的有錢人還是只做壞事兒不做好事兒的。”

    慕容珊冷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

    “額……”

    這句話把秦良給噎住了。

    “別介意,我沒說你,我只是有感而發而已。”

    慕容珊調皮的看了看秦良說。

    “我知道你沒說我,我又不是有錢人,嘿嘿。”

    秦良自我解嘲的說。

    “拉倒吧,堂堂歐雅集團的總裁,你說你是窮人?你覺得會有人相信嗎?”

    慕容珊這句話說得確實不假,歐雅幾天現在早已經是盡人皆知的大公司了,公司的整體實力在那兒擺著呢。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