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0428-43052829/

第1172章 記憶
    “老大,情況不怎么好啊。”

    厲少城看著手里寧千羽的那張照片,沒有思考陳衫華麗的意思,而是將張片對著陳衫晃了晃。

    果見陳衫臉色一變。

    “人找到了嗎?“

    “老大…還沒有。“

    陳衫語氣訕訕,眼神飄忽不敢直視厲少城。

    “陳衫,你真是越來越有主見了。“

    “老大,我就是想著很快就會找到夫人了,所有就……沒告訴你。“

    厲少城撇了他一眼,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人都沒找到還這樣振振有詞,該教訓了。

    “歐陽那邊有什么動向,有去過什么特別的地方嗎?”

    “那邊都盯著那,他們去了國安局,但是好像受到了什么阻力,不是很順利,此外k的財團似乎還是由顧盼盼在管理,但顧盼盼已經自顧不暇,也可能是有心為之,k那邊也有亂起來的趨勢了,其他的就沒有了,他們的動向始終在視線范圍內。“

    “知道了,還是老樣子,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管,專心去找人。“

    “老大,他們不是說找到了嗎?“

    “他們的話你也要信?”

    厲少城臉色不好,橫了陳衫一眼,”再多話,你的職位也不用要了。“

    “老大我這就去找人。”

    陳衫趕緊遠離這個要爆炸的戰場,灰溜溜的回去跟進歐陽等人。

    其實也沒有什么好跟的,歐陽他們好像根本就沒有擔心厲少城會把他們怎么樣,來來回回的跑了顧密的各個地盤,吃了不少閉門羹。

    這些倒是無所謂,最重要的是厲少城同意了一起去尋找顧密的下落,可他的行動都不讓他參與,他眼看著自己手下的人忙得暈頭轉向,而他卻只能在大街上閑逛等消息,真是郁悶。

    好在夫人的下落已經又了眉目,他讓伙夫他們調查歐陽他們近期的去向,他查到他們曾和費羅有過密切的來往。

    要說這么長時間來他們哪里都找過,可還真就沒去過醫院類似的地方。

    想起夫人離開之前的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她很可能會去看一些醫生,找一個僻靜地方靜養,這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他怎么就沒注意到呢!

    那個被人誤會當成夫人男朋友的人很可能是她的醫生。

    當然這個猜測他也沒有匯報,主要是毫無根據,說出來的話難保厲少城會把江城的所有醫院都翻個底朝天。

    所以還是讓他自己悄悄的來吧。

    陳衫站在街頭的十字路口,看著前面閃爍著的紅路燈,看著車水馬龍,人潮洶涌,兀自嘆了口氣。

    他不喜歡這樣庸碌的清閑,這會讓他想起很多不愿想起的東西,那一幕幕都想刀子一樣劃在他的心上。

    耳邊嘈雜不斷,熱鬧非凡。

    然而卻是這世上最冷漠的地方。

    綠燈亮了,陳衫隨著人流走上斑馬線,走過街道,走過喧囂。

    而此時,被陳衫尋覓著的寧千羽,正坐在病床上,眼神不善的打量眼前的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寧千羽?“費羅試探的叫她。

    “費羅,這是醫院嗎?我怎么會在這,我生病了嗎?“

    “是的,你應該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很虛弱,你病了。“

    “那我現在怎么樣了,我怎么不記得了。“

    “你沒事了,接下來我要做一些測試,你要如實回答我。“

    “好。“

    寧千羽沒什么異議,她知道費羅的醫術很厲害,他說自己沒事那就一定沒事了。

    接下來,費羅問了一些寧千羽曾經的事情,寧千羽努力的想了想,都回答得上來,然后他又問了近幾年的一些事情,寧千羽回答得磕磕絆絆,有些錯亂,費羅不在意,繼續問了他最想問的事情。

    “你還記得你離開家是什么時候嗎?”

    寧千羽愣住了,她離開家?

    她久久的回想著,隱約間有一些印象,卻又記不真切,那些記憶好像要比她小時候的記憶更加久遠。

    “半個月吧。”

    寧千羽不確定的回答,征詢性的用眼神問費羅,是這樣嗎?

    費羅沒有回答,而是繼續問,“你離開家之后都發生了什么。“

    這一次寧千羽沒法回答了,她瞇著眼睛仔細的搜尋腦海里的記憶,卻發現自己什么都不記得了,她的腦中只有一片駭人的白色,就像她現在病房里的白色一樣。

    “不記得了嗎,任何印象都可以。“

    “白色。“

    寧千羽如實說。

    費羅愣了一下,明白她說的是什么意思,但他當然不會告訴她。

    “我這是怎么了?我怎么都不記得了,這些日子發生了什么,我的身體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寧千羽抬起自己的雙手放在眼前,看著自己瘦削的手臂,干燥的皮膚,又摸了摸自己明顯少了一半的頭發,她能想象現在的自己是多么的干枯。

    “沒事的,這是正常的藥物后遺癥,經過后續治療會恢復的,你現在的身體沒有太大問題,只是較正常人虛弱一些,接下來的幾天會有專門的輔助醫生給你做記憶康復治療,你很快就可以離開了。”

    寧千羽欣喜了,她不知道自己這是怎么了,但是她有種漂泊在外終于可以回到屬于自己的地方的激動感。

    也懶得去理會自己現在的模樣,總之會好起來的。

    她現在只想回家,想見她的女兒,想見她的丈夫,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好好的睡個覺,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費羅帶著醫生離開了,他讓寧千羽先休息一下,一個小時之后在帶醫生來給她進行康復治療。

    現在的房間中只有她一個人。

    安靜下來的環境讓寧千羽進入了思考狀態。

    在她身上發生了很多事情,她的確不記得,但不代表她不明白。

    或許她真的生病了,但她絕對沒有變成傻子,她的身體發生了這么大的變化,她就是神經再大條也不可能忽視自己現在的真是情況。

    她可以假裝不知,但不能騙過自己心底的恐懼。

    她到底是怎么了!

    安靜的房間中,只有醫療儀器滴滴答答的工作聲,和她輕薄微弱的心跳聲。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