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0393-38136899/

第六百一十五章 化鱗
    李沐一劍并未建功,他很快做出了應對。魂魄分離的狀態下,李沐全靠本能行動。他的應對甚至不需要經過思考。

    提劍,再刺。九歌訣,大司命,廣開天門!

    這是李沐最強狀態下的最強一式。

    響雷劍上真氣勃發,李沐身后氣輪顯現,然后劍氣和氣輪相合,束氣成環。這道劍氣將雷行云的雷部元帥整個環繞其中。

    雷行云在雷部元帥的保護之下,也是變了臉色。這一道劍氣看似為靜止的圓環環,實際卻是在飛速切割。真氣與真氣劇烈摩擦,爆發出了別樣的火花,真氣與翅膀相接處,雷蛇四處奔走。雷部元帥的風雷二翅之上,很快出現了一道焦黑的痕跡。這也是雷行云變了臉色的原因。

    李沐這家伙的真氣,竟然已經能夠媲美出神境界!

    上次在鏡湖時,李沐的實力在雷行云眼中如同螻蟻,若不是殺了雷行云的徒弟,他連被雷行云親手抹殺都沒有資格。之后雖然聽說過有關李沐的傳聞,但是雷行云是不怎么相信的。

    正所謂高處不勝寒,身具江湖實力的頂峰,雷行云很清楚走到這個位置有么不容易。什么一日破三境,連入出神境。雷行云嗤之以鼻。

    “別開玩笑了!以你的實力,傷不了我分毫!”雷行云輕喝一聲,雷部元帥擴胸展翅,一下子掙脫了李沐的劍氣束縛。緊接著,又借勢用翅膀將李沐扇飛了出去。氣機牽引之下,李沐噴出了一口鮮血,翻滾著倒飛而出。

    雷行云也并不是真的如他自己所說,李沐傷不了他分毫。他運用出神異相,強行破開李沐的廣開天門,也是有代價的。

    若是現在有人在旁細心觀察,就會發現雷部元帥的風雷二翅上面有一個黑洞,中間的部分已經消失。雷部元帥本身也不復剛才的不可一世,顯得有些暗淡。

    望著倒飛的李沐,雷行云伸手一招。天上那朵雷云接住了李沐。這可不是雷行云好心好意,而是他起了必殺之心。

    李沐一下落入了雷云之中,身影頓時消失。那雷云仿若實質,若究其根本,卻是雷行云的真氣所凝結而成。雷行云再次高舉雙手,雙掌之上,雷電繚繞。雷部元帥亦是鼓動風雷,將雷云束于掌中。

    “轟轟轟轟。”一陣陣雷鳴從雷行云身體內鼓噪而出,仿佛他就是上古夔牛,聲震五百里。

    雷云之中的李沐,也睜開了眼。眼神之中,半是清明,半是茫然。雷電穿體的感覺并不好受,因為這疼痛,不比尋常刀劍傷。疼痛來得延綿,仿佛全身都被針攢刺。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李沐竭力保持魂魄狀態,也出現了清醒的跡象。

    方才那一式廣開天門,幾乎用盡了所有真氣。沒有辦法,雷行云給李沐的壓力太大,而雷電攻擊又是那么迅捷。所以在獲得了唯一一次出手機會的時候,李沐的神魂和體魄做出了同樣的選擇,盡全力出手,一擊建功。

    可惜事實是殘酷的,李沐這一擊結合了最強真氣與最強劍招,卻沒有對雷行云造成足夠的傷害。至少就目前的場面來說,李沐可謂是毫無還手之力。

    聽著耳邊雷聲隆隆,李沐知道雷行云大概正在醞釀著什么招數,他掙扎著想要反抗,他只來得及握緊了響雷劍。

    緊接著,響雷真的響了起來,比剛才更近更密集。

    因為,雷在云中響起,就在李沐身邊。無數密集的閃電,將整朵漆黑的雷云,耀成了銀白。

    “雷霆萬鈞!”雷行云一聲輕喝。

    雷云之中雷蛇四起,四下流竄。所有的雷電,都在雷云之中聚集,凝聚,然后爆發。涯城的夜晚,響起一道驚雷之后,變成了白晝。

    據說,此景被欽天監作為天地異相給記載下來,說是二龍搶珠,引起大贠兩軍對壘,有干天和,引得上天震怒。

    如此巨大的威力,已經媲美天象。雷云中李沐的下場可想而知。

    此番雷霆萬鈞過后,雷行云的出神異相,緩緩消散在了夜空之中。雷行云胸口不斷起伏,顯然也是消耗不小。

    讓出神異相顯露在外,本就是十分消耗真氣。

    雷行云修行五行雷法,本就是逆天而行。從一桑道人那里得知了太一道五雷正法的法門之后,正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但是他,有一樣,是逆不了天。

    時間,或者說壽命。他老了,體力的確有些跟不上了。

    這也是雷行云為什么接連動用最耗費真氣,威力最大的招式,直接轟殺李沐的原因。

    出神異相一消失,雷云很快也消散了。一個漆黑的東西,從雷云之中掉了下來。那是全身焦黑還冒著熱氣的李沐,他掉落在地,彈了幾下之后,徹底失去了動靜。

    雷行云躍下墻頭,來到了李沐面前。他要確保李沐是真的死了。

    李沐倒在地上,像一只被烤焦的叫花雞,甚至還可以聞到縷縷香氣。看上去已經死得不能再死。雷行云稍稍松了一口氣,除了雷法的修行者,沒人可以在煌煌天雷之下安然無恙。

    “萃英,師父給你報仇了。你可以安息了。”雷行云手上閃過絲絲雷光,一拳向著李沐咽喉打去。哪怕面對死尸,雷行云往往也要打碎咽喉,萬無一失。更何況在雷行云掌握的情報之中,李沐擁有快速恢復傷勢的能力,如果不斬草除根,萬一陰溝里翻船,那可就是太可笑了。

    其實這個習慣已經救過他許多次,也是他能夠順利走到今天的好習慣。除了三十多年前,他沒有把尚甾的咽喉砸碎,之后的事情,還用他多說么?

    帶著雷光的拳頭砸了下去,并沒有砸斷李沐的咽喉,而是砸在了一柄劍上。

    響雷劍。

    李沐倏然睜眼,隨著他的動作,臉上的黑灰簌簌落下,露出了里面的肌膚。不過這肌膚也有些不對勁,因為上面長滿了鱗甲。

    就好像那時候,李沐在小城里斷了一手一腿,服下鮫珠之后,身上長出來的鱗甲。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