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8978042/

第93章 仙罰2
    此時~~牛峰面臨著仙罰,仙罰意味著他必須要經過一次性的洗滌,洗滌的過程一定會十分之痛苦,但是痛苦之后一定會換來那個啥,一定可以換來那一種肉體上面的革新的。

    肉體革新意味著什么呢?那到底可以讓他自己變成一個新的身體,他現在可以在這個新的身體里面做其他的事情,他身體的皮膚還有他的肉體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革新,等到這一種革新完成之后。

    他自己就會有力量做成其他的事情了,那么此時~~牛峰到底變成了什么呢?此時~~~等到牛峰變成了那個啥,等到牛峰的身體變成了一個女人的時候,旁邊的豐流就用一種比較錯愕地眼神看著他:“喂~~~我說哥們兒啊,你今天真的是可以呀~~~~”

    “咋了~~~”牛峰現在很明顯的沒有反就過來,他錯愕地看著他自己,他的兩只眼睛不間斷的,在他自己的身體上面來來回回地掃蕩一圈,等到他自己確認了自己已經變成了一個的時候,牛峰的嘴巴倏地張得老大老大,是那一種張得幾乎是可以塞得下一個蘋果的那般大小,等到他張口結舌的時候,他自己的那個麻煩就已經在無形之中被豐流給解決掉了。

    “呵~~~你現在還要我怎么說你呢?”

    “什么?”

    兩個人的話還沒有說話,他們的中間很快就出現了一處幻景,在幻景之中牛峰他開始穿著那個女人的衣服,那一層衣服上面會明顯的覆蓋上一層薄紗,薄紗十分之繚人暇想,因為在那一種暇想之中,牛峰他就有一種將這身邊近10個女人一次性撲倒的那一種感覺了。

    最后~~~牛峰他竟然在豐流的面前翩翩起舞起來了,當他自己跳舞沒有跳出一個所以然的時候,旁邊的豐流他自己就會那個啥,他自己就忍不住地笑起來了,他的笑是那一種帶有一點點諷刺意味的笑。

    笑聲竭止的時候,豐流他自己也就沒有再去做什么了,頂多他自己也十分愉快地加入他們的舞圈之中去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舞的是哪一種舞,他們只是知道他們有了這一曲舞之后,他們之間的關系肯定會更加更加的親密了。

    舞跳完之后,他們就沒有再說話了,此時~~~牛峰看著豐流,豐流亦看著牛峰,他們之中的對視持續了差不多了五六分鐘的樣子,等到這一波持續之后,換過來的就是那一種那個啥,換來的就是那一種時間上面的凝固,時間上面到底可以凝固成什么樣子呢?

    沒有誰可以解答這個問題,就算是真解答也會變成那個啥,也會變成那一種無本之源,無米之炊的感覺,不管是哪一種感覺,那個最后的感覺才是那個啥,最后的感覺才是最最最為真實的,真實的事情會讓你自己的意念一直都會處于那一種那個啥,一直都會處于那一種精神相當之亢奮的狀態。

    當你自己的精神亢奮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你自己就會有那一種全新的借口了,借口會讓你自己不斷的超脫,等到你自己超脫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你自己一定就可以發生那一種質變了,質變的意義到底是什么呢?

    質變就意味著你可以獲得到不少的檔次,每一種檔次就應該可以解決掉你新的問題,一種問題還可以變成一個全新的問題,一個新的問題還會有一種莫大的責任,等到這一種責任變成一種新的問題的時候,新的問題才會產生那個啥,才會產生那一種新的社會性的問題了。

    五分鐘的時間,牛峰和旁邊的豐流直接對視了約有五分鐘的時間,五分鐘的時間對于他們來說意味著什么呢?對于他們來說就是像是五年一樣的漫長的,五年的時間確確實實的是那個啥,五年的時間確確實實的不少,五年應該可以說是在那個啥,五年的時間應該可以說在某一種程度上面可以改變掉一個人,不光是可以改變掉這個人的心理,還可以改變掉一個人的性格。

    五分鐘確實是一年嗎?豐流看著牛峰,牛峰亦看著豐流,他們兩個人看著看著,時間就已經發生了那個啥,時間竟然有了那一種凝固的趨勢了,當時間凝固之后,他們竟然發現了對方的那一種老態,他們真的變老了。

    五分種竟然可以讓他們變老,這個時間是不是太快了,這個老化的速度會不會是那個啥,會不會是一種相當之老化的趨勢呢?這不應該用趨勢還有趨勢進行著表達,這準確地來說應該會是一種讓人完完全全摸不著頭腦的東西,等到這個東西不被別人所承認的時候,這個東西就會在往往在無形之中對人造成一種莫大的恐慌,恐慌的意識還會變成什么呢?

    他們再也沒有再去說什么了?他們再去說也就會造成一種無聊的局面,他們本來在那個五分鐘的時間里面老去了太多,為什么還要去那個啥,為什么還要去憑空無怨無故的去損耗著時間呢?

    等到時間的確定之后,他們都要想著去站起來了,豐流站起來絕對會是輕松加上自如的,而旁邊的牛峰呢?牛峰的站起來一定會是一個相當相當之費事情的事情,因為他的身體在變成女人身體之后,他自己的兩個肩膀上面猶如像是扛上了一座泰山一般,泰山會讓他自己形成一種重力的加成。

    先前在那個重力場的時候,他已經飽受了那一種那個啥,飽受了那一種重力加持帶給他的莫大傷害了,傷害一定還會再那個啥,傷害一定還會再進行下去的,因為他們兩個人就有一種那個被一種層層遞進的陷阱所包圍的那一種恐怖氛圍里面去了。

    現在的他們只要去擺脫這個陷阱才有可能去脫離這一種重力場,重力場還是沒有能夠去解決掉這個問題,所有的問題還需要在一定程度之中去進行著一種超脫。

    此刻,豐流也沒有再去說其他的了,他現在需要表達的無非就是兩個事情,第一個事情就是要自己有能力離開這個重力場,甚至是這個老化場。

    冰山總裁的峨眉保鏢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