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8073090/

第48章 孤直公的遭遇
    所以他就會發出來那一記獅子吼起來了,他現在果果斷斷地吼起來了,他的聲音雖然沒有那一種讓人無所謂的痛苦感覺,但是他卻可以讓豐流產生那一種源本的震撼。

    這邊~~~豐流真的沒有想到這貨在嘶吼的時候竟然會有如此如此大的能量,這一種能量是不是那個啥,是不是太讓他自己覺得意外了呢?

    孤直公現在沒有說什么,再說他現在也不需要去說什么,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什么呢?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無非在他的面前盡量可能地去表現出一種詳和和鎮定,沒有鎮定是一定可以解決掉的,因為鎮定本來就是一種修養,這一種修養本來就是建立在不斷的掙扎上面的,沒有那一種掙扎是可以變成別人的負擔。

    他現在的獅子吼卻讓豐流還有豐流身后的那個牛峰,兩個人的身體就忍不住朝后面退了數步,他們每退一步之后,他們的心情就會變得那個差上一點點,他們現在說不清楚這一種所謂的差到底會差到一個什么程度,他們只是知道他們如果再不去發狠的話,那肯定就會那個啥,那肯定就會被這個孫子突然之間來了一個下馬威,他們不想在這個天牢里面被他們所制約住。

    他們只是知道他們之間的關系肯定會就此拉開戰火了,到最后,豐流至始至終都沒有跟他還擊,不是因為他沒有能力進行著還擊,而是因為他自己的還擊一定會給他帶來莫大的傷害,他現在都說不清楚這一種傷害到底指的是什么,他只是知道這一種所謂的傷害一定可以讓對方變形成一種永遠都無法磨滅的那一種后果的。

    他們不喜歡這一種后果到最后變成什么,所以豐流現在就在他的面前甩出來了一個十分之牛,逼的技能,這個技能可以讓他們之間的那一種傷害值降低到最低的那一種技能,那一種技能指的是什么呢?

    那個技能就是那一種神乎其神的緩禁術,緩禁術可以讓他們兩個人之間都互相抵免傷害,所以到最后的時候,等到他自己的緩禁術使用出來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的身體都朝后面退了過去,他們之間的退無非就是一種友好的暗示,這一種暗示可以讓他們變成那一種互相的那一種抵免,等到那一種抵免完成的時候,他們之間的那一層次的PK也就那個啥,也就順其自然的結束了。

    結束之后的兩個人就像是兩個樁子一樣站到原地,等到這一波的緩禁術使用之后,豐流這邊竟然發現了一種很是奇怪,很是奇怪的現象,這個現象會是什么呢?

    原來他這邊的緩禁術一旦使用出去的時候,他那邊的那個孤直公竟然身體變大了,連他自己都說不清楚這個來由是什么,他只是知道他如果還想這樣子的話,他一定可以看到他坐牢之前的那個樣子,他自己都說不清楚這個現象該如何去解釋。

    他只是知道他沒有辦法去明白其他的事情,此時~~取決于他自己的那一種緩禁能力的進化,緩禁術的進化無非就是時間性質的進化了。

    當你緩禁的時間越長,你自己就可以進行的倒流的時間就會越來越長的,等長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就可以去看到你以前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的那一些個事情了,此時,用了一次緩禁術,這個緩禁術可以讓他看到他以前的那一種樣子。

    那是孤直公剛剛鋃鐺入獄時候的那一種樣子,那個時候的孤直公竟然天天都在發著脾氣,天天都在跟著牢里面的人在鬧著情緒,如果孤直公沒有辦法去明白其他事情的話,那么他自己就只能會逆來順受了,有的時候情商低的人往往就會對現在的處境橫生著抱怨,如果這個人的情商會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

    他自己就會變成那一種在任何聲地里面都會自由進入的那一種人了,情商和智商本來就是有著很大的區別,這就好比一個人去找工作的時候,他需要靠著智商進去,但是如果他自己想要去升遷的話,他自己就一定需要讓情商提升自己了。

    孤直公的情商一直都低,那是因為他自己在進入這個天牢之后,基本上是天天都在抱怨的那一種情況,他說不清楚這一種所謂的抱怨會持續到什么時候,他只是知道他如果再這么胡亂的抱怨下去的話,也許他未來的日子會十分十分之難過,等到這一種難過到一定程度之時。

    孤直公他自己看到了豐流,看到了豐流在他的面前幾乎是那一種古井不波的狀態,所以連他自己都會感覺到心生仰慕起來了,他的這一種仰慕到底會持續到什么時候呢?連他自己都不清楚,他現在只不過是覺得這個人一定會是一個相當相當之厲害的人,厲害得暫時都沒有辦法去用語言來形容出來的那一種厲害。

    不管是哪一種厲害,他自己都會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所以他先前的憤怒竟然都一塊兒煙消云散了,他自己的情緒在一個瞬間發生了根本性的逆轉,他自己沒有辦法去明白這么多,他頂多可以承受的就是那一種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所以他現在已經用一種全新的視角看著這個豐流:“兄弟哪路人~~”

    豐流看到這貨的態度發生了那一種根本性的逆轉之后,他自己的那個心情,也跟著亮敞起來了,等到這一種亮敞完成之后,現場突然之間發生了那一種雷鳴般的掌聲了,掌聲讓他自己都會有一種被人所寵過的感覺。

    他沒有想到這貨竟然會對自己稱之為兄弟,所以他現在的心情突然之間變得開闊了,他忍不住地問著他:“那么,你能不能跟我說說,你還有你身邊這些個兄弟們的事情呢?”豐流的問題絕對是一針見血。

    他問這些的問題也不是想要傷害他們,他頂多就是為了拯救他們,拯救這些個和他一起被陷害進去的人。

    沒有一種陷害會讓他自己心猿意馬,因為他根本就不會將這些人去當上一回子事情的,在他的眼里面,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必要在他的面前表現出來那一種卑賤。

    冰山總裁的峨眉保鏢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