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7992799/

第42章 酒渣飯袋
    可能酒仙是神仙的原因,她自己怎么能夠容忍這個家伙會如此般如此般的褻瀆他自己呢?所以酒仙很快就用拂塵攔到了他們面前:“站住~~你們不要走先~~”

    “為何~~~~”他們兩個人錯愕地看著她,用一種十分那個啥,十分蒙圈的眼神看著他們兩個人。

    “不為何,你們兩個小王八蛋白白喝了我的酒就這樣子就想一走了之了呢?”

    “喂~~你TMD的是誰呀,干嘛說話不分輕重呢?”牛峰狠話一飄,順順便便的他的拳頭已經朝他們面前給轟炸了過去,這一拳頭帶給他們一種很深很深的刺痛,他們沒有想到,他們著著實實地沒有想到,這個牛峰的拳頭居然是如此之恐怖。

    為什么會說他的拳頭如此恐怖呢~~~~當他自己的拳頭轟炸到那個墻體上面的時候,墻體上面竟然會有那一種龜痕了,龜痕不斷的朝四周蔓延開來,并且還發出來了那一種嘎嘎嘣嘣的聲音,這一種聲音讓旁邊的那個鬼佬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他現在沒有辦法去控制這一種感覺,他只是希望他可以無條件的留下來,他為什么說是可以留下來。

    因為就是那個酒仙留他下來的,酒仙留他下來無非就是有兩個作用罷了,第一個作用就是留他下來看管著酒山,第二個作用就是要讓他去懲罰那些個偷酒之人。

    “酒渣,現在你去跟我教訓一下下這兩個不法之徒吧~~~”

    “啊~~~~還要教訓他們兩個嗎?”歐洲猛男酒渣有一點點蒙圈地看著這個酒仙,酒仙看到他行動如此之緩慢之后,他的臉色微微一變,變得十分的那個啥,變得十分的不開心起來了。

    “嗯~~~”酒仙的厲目微突

    本來,酒渣想教訓一下下他們兩個人的,但是當他自己的拳頭要伸出去的時候,他很快就捕捉到了豐流臉上那狠辣之極的表情

    看到他那個鬼樣子就像是那個啥,就像是看到了閻王爺一樣的表情,是那一種害怕得不要不要的表情,所以他的拳頭,他自己的拳頭就很快縮回來了。

    現在~~酒渣要懲罰豐流,拳頭已經被別人給擋回去了,他就算是縮回了拳頭的話也是不敢去看酒仙的,因為他現在最怕的就是什么呢?他現在最怕的就是這個酒仙會無緣無故的去戲說著他自己,豐流現在沒有辦法去說其他的,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和牛峰兩個人勾肩搭背的出去了,他們兩個人就一直徑直來到了門口,門口會是什么呢?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門口竟然還有一個人,那絕對會是第三個人,那第三個人過來的時候,那兩只眼睛就像是什么呢?那兩只眼睛就像是隨時會殺了他們兩個人一樣。

    竟然是如此之狠厲,竟然是如此之刁鉆,不管是哪一種情況,不管是哪一種為難,牛峰他絕對是不會受到這個人的要挾的,所以他現在就過來了,他過來的時候,臉上面散發著一絲森冷,森冷之中又有那一種紈绔還有乖張的感覺。

    當酒仙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她自己還要跟這個人彎起腰來,跟他行起禮來了:“太歲有禮了”

    “花子,為何方才我在修行的時候會如此之吵鬧啊~~~”

    “嗨,還能夠有什么原因呢?無非就是因為這里面突然之間出現了兩個輕薄之人罷了~~”

    “輕薄之人,那么你所說的這兩個人到底在哪里呢?”

    “那,就在那里先哦~~~”花子的右手朝門口那邊給指了一指,門口那里會有什么呢?門口那里的兩個人已經東倒西歪的躺在門口了,他們依然是拖著酣是酣屁是屁的,他們為什么會打酣打成這樣一種境界,無非就是因為他們所喝的酒里面有一種千年醉。

    千年醉的意思就是說當你喝了之后,你會一直醉的,也許你會短暫的醒過來,但是你只會醒不到一暫茶的功夫,因為那個千年醉里面的酒精成份里面被加入了那一種那個啥,被加入了那一種仙法。

    仙法融入酒精里面,可以讓你自己永遠的醉倒下去的,太歲就是這個酒山的另外一個神仙,當太歲出現在這里的時候,太歲就有那一種監督他們兩個人的作用,他監督他們就是用來做什么呢?

    他們還能夠過來做什么呢?

    太歲朝豐流那邊走了過去,他右手朝旁邊給揮了一揮:“你們都快一點點起來吧~~~”他用這一種兇巴巴的眼神懟著豐流還有旁邊的牛峰。

    “其實我們也想起來的,但是我們兩個人渾身就像是被別人給碾壓了一般,當當真真的沒有辦法起來呀~~~~”他們兩個人看上去也著著實實的痛苦之極。

    太歲在無奈之中,就讓旁邊的人在他們的身體上面給淋了一杯子水,那杯子水還真的是寒涼之極,因為他們兩個人的醉意很快就被冷水給澆沒有了。

    不光是醉意沒有了,并且呢?并且他們身體里面的膽子也被這個古怪的老頭給嚇走了,很快的~~~豐流的右手在旁邊給扒了一扒,等到他現在可以站起來的時候,他就看了看旁邊~~~旁邊的人就是牛峰,牛峰還像是一個死狗子一樣橫躺在地上面,他覺得牛峰比他自己要慘上好多。

    所以他很快就朝下面蹲了起來,右手拉了拉牛峰,將牛峰給拉起來了,當牛峰起來的時候,他的兩只眼睛里面還會是那一種醉眼惺松的,傻不拉唧地看著旁邊的豐流:“喂~~~流哥喂,這這個到底是為什么啊~~~”

    “沒有為什么?依老子看啊,這里面本來就有一個變態,這個變態已經夠我受的了,現在又突然之間來了另外一個變態,你說說看看,你現在說說看看,這個事情到底怎么樣去解決呢?”

    “丫的~~~你到底說誰是變態呢?”酒仙現在已經被豐流的話給擊怒了,他的臉色已經微微沉下來了,他的兩只眼睛已經開始那個啥,兩只眼睛已經開始嘀滴骨碌轉悠起來了,他不光是生著豐流的氣,而且還想在豐流的身體上面做上一點點的試驗的,他自己的試驗到底是什么呢?

    看著酒仙嘴角上面所勾出來的那一種詭異之極弧度,豐流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

    冰山總裁的峨眉保鏢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