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7699277/

第31章 水系水霧
    不管這一種水霧會包抄到什么時候,水霧里面所蘊含著的那一種電系的能量肯定的,肯定會讓他們兩個人吃不消的,不管是那一種結果,他們兩個人一定不可能會有最短的時間之內,一定不會在最最短的時間之內擺脫掉這個女人的束縛的。

    約摸五分鐘之后,豐流覺得自己已經沒有辦法擺脫掉這個女人的束縛了,所以他自己就象征性地看著這個女人,他的臉上面出現了那一種討好的表情:“那么現在,請問美女到底想要將我們兩個人怎么樣呢?”豐流說話的時候,嘴角微微地勾出一記歪弧,這一記歪弧到底會代表著什么呢?歪弧還會有什么樣的代表呢?

    對于這個女人來說歪弧就意味著一次挑釁,她不希望自己永遠被這個男人所挑釁著,所以她希望豐流要乖乖地聽她的話的,她的話到底有沒有被貫徹執行呢?

    此時她看著他,她試圖從他的臉上面尋找著蛛絲馬跡,然而~~他自己的臉上面會有那一種蛛絲馬跡嗎?

    她現在靜靜地看著他,試圖了解著他的種種過去,他并沒有跟她表達著什么,她覺得自己先前做的事情就是那一種那個啥,絕對會是徒勞的過程,約摸五分鐘之后。

    她自己就過來了,她無法按奈得住她臉上面的那一種焦奈不安的感覺,所以她就會朝他的臉上面伸出手指,手指上面的鋒芒絕對可以蓋得過普普通通的刀子,那種鋒利的程度不會讓他覺得好過,因為他現在就感覺到身邊的氣溫已經驟降了,降到了讓他都會感覺到那個啥,降到了讓他感覺到望而生畏的程度。

    他幾乎有看到過有如此如此般的冷,那一種寒冷的感覺的的確確的讓他有一點點膽顫心驚,大概他以前在被滅絕師太所懲罰的時候,他才會體會到這一種感覺吧,他當時沒有再去想這些沒有用的問題了,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旁邊的牛峰,牛峰因為身體素質稍微性地比他低一點點,所以他的渾身已經被覆蓋上了那一層寒冰,所以他的身體開始忍不住地抖了起來,他自己在每抖一次之后,他身體里面的氣息就會自然而然的少一點點的,當一個人的氣息會少掉許多的時候,這個人的生命之火還有可能會被燎原嗎?

    此時~~~豐流根本就看不下去了,豐流現在要發火了,他自己因為沒有辦法去擺脫這一種蛋疼的關系,更沒有辦法去承受這一種無可奈何的狀態,所以他就要去接受下面的事情,他所要接愛的事情會是什么呢?

    他想要去做剩下來的事情,他剩下來的事情會是什么呢?他想著要去使用那一種混沌吸,因為混沌吸可以讓他自己在被許許多多的包圍之中得到一絲一絲的緩解,緩解于他來說,緩解于別人來說都是一件那個啥,都是一件讓人覺得可喜可賀的事情,不管是這一種緩解會持續到什么時候,他自己總是在思考著下面一件事情。

    這個事情會是什么呢?他現在到底能不能救牛峰,他現在能不能自救,當一個人不能夠自救的時候,他自己就要去真死亡了。

    此時~~~~那個烏龜,那個烏龜看著他們的時候,看著他在自己面前表現出那一種蛋疼的樣子之后,他的臉上面不知道會表現得多么的開心,那是一種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那一種感覺,當所有的感覺都沒有得到實現的時候,也就是這個豐流開始抓狂的時候了。

    他抓狂之后還會做什么呢?他自己能夠做什么呢?他沒有辦法去想其他的事情了,他現在能夠做的就是不斷的,盡量不要讓四周的人去擔心著,他自己的擔心先前已經夠多了。

    此時~~他的嘴巴已經張開了,他的嘴巴里面開始干嗥了出來,他那個磅礴的音浪在四周席卷了起來,攪得四周的那些東西全部都變成了那一種齏粉,所有的齏粉都順著一波風朝四周漫卷開來,當這一種漫卷的過程會不斷持續的時候,豐流的臉上面就突然之間有一種豁然開朗的釋然感,釋然會讓他覺得超脫,釋然會讓他覺得他就是這個世界的無敵之主宰,不管是哪一種主宰,不管是哪一種開心,豐流他的心情就會得到一種空前的釋放。

    盡管他現在就要死掉了,他現在就要被這個十分可惡,十分之變態的女人給折磨得要死掉他,然而他的臉上面卻始終會表現出來那一種十分大義凜然的感覺,那一種感覺會帶給他什么呢?他自己還會想著什么呢?他自己還會出現一種什么樣的癥狀。

    約摸五分鐘之后,他的干嗥結束了,在一旁邊的卻笑了起來,她的笑會讓他覺得變態,甚至是會讓他覺得十分十分之惡心,那一種惡心會持續到什么時候呢?那一種惡心會讓他沒有任何任何的安全感,所以他不得不使用出來了下面一個技能,下面一個技能是什么呢?

    他的身體突然之間蜷縮起來了,他現在使用的就是那一種縮骨功,他現在就想利用這一種縮骨讓別人以為他自己一定可以擺脫所有的那一種困境的,當他這樣子以為之后,他就發現了自己到底是有多么多么的幼稚,這一種幼稚會讓他覺得他就是一個傻子,因為在這一片茫茫水系電霧里面。

    他根本就沒有那一種招架之力,所以他開始服軟起來了,他對面的那個女人,那個女人開始流露出來了一絲譏諷的笑容,那一種笑容一定不會讓他覺得好過,因為那個笑容實在是有一點點在觸犯著他的心理底線。

    他自己已經被別人給觸犯了,他又一次開始干嗥起來了,他的聲音顯得很大很恐怖,恐怖得讓四周的人都覺得他自己就是一個神經病。

    豐流的這一種表現讓突然之間陷入到歇斯底律的那一種表現,竟然讓旁邊的那個牛峰都悠悠醒轉過來了,牛峰醒過來的時候,豐流卻突然之間表現出來那一種莫名奇妙的竊喜,他喜著,豐流當然會喜,豐流為什么會喜。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