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7211580/

第9章 綠毛僵尸
    不同的意思是說他們的頭腦里面絕對會有著那一種簡單的意識,所以他們可以跟豐流還有旁邊的那個牛峰進行闃簡單的交流。

    他們之是的交流會是什么呢?

    “帥哥,你覺得我方才的那一招僵尸出洞好看嗎?”這人綠毛僵尸朝豐流這邊走了過來,豐流看到他之后,就看了看旁邊的牛峰,兩個人就這樣子靜靜地默默地看了半天,他們看到之后,兩個人都看到了對方的臉上面都有那一種那個啥,都有那一種青顏色的痘子,那個痘子就是方才那個亂七八糟的綠毛僵尸跟豐流還有那個人的身體上面所發射的那個亂七八糟的虱子,等到虱子成為了他們累敖的時候,他們的身體上面就會自然而然會長出來那一種痘子了。

    當然,這一種痘子一定不會最大程度的消失,因為這一種痘子就是一種毒素,是那一種不被別人所了解的毒素,更是一種十分罕見的毒素,當這一種毒素變成了一種負擔的時候,豐流那個心情就容易被影響起來了。

    他現在看著旁邊的牛峰,牛峰的臉上面因為十分痛苦的原因就顯得扭曲起來了,他的五官擠到了一起,他在跟豐流傳遞著一個十分不好的信號:“你現在想要做什么啊?”

    “可不可以,現在可不可以將這個人殺死啊~~”

    “嗯啊,你現在等著看看,看看我現在能不能夠用一種最簡單最原始的方法去解決他的問題”豐流現在沒有說什么說了。

    他現在就這樣子靜靜地默默地看著對方,看著那個對面的綠毛僵尸,當他自己實在是看不下去的時候,他自己的嘴巴就這樣子象征性地朝上面一翹,經過這么一翹之后,他就帶著那一種有一點點揶揄的口吻看了看對方:“你現在不能夠用這樣一種語氣跟我說話耶~~~~”

    “你想說啥子???”對面的那個人,對面的那個綠顏色的僵尸真心的,真心的被豐流給弄得一頭霧水的感覺。

    豐流現在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他自己的手朝那個人的臉上面胡亂摸了一通,這一通摸過之后,對面的那個僵尸,那個僵尸的兩只眼睛就像是陀螺一樣旋轉起來了,等到他自己轉不到一定程度的時候。

    他自己就干干脆脆的不轉眼睛了,不轉就代表著他沒有辦法,也沒有那個必要轉下去了,所以他現在就要跟豐流說著一個事情:“你你現在到底在干什么?”

    “你叫什么?”

    “張德瑾”

    “張德瑾,你現在就過去跟那個毛毛怪物討個說法去哦”豐流現在跟這個綠顏色的僵尸打著招呼,這個怪物就果果斷斷地聽從了豐流的話,就朝那個紅顏色的僵尸的身邊走了過去,當他已經站到了那個僵尸面前的時候,那個僵尸的兩只眼睛里面開始勾搭出來了一記寒芒,寒芒激射到他眼睛里面的時候,他自己都會感覺到有一點點那個啥,他自己都會感覺到有一點點的受傷。

    所以他自己就忍不住地問著他:“現在誰是你的老板啊~~~”紅毛怪物看著綠毛怪物,綠毛怪物又看著紅毛怪物,紅毛怪物不明白為什么綠毛怪物會無緣無故的反叛自己,所以他開始生氣了,他生氣的時候是個什么樣子呢?

    他的兩只手朝這個怪物的肩膀上面給拍了過去,這一拍之后,這個綠毛僵尸就會那個啥,綠毛僵尸就被他的兩只手給拍成了一團漿糊了,一團漿糊就意味著他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性了。

    僵尸的世界的的確確是讓別人匪夷所思,因為當這一種僵尸出現了那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反抗行為的時候,作為上級的那個尸王就會對下級產生一點點象征性的懲罰了,這個懲罰說起來還真是一個殘酷之極。

    因為這個綠毛僵尸竟然被他的雙掌給拍得塌陷下去了,他的兩個肩膀晚然被縮到里面去,然后他自己就突然之間失去了那個行動的能力,如果沒有了這一種能力的話,那到底會代表著什么呢?

    后面的牛峰看到前面的僵尸有那一種情況表現之后,牛峰忍不住地唏噓起來了:“MD,這個到底是在做什么啊~~~”牛峰問著旁邊的豐流,豐流只不過是冷哼一聲。

    “這個僵尸此時還沒有完蛋啊~~~”

    “那么請問牛峰此話怎講呢?”牛峰沒有再說下去了,因為再說下去都是一種十分浪費時間的感覺,現在牛峰就靜靜地看著前面,看著前面的那個僵尸的精彩表演,那么那個前面的僵尸到底是怎么樣子在表演呢?

    僵尸于僵尸本身是沒有錯的,但是僵尸和人一樣,人的雙臂在被對手給折斷之后肯定會叫喊出來,不光會叫喊出來,而且還會那個啥,還會很快的失去那一種戰斗力的。

    然而~~~~僵尸卻不同,僵尸的四肢就算是被對手給廢掉了,那么他一定還沒有死掉,如果沒有死掉的話那一定就會還有著攻擊力的。

    后面~~~豐流并沒有說話,他自己不說話就不代表著他沒有任何的話說,他現在需要表達的會是什么呢?他現在需要表達的就是靜靜地,默默地看著那個僵尸,看著那個僵尸在他的面前進行著他自己的表演,他自己的表演到底是什么呢?

    此時~~他自己靜靜地看著綠尸,綠尸的嘴巴里面已經噴濺出來了一波綠顏色的毒漿,當這波毒漿濺到對面僵尸身體上的時候,那個僵尸的身體已經要融化了,那是一個紅顏色的尸王,尸王如果會被融化的話,那么就證明他們之間的打斗就已經要停止了。

    當后面當后面所有的人都停留在這一種很有趣的暢想里的時候,豐流開始笑起來了,豐流不光是在笑,就連牛峰也開始笑起來了,他們以為這個人很快就要被自己給拿下去了,所以他們兩個人就會那個啥,就會有一點點得意忘形的感覺。

    現在的得意忘形是什么概念呢?現在的得意忘形就是他們已經完完全全地忘記了他們現在所處于的危險,那么他們現在的危險會是什么呢?

    預知后事如何,下章將會有相當詳細的分解。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