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6494519/

第365章 裂變一族2
    “萬種忍毒就是在吸收過一千個毒忍的能量之后融合到一起的那一種忍毒啊”大島由加子這樣子跟豐流解釋起來了。

    “那么你們所謂的吸收又到底是一個什么鬼呢?”豐流的語氣之中透露著滿滿的揶揄之意。

    “當然是不斷的殺戮,還有不斷的吸收啦”

    “呵~~~你們忍者是不是除了殺就是殺,還能夠有其他的方法嗎?”豐流的嘴角勾出一份帶有嘲諷性質的笑容。

    “呵,忍者為什么會被稱之為忍者,無非就是因為忍者必須要變成比殺手還要冷酷無情,忍者和忍者之間還要無比的團結,對了,小伙子,你要不要也加入一下我們的忍者啊”

    “MD,狗日的,我不需要你跟我洗腦”豐流一巴掌果果斷斷地朝這個人的臉上面抽過去了,唰~~~

    她的臉很快就變得唰白唰白一片了,白得沒有邊際的那一種,她已經沒有辦法去詮釋著這一種痛苦,她只知道她要再痛苦下去的話,她會瘋掉。

    她的頭突然之間掉下來了,化為了一癱軟泥,這一癱軟泥越變越多,竟然糯動起來了,漸漸的包抄了豐流的身體,豐流已經有一種行動被束縛的感覺了,他感覺到相當之痛苦,是那一種不能夠被語言所能形容的痛苦。

    下面有好多好多的軟泥,他的四周全部都是軟泥,軟泥一望無盡,有一點點像是他以前玩過的《魔域》里面的迷霧沼澤。

    當人的身體陷入到沼澤里面去的時候,基本上很難有出來的,因為那個結果只能夠是一個死字,他的只有不到25歲的年紀,何足言死。

    所以他開始變得十分之憤慨,他深吸一口氣,讓他身體里面的那一波罡力——源自于《混沌神典》里面的熱罡,熱罡將他身體四周的那些個軟泥里面的濕氣給蒸發了,他現在覺得輕松許多了,因為軟泥里面的光景很快就變得清晰起來了。

    他抱著一絲好奇瞇了瞇眼睛,他的視線亦跟著清晰起來了,視線盡頭,軟泥已經漸漸離他遠去,他的身體變輕盈起來了,他現在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軟泥沒有了,因為軟泥重新開始組成了,軟泥會組成什么呢?軟泥變成了一個一個女人的身體,這個女人的身體就是大島的身體,這個身體沒有頭,只是一個沒有頭的身體。

    但是這個無頭身體卻可以站起來,帶給他一種很滲人,很恐慌的感覺,他不想被這一種恐慌折磨著,所以他的眼睛開始茫然四顧,很快他就找到了那個消失的頭,誰會想到那個消失的頭竟然會在她的上面。

    消失的頭驀地張開了嘴巴,血噴大口里面的牙齒瘋狂交錯,有點點像是野獸的牙齒,牙齒的齒刃尖冒著噬人的森寒,寒得他的后背都在冒著涼汗。

    到底是什么異術可以將人的人頭都搬家呢?

    他覺得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會有這一種武功,或者說這根本就是一種障眼法,他要打破這一種迷霧,他要尋找著答案,所以他的拳頭變成了炮彈一般朝上面的頭上轟炸了過去。

    這個是神境的一拳,拳頭打得呼呼作響,那個猙獰可怖的頭被他雷到了很遠的地方去了,消失在他的視線末端了。

    然而他面前的那個無頭人卻還是站在他面前了,他并沒有倒下去,他的兩只手甚至還在動彈著,所以他還沒有死掉,他覺得很不科學,他覺得他眼前的這個女人簡直就是一個怪胎,他不愿意被怪胎所折磨。

    所以他要消滅怪胎,他的排山掌毫不留情地朝怪胎的身體上面轟炸了過去,他沒有想到他的身體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因為他所有的拳頭都可以打出那一種拳孔來了,他的身體上面全部都是豐流的拳痕。

    拳痕太多,就會變成那一種篩子。

    就算是眼前的這個無頭人變成了篩子,他還是沒有倒下來,他的心里面在犯著嘀咕:尼瑪,這到底是人還是魔,就算是魔也沒有這么變態啊。

    不對,這個世界沒有魔,就算是有魔也只是心魔,心魔其實是一切的貪嗔癡,一個內心世界無比強大的人是不會擁有心魔的,方才只不過是豐流被心魔所擾了。

    所以他索性不去看這個怪物了,他下決心閉著眼睛用心去想,以他現在超強的精神念力,他肯定可以想清楚這個怪物到底是什么?

    他想著的時候,怪物突然之是跟他攻擊了,這是一種很變態的攻擊,怪物的拳頭晃動似山,每一拳都蘊含著摧枯拉朽的轟炸力,他每一拳頭都著著實實地打到了豐流的身體上面,豐流幾乎是利用丟命的代價看清楚了怪物的本質。

    所以他被這個怪物打得躺下去了,豐流重新站了起來,等到他正視怪物的時候,怪物已經變成了那一只怪梟了,方才變成怪物的就是怪梟的影子,因為怪梟會那一種影幻術。

    影幻術不同于忍術,影幻術可以讓影子變成任何想要變成的東西,影幻術不是忍者發出來的,所以影幻術不是忍術,影幻術可以擾亂著對手的心志,所以豐流被這個怪物的影幻術給迷得頭暈目眩的。

    這么說,方才他看到的那個無頭人,那個飛行的頭顱,那不斷衍化的怪泥,怪藻都是影幻術所化,但是這個又說不通啊,為什么他的身體上面會有那一種怪泥的味道呢?

    影幻是不是里面夾雜著一絲真啊,他兩只舉棋不定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眼前的怪物,怪物梟那尖尖的喙突然之間張開了,它很快就發出來了那一種咋~~~咋~~~的聲音,這波咋咋的聲音讓他的頭皮發麻起來了。

    因為他有一種被人挑釁的感覺了,現在挑釁他的竟然就是一只怪梟,挑釁他的竟然是一個動物,他以前被忍者所挑釁,所以會發火,現在被動物挑釁,他絕對會產生歇斯底律的憤怒,當一個人的憤怒不被好好控制的時候,憤怒會吞噬掉這個人的理智的。

    豐流現在的理智已經喪失了,所以他的拳頭開始變得毫無章法可言,他所有的拳頭都是亂打一通,沒有章法的拳頭自然不可能會產生什么效果的。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