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6416432/

第351章 奇葩尸忍
    尸忍就是這個不倒翁,不倒翁就是這個尸忍,不倒翁現在帶給了豐流這樣一種印象,豐流不認識這個尸忍,尸忍卻要強行地認識這個豐流,現在現在還必須要確認一個事實的。

    這個事情會是什么呢?

    豐流現在看著旁邊的尸忍:“你這個人呆在這里面有多久了”

    “我呆在這里面就是為了可以痛痛快快的殺死你啊”

    豐流沉聲道:“你以為我是一般人就可以隨隨便便地就殺死的嗎?”

    “你什么意思啊”這個叫做尸忍的怪物嘴巴倏地抿到一起了,他兩只眼瞳一動不動地看著豐流,豐流從他的眼瞳之中幾乎找到了一絲的藉蔚,是那一種對于突然之間擁有殺人目標的那一種藉蔚感。

    “你很快就要成為我的下一個祭祀目標了哈”這個人的嘴角突然之間勾出一記帶著點玩味的笑容,這一波笑容還是有一點點讓豐流捉摸不清頭腦,豐流忍不住地看著這個人,順順便便地問著他:“你現在還想怎么樣?”

    “你丫的,為什么現在還不繼續跟我拍巴掌呢?”豐流看到這貨用那一種挑釁地眼神看著他自己,他自己是完完全全不喜歡那個啥,完完全全不喜歡別人用這一種挑釁的眼神看著他自己的,所以他自己就這樣子被他給擊怒了,擊怒之余,他自己的拳頭就果果斷斷地朝這個人的身體上面轟炸了過去。

    這一拳頭絕對的夠霸狠,絕對的夠硬朗,是那一種不被別人所發現的硬朗,他說不清楚拳頭里面到底蘊含了有多少的力量,但是他絕對可以肯定一點的是,他幾乎是用了9成以上的力量去擊打這一拳了。

    然而,這一拳擊在擊打之后會有效果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為什么會有這一種否定的答案呢?

    因為豐流這一拳頭之后,他的拳頭已經扣到了這個人的身體上面,然后呢?這個人的身體開始抖了起來,他剛開始以為的抖動是被他的拳力所摧毀的那一種抖動,但是等到他意識到對方的人并沒有半點點的那個啥,并沒有半點點的,象征性的抖動的時候,他自己才被對方那古里古怪的表情所嚇了一跳。

    原來這個人根本就沒有擊倒,他方才所表現出來的那一種懼怕的樣子絕對是裝出來的,所以豐流感覺到自己已經被這個人給忽悠到了,所以他自己會感覺到很失敗,是那一種感覺到做出努力,卻始終達不到目的那一種失敗感覺。

    大約過了一分鐘,豐流的拳頭已經從他身體上面分開了,這個人的右手卻及時地抓住了豐流,豐流在被他抓到之后,豐流的手突然之間麻掉了,他現在都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手會麻掉,他只知道以他現在的狀態,他別說和他戰斗,就算是讓他正正常常的站起來都是一件相當相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他無法面對現在的情況,他只是希望他現在可以快一點點康復起來,然而對面的那個不倒翁先生會給他機會讓他康復了。

    唿嘶~~~唿嘶~~~唿嘶~~~~數聲之后,不倒翁的翁體已經旋到了豐流的旁邊,豐流看到不倒翁的時候,他以為面前晃動的只是一個風團,但是等到他伸出手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抓到的只不過是一只手罷了。

    這個人不只兩只手,他的翁體里面伸出來了許多許多的手,這些手帶給了豐流一種很不好的錯覺,因為他在不斷的迷亂著豐流的視線,豐流的思緒現在很凌亂,他到底要怎么樣去理清楚這一種思緒呢?

    五分鐘之后,他的思緒開始變得活絡起來了,他在他自己的功法體系里面找到了一種可以對付這個怪物的功法,這個功法是什么呢?

    他覺得自己應該使用那一種縮骨功了,縮骨功并不是是可以讓他自己的身體不斷的縮小,按照原來的比例縮小,而且還可以讓他的身體變成他想要的那一種身材,現在他的身體就變成了他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那一種身材。

    他為了對付這個怪物,他自己竟然變成了那一種不倒翁的形狀,等到他的不倒翁形狀和對面那個不倒翁并肩站到一起的時候,對面的那個怪物的雙眼里面掠過了一絲訝色,然后他再忍不住地嘀咕起來了:“你自己還想要做什么啊”

    “我要讓你變成一個正常人”豐流的話語之中滿是那一種揶揄色,豐流在揶揄過這貨之后,這貨的嘴角勾出一記十分嘲諷他的微笑:“你以為你丫的會有那一種本事嗎?”

    “那現在咱們再待著瞧瞧嘍”豐流現在看著旁邊的這個人,這個人也一直在看著豐流,豐流現在用一種十分期待的目光看著這個人。

    這個人亦用相同的目光看著豐流,豐流看著他的時候他自己在笑,這個人也在笑看著豐流,最后豐流實在是受不了這個人對于自己的騷擾了,所以他最后怎么辦呢?

    他最后一拳頭朝這個人的不倒翁的翁體上面擊打了過去,這個人在被豐流打到之后,他的拳頭也及時地朝豐流轟炸出去了,兩個人所使出去的拳力其實是差不多的,只不過兩個人在被打到之后,下落根本就不盡相同的。

    豐流被打中之后,他那早就變得圓滾的身體已經來來回回的晃動了幾圈,而對面的那個人呢?他不光是身體在不斷不斷的搖晃,而且呢?他自己身體表面所覆蓋上的那一層淡淡的盔甲已經被豐流的拳頭轟得炸裂了。

    豐流現在看到他臉上面擁有那一種痛苦的表情之后,他自己竟然笑起來了:“我現在總算是知道該用什么方法來克制你了”

    “呵呵呵~~~你到底想說什么呢?”對面的臉色突然之間變得相當相當之嚴肅,是那一種不被別人所認識的那一種嚴肅感覺。

    “不如,我們兩個人再來互訴一招嗎?”那個人在跟豐流遞著表情,豐流果斷地搖了搖頭:“我怎么可能還跟你再拆一招呢?”

    這個人的臉上散發出一記頗有玩味的笑容:“你就這么自信嗎?”

    預知后事如何,下章將會有相當詳細的分解,不信請看吧。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