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5768744/

第272章 你是毒忍還是尸忍
    第272章 你是毒忍還是尸忍  

    然而,先前因為他沒有正視豐流,所以根本就沒有將豐流放在眼睛里面,對豐流產生了那一點點的那個啥,對豐流產生了一點點的大意,這個大意就是讓豐流可以徹底反盤他的主要原因了,豐流看到這貨的面色有一點點的苦楚,所以豐流他自己反倒是得意起來了:“老怪物,你還有什么絕技,爭取一次性全部都使用出來了,省得浪費我的時間”

    “嘿,下面的一個忍術,我保證你從來沒有見到過,只有那一種上忍者才能找得到我”說完東川孤手上面所拿著的那個鼻煙壺,鼻煙壺里面飄出來一股恐怖的味道,這個味道讓他自己的身體也變成了一道煙霧,這波煙霧順著風一吹。

    嘩唿一聲之后,煙霧不見了,然后東川孤也不見了,東川孤不見之后,豐流的眼睛里面變得十分的迷茫,他為什么會突然之間迷茫呢?因為東川孤帶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TMD的怪異了,這一種怪異可以用鬼怪來形容的。

    為什么將東川孤比作是鬼,因為這個變態的毒忍他只和死人打交道,還有一點的就是,這個人吸收的是死人的能力,最最后還有一點的就是,這個人的身體竟然會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消失得無影無蹤,那么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會隱身術呢?

    忍者里面還會有隱身術這一種奇奇怪怪的技能嗎?豐流不好意思和這個東川孤說什么?他只想知道這個隱身術到底能不能破掉,又或者是快速找到這個人到底在哪里。

    如果不能夠找到他的話,恐怕下一個被偷襲的人就是他自己了,如果真到那個時候了,他自己什么都完蛋了,東川孤到底在哪里呢?

    現在的豐流只能夠用那一種蠱術去尋找,蠱術里面的天蠱就擁有這一種尋找能力,天蠱剛剛放出去的時候,天蠱就原始折返而回,這個足以說明天蠱已經失敗了,天蠱失敗之后,豐流就派出了地蠱,地蠱出去之后會好嗎?地蠱最后還是出去了,然而地蠱回來的時候,豐流已經大跌眼鏡了,他為什么會大跌眼鏡叫?

    因為地蠱還有天蠱兩只蠱蟲竟然中毒了,天蠱地蠱可是那一種擁有神境級別的超級大蠱啊,這兩蠱怎么會在尋找毒忍的時候受傷呢?天蠱還有地蠱身體上面的毒到底能不能解掉呢?

    豐流現在帶著這一種猜測,施展著自療術來進行跟他們試解,最后試解的結果還是讓他自己大跌眼鏡,他為什么會大跌眼鏡,因為他自己鏡然救不了他們,豐流解毒失敗了,失敗的豐流他還是沒有垂頭喪氣,他竟然不能夠用召喚蠱蟲的方法對什這個怪物毒忍,那么他自己能不能夠用那一種其他的召喚方法來對付這個怪物呢?

    現在豐流再一次啟動了召喚術,這一次的召喚術讓他自己一次性的召喚了10只沙雕,每一只雕都變成了偵查雕,這些雕在得到豐流的號令之后,就在這個天上面盤亙著,然后仔仔細細地去尋找著那個毒忍的身體。

    本來有沙雕要找到毒忍身體的,但是這個沙雕居然中了毒從半空之中掉落下去了,沙雕竟然中毒了,那么剩下的沙雕還有沒有撤呢?

    豐流此時不想這剩下的沙雕受到牽連,所以他就甩了一個逆向召喚,逆向召喚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這個名字叫做什么?這個名字就叫做召喚驅逐,召喚驅逐可以讓他將所有的沙雕都成功的背叛他,然后他自己就可以到旁邊的地方去正兒八經地對付這個毒忍了,那么現在毒忍現在到底在哪里呢?

    毒忍到底還是忍,毒忍需要地面支持,豐流不得不用了一個最直接的方法去對付毒忍了,往往最直接的方法亦是最為有效的方法,所以當現在豐流的拳頭轟炸在地上面的時候,這個地突然之間被炸出來了一個深色的大坑來了,等到這個大坑炸出來之后,豐流他自己就已經感知到那個怪物的存在了,原來怪物就是在西南面的一個地方,這貨在那里做著什么呢?他原來在那里十分悠閑自在地抽著煙呢?

    等到這個煙抽完的時候,豐流的一個氣刃就朝他的臉上面激射過去了,豐流的氣刃已經打到了他的臉上面,然而他卻用他的毒術很自然而然地將他臉上面的傷口給愈合了,這個人還真是厲害之極,為什么說他太厲害呢?他的愈合能力竟然是如此的立竿見影,仔細分析的話,如果豐流現在要擊敗他,那么需要做一些什么事情呢?

    豐流沒有去想這個事情,他只想知道這個人身體上面到底還有沒有那個啥,這個人的身體上面到底還有沒有缺點,豐流現在到底該怎么辦呢?他如果單獨的這么消耗氣刃術的話,他總有一會竭精竭慮的時候了,現在他到底該怎么樣對付這個混蛋。

    對面的人看到豐流是如此的一籌莫展,所以這個人的臉上突然之間的掛上了一記殘忍而又變態一樣的笑容起來了。

    “豐流,你能夠活到現在你還真是一個奇跡啊,只不過你自己的奇跡已經無法持續到許久了”

    豐流冷哼一聲:“老怪物,你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什么嗎?”

    “不要叫我老怪物,人家明明十分年輕嘛”東川孤說話的時候,他十分自戀的用手將他自己的臉蛋給捋了捋,顯得十分的陰陽怪氣,他越是這樣子弄,豐流越發是嘲笑他起來了:“你不但是老怪物,而且你還十分的變態,我有見到過那一種變態的,但是卻從來都沒有看到過有你那么變態的,老怪物,老變態,老怪物變態”豐流現在就是要擊怒這個老混蛋,他為什么要這樣子擊怒他呢?

    無非就是想要那個啥,無非就是想要這個老頭子使出絕招,豐流這一招到底會不會有效呢?

    很快的,這個老頭子就只不過是發出來了一記無所謂的笑聲來了:“臭小子啊,你不要以為你想激將我,我就會出招,老夫可不會著了你的道的呢?”

    當這個老頭子這么樣說出來的時候,豐流才意識到這貨的厲害之處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