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5634366/

第259章 忍氣
    第259章 忍氣  

    那么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缺點呢?

    現在豐流是看不到缺點的,因為這個人的身體表面護著一層忍氣,忍氣是什么東西,忍氣就是那一種由查克拉所形成的那一種能量,但凡是忍氣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忍氣就變形成那一種罡罩了。

    忍氣的罡罩就是那一種保護自己的那一種屏障,相對于古武術而言,忍心氣就當于那一種佛門七十二絕技里面的金鐘罩還有鐵布衫。

    但凡是能夠形成忍氣的那一種忍者都有那一種相當的實力,這個東川忍心的實力到底強悍到了一種什么程度呢?

    但凡豐流每一波氣刃術打到他身體上面的時候,那一層忍氣就將豐流的氣刃給彈拔開了,頂多就發生了那一種嘎啦嘎嘎啦的聲音。

    然后,連半點點的空氣顛鳴都沒有,這個家伙是不是近妖呢?豐流看著旁邊的地玄,地玄的腿傷還沒有好起來,地玄卻看著豐流,豐流還沒有將這個又肥又矮又瘸又拐的人給拿下來,所以地玄毅然站了起來:“清劍,你且退下,讓我來教訓一下這個矮子先”

    “呵,我最反感別人叫我矮子了”對面的忍者說完,他的忍氣中間出現出一個小縫隙,縫隙里面詭異地鉆出來一把劍,劍就像是流星樣朝這邊激射過來了,等到地玄伸出短劍迎接的時候,地玄的短劍竟然被對手的劍給彈掉了。

    對面的快劍余勢未消,繼繼朝地玄的身體這邊激射過來了,為此地玄不得不用肉掌進行抵擋,地玄的肉掌到底是如何抵擋地?

    他兩只手很快的拍到了對方的劍,然而對方的劍卻可以遠程操控,就像是那一種仙法里面的御劍術,對方修煉的并不是仙法。

    而是島國的忍術,忍術和仙法雖然不同派系,但是原理差不多,不管是忍術還有仙術,都是為了可能徹底擊敗對手。

    地玄的先前因為被對手擊傷了,鮮血亦流了不少,所以他的體力明顯不如先前了,所以他的兩只手掌的威力不及受傷時候的三分之一,為此,對手的劍還是可以長驅而入的,等到對手的劍就要插到地玄心臟的時候,地玄的后背上突然之間搭上了一只手掌,這一只手掌是誰的呢?

    等到豐流的排山掌打通了地玄的任督二脈的時候,地玄的身體上面突然之間充滿了那一種幾乎可以爆炸的能量,所以借助著豐流掌力的疊加,地玄的掌飆乍現,很快的就將那一把東洋斷劍給拍回去了。

    嘩嘶~~嘩嘶~~~斷劍在天空之中飛行的時候,不斷的摩擦著空氣,發出來那一種嘶~~嘶~~嘶~~的聲音,斷劍先前攻擊里面因為有忍氣的支持,所以等斷劍飛回去的時候,東川地的忍氣就已經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東川忍不得不重操持著斷劍凝聚著忍力,將恐怖的忍氣覆蓋在那一把斷劍上面,斷劍是軟劍,所以軟劍飛到了東川忍手上面的時候,劍已經變成軟塌塌了。

    看到東川忍的雙手拿著一把軟劍,地玄的雙眼掠過一絲訝色:“好厲害的軟劍路數”

    “如果是三那一種硬劍的話,也許這個人的攻擊會變得更加厲害的”

    “可是他為什么會用軟劍呢?”

    “因為軟劍可以讓我的攻擊變得多種多樣”對面的東川地第二波攻擊已經發動了,第二波攻擊和第一波攻擊一樣,也是用的軟劍進行著沖刺,但是第二波攻擊忍氣疊加得比第一次還要恐怖,所以地玄的兩只手掌已經不能夠擋住他的進攻了。

    豐流干脆施展著神境的排山掌,朝地玄的后背上面連拍三掌,如此這般才將第二波攻擊成功化解,地玄此時力量早就已經干竭了,他自己也沒有任何的攻擊可能了,所以他開始氣喘若牛,渾身的熱汗抖盡。

    “師父,你先歇息一會兒吧,這個忍者由我來收拾”

    、“嗆~~嗆~~~嗆~~那么清劍,我的徒兒,這個人任務就給你來收拾吧”

    “嗯~~”說完地玄已經閃開了,現在豐流站到了地玄的位置,對面的人看到他并沒有前進,所以嘴角微微朝上面一翹:“師父是膽小鬼,徒弟也不會強到哪里去的”

    “呵,你自己何嘗不是膽小鬼,你用忍氣形成了一道包圍圈,生怕別人打到了你,你這樣和縮頭烏龜有什么區別呢?”豐流如此這般的嘲諷著他,他的臉上面沒有半點動容,因為他不對豐流的言語激將有半點點的感冒,他頂多嘴角不屑地笑了起來:“我和你對打,我可以不用動手,但是你不動手你肯定會完蛋”

    “為什么?”

    “你看看你的師父現在變成了什么樣子了”

    經過這個地忍的提醒之后,豐流朝他師父那邊看了一眼,原來地玄的渾身猶如浴血一樣,他記得先前地玄倒下去的時候,他應該沒有這么痛苦才對的呀,為什么地玄會變成渾身浴血呢?

    難道方才那貨斷劍激射出來的時候將地玄給傷到了呢?現在的他仔細分析著始末,覺得有點不對勁,所以他使出混沌破浪功,連忙朝那個東川地那邊轟出三拳。

    轟~

    轟~

    轟~

    每一拳之后,東川地的那個由忍氣所形成的罡罩上面都產生了一絲的裂縫,看得豐流心情激動起來,但是等到那個裂縫還沒有持續多久,上面的裂縫立馬就被東川地的忍氣重新給修復了,如此這般豐流的臉上倏地閃過一絲絕望色:“狗日的,真厲害呀”

    “豐流,快快救我啊,快快救我啊”地玄現在用那一種乞求的眼神看著豐流,豐流現在想要過去求地玄,地玄的右手已經伸了過來,但是東川地的快劍已經從他的罡罩里面射出來了,直到射到豐流這邊的時候,豐流又用了一次破浪功,將他的快劍給懟回去了,快劍雖然被懟回去了,但是豐流的能量已經消耗了一半了,他剩下的能量到底該做什么呢?

    現在的他在大口大口地喘著氣,而對面的那個東川地臉上面卻沒有半點半點的虛乏,豐流看到他這般之后,他的雙眼掠過一絲訝色,忍不住地嘀咕起來了:“哎喲,這家伙怎么這么的變態呀,不行,我得想一個辦法讓他破掉罡罩”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