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5470651/

第242章 音刃互殺
    第242章 音刃互殺  

    音刃術對付著神蛇的,然而等到東川獸的音刃術施展出來的時候,豐流他這邊的一個氣刃術就果果斷斷地朝東川獸的那些忍符上面激射過去了,忍符的威力還不足豐流的氣刃術一半,所以豐流的氣刃術可以很快地將他的忍符給擊成了渣渣。

    等到一波波符爆的聲音飄蕩出來的時候,東川獸的兩只手已經被豐流那一種奇葩的攻擊給震麻了,所以他不得不正視著豐流,等到他看到豐流的臉上面所勾出來的那一抹邪弧的時候,他才意識到了豐流的可怕了,所以東川獸現在就只好朝上面飄了過去,東川獸到底要飄到哪里去呢?

    東川獸的獸的身體可以飄到哪里去呢?他只能飄到沙龜的尾巴上面去的,然后退而求其次的,然而他能夠正正常常的退而求其次嗎?等到這個東川獸被豐流逼到下面的時候,豐流已經施展著氣刃術將東川獸的身體上面給射成了篩子了。

    東川獸的身體雖然射成了篩子,但是并沒有受傷,因為他自己頂多就是衣服變成了篩孔,此時正是沙瀑來臨之時,一陣子冷風從那邊給飄了過來,攪到了東川獸的身體上面,東川獸的身體忍不住地哆嗦了一下子,然后他自己就想從自己的身體上面去摸索著一切可以對付豐流的武器。

    然而他還會有武器嗎?此時,豐流再甩了一個十二擒龍手,這一個擒龍首用過之后,東川獸的那個變成篩子的衣服還有衣服上面的武器,一個不落地都飄到豐流的手上面去了,豐流就在件衣服里還有這些武器里面找到了近20個流星飛鏢,30個鐵鏈子,還有幾個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那一種暗器。

    被豐流沒收的還有東川獸方才所使用的那一只碧玉笛,碧現笛果然是一件寶貝呢?因為碧體上面流躥著綠色的光華,碧體幽冷之極,豐流只不過是輕輕吹了一下下笛子,笛子那恐怖的音爆就讓東川獸的身體四周產生了十分嚇人的那一種沙爆。

    沙爆產生的那一種驚人的能量之后,沙爆周圍漫漫黃沙飛起了數十丈數百丈高,然后將這個東川獸的身體給掩埋掉了。

    現在的東川獸當然沒有被這一波沙爆所掩埋掉的,因為他需要從沙堆里面鉆出來,等到他自己的身體從沙堆里面鉆出來的時候,他自己基本上只是一絲不掛地出現在豐流的視線之中了,為什么他會變得一絲不掛呢?無非就是因為他自己的身體上面只有一塊小衣服,這個小衣服剛剛被豐流看到的時候,豐流的嘴角微微朝上面一翹:“哈哈哈,哈哈哈,尼瑪?你這個孫子塊頭這么小居然還穿著那一種變態的相撲運動褲,你TMD是不是有一點點的心理里小扭曲啊”

    豐流現在跟這個東川獸冷嘲熱諷著,東川獸的嘴角勾出一記殘弧,不以為然道:“豐流,你可以說我自己的功夫很差,但是你千萬不要污蔑我們祖國的相撲術,能學會相仆術就是一個十分神圣的事情,你方才就是在褻瀆我們國家的相撲術”

    “這么說老東西,你以前就是學過相撲術嘍?”豐流的嘴角微微勾出一記弧度的。

    “不錯的,我在40歲之前是一名相撲橫綱”東川獸他自己身體一僵,臉上面的表情變開始變得蕭殺起來了,他那個蕭殺的樣子就像是立刻要殺了豐流一般的。

    “橫綱是什么鬼”

    “哈哈哈,你還真是幼稚可笑,居然連橫納都不知道,枉你還是一代武術名家”

    東川獸在恥笑著豐流,豐流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老混蛋,此時他懲罰這個老頭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將他最后的那件小底褲給毀掉了,然后讓他變成暴露狂的,這樣下來他自己就會以慘敗而收場了。

    所以豐流他自己想著想著嘴角就忍不住地產生了一記奸笑的,等到他的奸笑之后,他的又一記擒龍手朝東川獸那邊甩了過來,東川獸因為沒有料到豐流竟然有如此之卑鄙,所以他的底褲帶子硬是被他給硬扯斷了,然后那件小褲衩就突然之間被豐流給沒收了。

    豐流得到那個褲衩之后,第一時間就聞到了那里面的味道了,準確地來說,那里面的味道他簡直無法用一個準確的詞匯來形容的,因為等到他聞到這個味道的時候,他不僅早上吃的早點還有昨天晚上的宵夜都一起在拱著他的胃,他的胃很快就痙攣起來了,差點在東川獸的旁邊給吐了一個半死的,于是豐流的臉上突然之間擠出來一個十分委屈,委屈得就像是死了爹一樣的表情:“我說尼瑪,老東西呀,你到底有多少天沒有換底褲了啊,怎么這么不愛干凈講衛生呢?”

    盡管豐流現在在恥笑著東川獸,但是這個東川獸的臉上面沒有半點點的動容的表情,他沒有動容的表情就是意味著他會對豐流的一切都進行著無視的,忍者為什么會變成一種特殊的武者呢?

    就是因為這個忍者的心理素質在所有的武者里面是最為強悍,最為變態的,所以說不管現在的豐流如何去譏諷著這個老頭子,這個老頭子就是將豐流的那些個挖苦的話當成放屁一樣對待的,東川獸現在就算是沒有小褲衩了。

    他接下來做的一番事情就幾乎會讓豐流產生了陰影了,東川獸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這個恐怖的獸忍+音刃二合一的忍者居然用手在自己的胸前撕下來了一塊皮,用這一塊皮臨時地當成自己的遮羞的東西。

    變成了他自己的褲衩將他的下半身給包裹起來了,當然等到他將下面包好的時候,他的上面所產生的血疤簡直讓豐流眼皮子都跟著跳了起來,豐流忍不住地嘀咕了起來:“尼瑪,老頭啊,你是不是有一點點變態啊,居然拿自己的皮不當回事情,你不會在老子的面前求饒嗎?以此的話可以免受著皮肉之苦啊”

    豐流繼續在嘲諷著東川獸,東川獸沉聲道:“對于大和民族的忍者而言,投降是最讓人不恥的事情,我現在寧愿在你的面前戰死,我也不會在你的面前跟你低頭的”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