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975430/

第158章 何仙姑和這個無名
    第158章 何仙姑和這個無名  

    “你老是說自己是一個老人,那么我請問你這300年來到底做了多少好事,對于百姓有用的好事呢?”何仙姑這樣子看著這個無名,無名感覺到自己是不是被她問到了啊。

    何仙姑以為無名會沉默下來,然后連半個屁都不敢放的感覺,哪里會知道,無名很快就開始發起飚來了:“小妹妹呀,你知道這個最后一個太監是誰生的嗎?”

    “你怎么問這一種無聊的問題”

    “還有那個叫做順治的情人是誰”

    “這兩個人之間有什么關系嗎?”

    “當然有”無名自己說話的時候有一點點義正言辭的感覺。

    “那么請問是什么關系呢?”

    “第一,這兩個人就是同一個人,第二我并沒有跟你說任何的謊,如果哪天我自己說了謊,我TM自己就不得好死的感覺”

    她這樣子看著何仙姑,何仙姑的臉上還是有一點點不相信她的感覺,然后接下來呢?她自己就拿出來了兩樣東西,當這兩樣東西呈現在這個何仙姑的面前之時,只一個霎那的功夫之后,何仙姑的整張臉就變成了那個,她的整張臉就變成了那一種慘白兮兮的怪臉,有一這一種臉的表達,不管是旁邊的地玄,還有旁邊的豐流還有那個張胖子等等,他們所有人的臉上面都不約而同地表現出來了那一種驚恐。

    至于這個無名會拿出什么東西呢?無名他自己的東西拿出來之時,她自己是不會給任何人看的,因為對于她來說,這兩件東西絕對是那一種關乎到性命悠關的事情,為什么說是有關于性命攸關呢?

    因為接下來的事情呢?無名她自己是萬萬沒有能夠預料到的,因為豐流突然之間在她的面前甩了一個擒龍首,等到這個擒龍首甩過來的時候呢?

    他自己通過這個擒龍首之中的龍吸呢?得到了這兩件東西,這兩件東西第一就是順治和她偷情當天的那一種床單,床單上面還有那一種鮮血,第二件東西就是她自己生太監之后所裹的那一個襁褓。

    這絕對是她以后永遠都珍貴的東西,女人最珍貴的是什么呢?一個完美的愛情還有一個嬰兒的誕生,還有披上婚紗的那一種喜悅感。

    然而她只能夠得到愛情,她也可以生下一個孩子,她卻沒有穿上婚紗時的那一種喜悅感,所以她自己的人生根本就不是一個完美的人生。

    當順治當上皇帝的那一天,她永遠都不可能原諒順治,因為順治和她在花前月下所說的那一席話對于她來說就等于是胡亂放了一個屁啦,如果這個順治他在當上帝王之后還會過來看一下下她的話,也許她就不會自己一個人孤苦伶仃一個人了,順治沒有這一種成見,順治也沒有這一種想法。

    有的只是她這一具得不到解脫的軀體,因為她的祖上是行醫的,所以當她心愛的人拋棄她之后,她就回到了她的家鄉努力去鉆研醫學,她自己希望在這個醫學道路上面能夠得到那一種突飛猛進的發展,那么現在她的家里面還會歡迎她嗎?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在她百年之際,外敵入侵華夏,順治的手下帶著一幫將士為了抵御外敵將他家鄉的人全部都殺死了。

    雖然后來這些違規的將士們都被處決了,但是她永遠都不可以原諒這個順治,順治她自己會有什么錯呢?錯的就是那些胡亂喝酒的邊疆戰士,這些戰士們并沒有那一種理智,他們脫離了上司的管束,竟然在邊城里面胡作非為,然后就留下來那一種無盡的悔恨來了。

    不管怎么樣,她自己還是要繼續生活下來的,生活的保障是什么呢?生活的保障就是不斷的行醫,然后不斷的去救人,救到一波人之后,她的心情就會好過一樣,她自己救人就像是一些人要去工作一般,在工作之中可以治療生活之中的許多空虛。

    她自己也是一樣的,在她自己失去了愛情之后,她就希望借助著這一種忘情的工作進行著彌補了。

    忘我的工作的的確確是人生之中的一大樂事,因為在這一種忘我的工作狀態之中,她可以將她自己的能量發揮到了極限,這個極限到底是什么概念呢?

    極限就是一種被無窮放大的東西,她說自己救人救上癮了,當醫生當成怪物了,所以看到有病人她自己就想管,看到有人倒下去了就要去救,也不管收不收錢還有啥的。

    所以別人就稱她為醫怪,醫怪的概念到底是什么?恐怕只有她自己才會知道一些個始末的,不管這個概念到底是出自于哪里,她有一點點是永遠都不會被別人所理解的。

    這一點是什么呢?這一點就是她每隔10年都會出來一次,這個規矩從她第70歲的時候就要產生了。

    別人問她為什么,她從來都不會說的,因為她覺得沒有跟她們說這些沒有用的東西,她丟了愛人,連性情都變得格外的冷傲起來了,所以她自己最后變得越來越怪的那一種,到底人為什么要變成怪物呢?

    因為怪物他本身也是人啊,在這些塵年往事就像是放電影一樣在這個無名的大腦里面飛速旋轉一周之后,無名最后就把視線聚集在這個豐流的身上去了,豐流一臉錯愕地看著

    無名:“喂,醫怪老前輩呀,你為什么要用這一種目光看著我呢?”

    最后醫怪給他的答復就是:“因為我覺得你像我以前的一個朋友”

    “誰呀,弄得如此神神叨叨的呢?”豐流他自己的眼皮子狂妄地跳了起來。

    “哈哈哈,還能是誰,就無非是我的初戀”無名說這個話的時候,她的兩腮都已經變得通紅起來了,紅得像什么呢?紅得就像是那一種秋天里面成熟的柿子,這個350歲的老女人居然跟這個只有不到27歲愣頭小青年說出這般話來了。

    著著實實地讓豐流覺得一臉的蒙圈還有一臉的不理解過來了。

    “那么美女,我想請問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豐流一臉好奇地盯著這個無名。

    “我要找你的無非還是那一句話啦”無名她自己跟豐流打了一個手勢,然后她們兩個人就來了一個暗房間里去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