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960807/

第156章 醫怪之三怪
    第156章 醫怪之三怪  

    “好了,好了,現在羅嗦的話不要多講了,言歸正傳吧”醫怪正眼看著豐流。

    “正事,啥正事呢?”豐流現在一臉蒙圈地看著這個程義菊。

    程義菊伸出她那個修長還有潔白的雙手,然后用雙手牟住了他的額頭,然后就直截了當地扒向了右邊,扒到右邊的時候,豐流他自己看了一看,突然之間他看到了這個醫怪把她臉上面的面具給撕下來了。

    當她撕下來的那一剎那,豐流才會意識到她到底是多么的美,美得可以讓他窒息的那一種感覺。

    如果說蕭雅芝的美是一座冰川的話,那么警花郭小花之美那就是一種那個啥,就是那一朵帶刺的玫瑰,那么相比于這兩個女人來說,這個女人的美到底是哪一種呢?他感覺到這個女人很像是一種十分珍貴的花束,這個花束在釋放美的時候永遠都是一剎那的,一剎那得讓所有的人都感覺到時光匆匆流過的感覺。

    那么這個女人是什么呢?他覺得應該就是曇花,曇花為什么可以讓大眾賞花者覺得好看,因為她的美只有一剎那,一剎那就是一種珍貴,這一種珍貴就是那一種永恒了。

    如果一種美長期保留的話,那么這一種美自己就沒有什么意義了,那就不叫美了。

    最后豐流的兩只眼睛定格在這個無名的臉上面,無名卻錯愕地看著他,然后她的眼睛滴滴咕咕地在眼眶里面轉悠著,再有一點點錯愕地看著他:“為為什么要用這樣一種眼神看著我呢?”

    “因為你太好看了啊”豐流以為他對她的稱贊會讓她傾心一笑的,誰知道她笑是笑了,但是她的笑帶著一種莫名的凄慘,凄慘之余連旁邊的人都顯得傷觸起來了。

    他們為什么會傷觸呢?因為接下來這個無名的話絕對是眾人都顛覆了想象力的那一種了:“你們知道我為什么每隔10年就要出來一次嗎?”

    無名問著老頭地玄,老頭的頭來回搖得就像是那一種古董擺鐘一般:“介個,介個呀,我還真是不知道耶”

    “那么你自己知道嗎,小朋友”無名再問著旁邊的張胖子,張胖子他自己苦笑著搖了搖頭:“對對不起哦,我自己真真的不知道耶”

    “你呢?小朋友”無名問著快40歲劉狗子,劉狗子有一點點錯愕,甚至是還有一點點離譜地看著這個說話還有表情十分古怪的老太婆:“喂,老太婆呀,你為什么會叫我小朋友哇,難道你比我還要大嗎?我看你這個年紀就像是只有20出頭的樣子咧,別在這里面在我們面前裝哇,我可告訴你,我劉狗子可不吃你這一套哇~~”劉狗子說得口水直接飄了起來,在飄了口水之后。

    他自己再順順便便地叉了腰,然后等到這個腰叉了之后呢?再十分神氣加上十分活現地看著這個無名,無名看到劉狗子說自己在他面前裝之后,她最直接的反應還有表情就是:“我裝?我有必要在你們的面前裝么?我現在實話就告訴你吧,我的年紀比你們所有的人加起來還要大,你相信嗎?”

    無名說這個話的時候,最不能理解她的地玄開始站出來了,地玄站出來之后,兩只眼睛就像是那一種燈籠一樣在她的臉上面蕩過來蕩過去,等到蕩過這一波之后,很快的這個無名就有一點點錯愕地看著地玄:“喂,小朋友哇,你為為什么會這樣子看著我呢?”

    說一句話,地玄的年紀不說沒有一百歲,恐怕都有那個啥,恐怕都有六到七十歲了,如果別人在他面前說他是小朋友,他也只會當是一個笑話啦,但是現在說他是小朋友的竟然是一個那個啥,竟然是一個看上去年華只有20來歲的小姑娘。

    如此這般叫她情何以堪呢?地玄看著劉狗子,劉狗子又看著地玄,后來地玄又正兒八經地看著這個叫做無名的怪女人,他不單是看著她,而且呢?他自己的眼瞳里面還冒著怒火的那一種。

    如此這般的怒火朝那個無名那邊冒出來之后,無名他自己都有一點點生氣起來了:“喂,小朋友,我只不過是跟你開了一個玩笑罷了,你自己何必要當真呢?”

    倏地~~這個地玄的眼珠子很快就突兀而起了,然后厲目牢鎖著這個無名:“小朋友?你多大呢?”

    “也就三百50歲吧”

    地玄聽到之后他的眼睛在眼眶里面飛速地旋轉著,并且呢?他的思維也在飛速的奔馳著,等到他自己明白過來的時候,其實他已經把他+豐流+張胖子+劉狗子+何仙姑+程義菊的年有年紀都加到了一起。

    他自己70來歲,豐流27歲,張胖子40歲、劉狗子40歲、何仙姑70歲、程義菊20來歲。

    70+27+40+40+70+20=267,那么這個267歲減去350等于多少。

    地玄得到的答案都讓他自己大吃一驚起來:“哎喲尼瑪,我說女俠,你說你有350歲,那么你到底是哪個朝代過來的呢?”

    自然而然是清朝順治那個年代過來的呢?她這樣子說話之后,旁邊豐流都開始忍不住地唏噓起來了:“哎喲喂,哎喲喂,您說您是順治那個年代的嗎?”

    “對呀,你這樣會有什么異議呢?”

    “沒沒有的,沒有任何異議的”豐流的下巴有一點點磕巴的感覺,在這個磕巴的時候,他再看了看程義菊,有一點點錯愕甚至還是帶有一點點錯愕地看著程義菊起來:“喂,我說美女文物干事啊,你方才說她和你之間是什么關系嗎?”

    “她是照看我的人啊,你方才自己想到哪里去了呢?”程義菊說完之后就努努力力地跟著豐流飄了一個白眼,等到這個白眼之后,豐流現在十分干巴巴的,并且那個啥,十分無聊地咽了一下下口水,等到這個口水咽完之后呢?

    剩下來的事情就是那個啥,剩下來的事情就是發愣地盯著她:“那350歲,你方才是不是喊他姐姐呢?”

    “嗯啊,這個你有什么異議嗎?”

    “那么她豈不是老怪物,你自己就是那個小怪物嗎?”程義菊聞言之后,一個粉拳果果斷斷地朝豐流的胸前轟炸了過去,但是她的那一種力量,還有她的那一種速度可以讓豐流她自己受傷嗎?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