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960806/

第155章 傳授手藝
    第155章 傳授手藝  

    “咋嘀,小伙子啊,你是對我的手藝奇怪,還是對我的人品奇怪呢?”這個老頭突然之間用一種莫名奇妙的眼神盯著豐流看著,豐流看著他這般之后,越發是顯得扭捏起來。

    現在的他看到吳名用這一種眼神盯著他看之后,他的身體連忙朝后面縮,他現在突然之間在思考著另外一個問題:“尼瑪,這個吳名應該是個女的,怎么他的目光不正常呢?”

    不過現在有一個方法去測試他究竟是男還是女,所以他跟旁邊的那個文物干事程義菊,程義菊現在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打量著豐流:“喂~~~豐流哥哥啊,你為什么突然之間跟我用這么一種眼神呢?”

    “呵呵呵,你過來吧,我現在有話要跟你說叫?”

    “嗯啊~~”然后程義菊就朝豐流這邊走了過來,等走到豐流這邊的時候,程義菊她自己就就有一點點犯傻地看著豐流:“豐流哥哥喂,你到底想跟我說什么呢?”

    “好啦,現在我用一種十分嚴肅的口吻跟你說話啦”豐流的目光微凜。

    “說吧~~~~”程義菊的頭就像是小雞啄米一樣點了起來。

    “你現在能不能告訴我這個叫做無名的人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呢?”豐流說過話之后,再注意觀察著這個程義菊,程義菊的嘴巴倏地張開了,張開的時候還露出那一種比較夸張的弧度,這個弧度幾乎都可以塞下一個蘋果的那一種感覺啦。

    她自己張了半天,一直都是那一種僵僵的表情,這邊的豐流還以為她是不是患上了面癱了呢?所以他自己的的突然之間伸了出來,然后就在她的面前小晃了幾下下,等到現在的她明白的時候,她的表情始才恢復了正常,等到表情恢復正常之后呢?她自己的就用手指指著豐流:“為什么要問這個問題”

    “因為我感覺到她很變態耶”

    “噗哧~~~這個人當然是女的啊”

    “啊~~~那么為什么你方才說他是一個男的呢?”豐流有一點點離譜地看著程義菊,隨后程義菊開始解釋起來了。

    “還能有什么原因呢?因為她的長相很漂亮,所以不能夠讓你們知道她是一個美女,我之所以這樣子說其實就是為了保護她,你說呢?”

    程義菊此話簡直說得就像是那個啥,說得就像是那一種什么樣的瞞天大謊被揭穿了一般,程義菊這樣就是為了保護她,那么她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肯定會十分的不同尋常才對。

    所以現在的她突然之間被豐流用一種很嚴肅地眼神盯著她看起來,她有一點點錯愕,甚至還是有一點點犯傻:“豐流哥哥,你這到底是怎么了?”

    “你和她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豐流的一席話真的像是鞭子一樣抽打在她的身上去了。

    程義菊最直接的反應就是不斷的變換著臉色,然后表現出十分驚駭的那一種表情,程義菊的一張臉最后也變得沉壓了下來。

    “這個,這一個能夠不說嗎?”程義菊說這個話的時候,她自己的臉色格外的十分的屬于那一種扭扭捏捏的表情,為什么說她扭捏呢?因為豐流他自己自從閱女無數之后,現在的他可以十分精準無誤地通過一個女人微表情來知曉她心里面究竟想些什么了。

    他現在讀懂她的那一般扭捏之后,忍不住笑了起來:“哈哈,老子知道了”

    “你知道了什么呢?”程義菊她自己忍不住嘀咕了一聲,自從這一聲嘀咕之后,程義菊的整張臉開始變得皺巴巴起來了。

    “算了,不說算了”

    “哎呀,要說嗎?要說嗎”現在義菊撒起嬌來的那一種樣子看起來十分的可愛,看著她所表現出來的那一種可愛,豐流甚至還可以感覺到程義菊那一種可愛之中帶著一點點的天真,又或者是天真之中所表現出來的一點點可愛,可愛會有盡頭的,天真也有盡頭的,因為這是每一個女孩子的天性,但是程義菊的天真還有可愛是發自骨子里面的。

    像她這一種頗有身份還有地位的文物局干事,長期和文物甚至是和死尸打交道,臉上面所釋放出來那一種可愛也許還會那個啥,也許還會十分的十分的正常。

    因為他們的生活長期處于那一種壓抑之中,等到這一種壓抑達到一個點的時候,她們的這一種天真也會自然而然地釋放出來了。

    現在的豐流沒有再問這個程義菊這個問題那個問題了,現在的他就是問跟她說:“謝謝你了哈”

    “謝我,你謝我干啥子嘛”

    “咦喲喝,你自己還是那一個川普口音嗎?”

    “必須川普口音啊,不然的話我自己怎么會那么好看呢?”

    “咦喲喝,你自己對自己還是那個蠻自信的嘛”豐流正色地看著這個小妞,小妞十分利索的干巴巴地挽上了豐流的手臂。

    當程義菊挽著豐流的手臂來到了那個無名醫怪的旁邊之時,無名看到他們兩個人手挽著手親親熱熱地呆在一起的時候,她臉上面所釋放出來的那一種醋意讓這個程義菊都覺得不可思議。

    “喂,醫怪呀,你自己為什么用這樣一種奇奇怪怪地眼神看著我叫?”

    “嗨,看來我們兩個人的關系已經差不多了”當這個醫怪說出這個意思的時候,豐流還以為她們兩個人是那一種特殊性的復雜的關系,他哪里會知道。

    接下來的程義菊的一席話簡直就是那個啥,簡直就是直接地顛覆了豐流他自己的想象了:“醫怪,我現在已經找到了托付人了,所以你以后就不用為我操心了嗎?”

    “原來她是你的大姐啊~~”豐流十分錯愕地看著程義菊,程義菊的頭就像是小雞啄米一樣點了起來:“嗯啊,這個難道有什么關系嗎?”

    “有~~”豐流說的話開始有一點點帶著磕巴的感覺。

    “啥關系呢?”程義菊的那雙明亮的眼睛突然之間突兀了起來。

    “哦,不沒有”

    “喂,你這個人怎么那樣呢?一會兒說有,一會兒又說沒有”程義菊質問著豐流,豐流他自己說話都有一點點那個啥,都有一點點語無倫次的感覺。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