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718511/

第702章 古城舉城歡騰
    第702章 古城舉城歡騰  

    地玄既然如此之說,豐流也沒有必要管他們的閑事了。

    宣統盡管還看著他們,豐流也沒有必要理踩他了,這邊宣統既然已經被抓,那么宣統的軍隊自然而然潰散起來。

    最后讓他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宣統的老婆,還有宣統的老婆的親戚居然在一個小時之后來這里滋事來了,宣統因為生平風流好色,所以他妻妾成群,不光是每一個妻子貌美如花,還有那個呢?還有他自己的那個各種各樣的需求。

    自從他被抓之后,他老婆們過來不是關心他到底死沒有死,到底有沒有出事情,而是關心他死之后還有多少財產沒有被分到,當這個郭洪聽到這個事情之后,忍不住譏笑起來,他兩只眼睛直鎖著宣統:“宣統啊宣統啊,做城主做到今天像你這樣真心的是失敗之極啊~~~~”

    郭洪在一旁嘲笑著宣統,當他剛剛沒有嘲笑多久,又有另外一個嘲弄的聲音在他的耳朵旁邊響當了起來:“郭洪,你以為你比這個宣統要強到哪里去呢?”

    倏地~郭洪的身體倏地一顛,然后呢?就本本能能地朝旁邊瞅了過去,說這個話的人是誰呢?他就是方才解了他古城燃眉之極的豐流,豐流現在看著郭洪的眼神就真的和這個宣統差不了多少。

    就是那一種帶有一點點冷視甚至還有那一種無視的眼神,當這波眼神照到他臉上去的時候,現在輪到旁邊的宣統開始恥笑著這個叫做郭洪的人了:“哈哈哈,郭洪,你現在先不要自鳴得意先哦,你不要忘記了,現在救你的人就是哈滿,如果沒有哈滿的話,說不定你的這個城池早就被淪陷了哈哈~~~~”

    這個宣統說這個話的時候口水在不斷地飄蕩著,然后旁邊的豐流就看到了這個郭洪,郭洪他的手上面拿著一把匕首,是一種類似于那一種瑞士軍刀的那一種匕首,在他的匕首貼到宣統的臉上去的時候。

    倏地~~~~本能的宣統的身體就發生了那一種類似于那一種神經病一樣的顛抖起來了:“你你想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想要你的狗命,媽的~~~~”郭洪這么樣一道宣聲之后,他的匕首就朝這個宣統的的臉上刺了過去。

    就在這個匕首刺到他臉上去的時候,很快的一只手閃電一般地朝他的刀子上面捏了過去,此時呢~

    不管他如何再去刺探,這個匕首就是不能夠再前進一尺的,到最后的時候,他還聽到了那一種匕首被碎裂掉的聲音。

    嘎吱~~~那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聲音去形容呢?當他自己的匕首被豐流捏碎的時候,他根本就無法形容到底一個人的手指的指勁要練到多么大的時候,才會表現出那一種臨危不懼的冷靜。

    沒有錯的,現在的豐流不光是把那個匕首捏爆了,而且他的臉上面表情還沒有那一種半點點的波動,這種冷靜只有那一種絕對的強者才會表現出來的。

    如果沒有這一種變態表情,那么宣統還有這個郭洪肯定不會在他的冷靜面前俯首稱臣的。

    到了最后,離譜的事情發生了,這個宣統竟然要拜豐流為師父,豐流一臉詫異地看著他:“你現在說說看看我為什么要收你為弟子呢?”

    然后呢?宣統的臉上兩只眼睛滴咕嚕地看著這個豐流:“第一,您的武功絕對絕對的高強,起碼的是我所不能感知的那一波高強”

    “喝,我這個生平最恨的就是別人在我的面前虛假浮夸起來”豐流此時的眼睛就像是那一種凌厲的刀子一樣在他的臉面上割過來割過去的,然而他的臉上并沒有任何的懼意,因為他方才所言實在是出自于他的肺腑之言,當一個沒有說出任何假話的時候,他臉上面的那一種臉部的微表情肯定和他說出假話的時候絕然不同的。

    現在豐流已經捕捉到了他的面部微表情,所以就帶有一點點友好地跟他松了綁了,當他自己松綁的時候,旁邊的郭洪開始有一點點蒙圈地看著他:“我說哈滿呀,您您的這這個究竟是?”

    “我不喜歡綁著一個人說出他的真心話來”

    豐流的那一雙厲目朝這個郭洪的臉上面小刮了一次,在這一次小刮之后,郭洪再也沒有敢瞎放半個屁啦,頂多他面部干干巴巴地支吾了一聲:“那那樣好吧,你你就讓這個宣統繼續說下去吧~!”

    “繼續說,宣統,如果你說得有半句假話,老子現在馬上重新把你給綁起來的”

    “好哦,那么現在我要繼續地說了哦~~”宣統咽了咽口水,看了看旁邊的郭洪:“請問古城城主你現在有水喝嗎?”

    “靠,你真心麻煩”

    “我是很渴呀,你以為我被綁了之后,身體會好受嗎?”

    然后這個宣統就被郭洪倒了一杯茶,等到宣統把這個茶喝過之后,他的臉上突然之間出現了一種十分舒服的表情:“哈哈哈,第二,就是哈滿實在是一個品德十分高尚之人”

    “怎么說呢?”豐流的眉毛揚了揚,有一點點期待性地看著他。

    “因為你不嗜血,你不喜歡無緣無故地去殺害別人還有你對待每一個人都是均衡的,你之所以會有那么多的朋友,那是因為你和他們肝膽相照,你讓他們相信你,所以當你自己出現了危難的時候,這些人就會自然而然地跑過來幫助你了,你說說看看,你自己說說看看我這個結果是正確的嗎?”

    “哈哈哈,宣統,你這個老頭子腦袋不笨嘛,居然可以把我自己說得如此的頭頭是道來了”

    “那么現在我想請問這個哈滿,我能夠拜你為師嗎?”

    “要拜師可以”

    然后這個老頭自己高興得不要不要的,在他自己高興之后,他就看了看旁邊的郭洪,郭洪面如死灰,整個人就耷拉著腦袋,然后就整個人無精打采的一般。

    如果郭洪會出現這樣豐流他自己絲毫不會覺得意外的,豐流他現在就朝郭洪看了看:“你討厭這個人嗎?”

    “你要聽實話還是好話”

    “我現在恨不得殺了他”郭洪的臉上憤慨翻滾起來,語氣也顯得十分的慷慨起來。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