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6158/

第59章 黑暗召喚2
    第59章 黑暗召喚2  

    “其實我我可沒有嚇唬你呀!”地玄一字一句道,有一點點措詞鏗鏘的感覺。

    “沒沒有嚇唬到我?可可是我明明聽到你你方才說我自己像蛇耶!”

    地玄的臉色耷拉下來了,然后一張老臉也變得陰沉下來了:“如果沒有嚇唬到你,還有一點可以證明的是!”

    “說!”豐流有一點點舉棋不定的感覺,然后地玄他那個啥,地玄就利用那種神級召喚術在他的面前突然之間就召喚了一個老鼠。

    這一只老鼠和豐流他原先的那一只老鼠有著很大的區別,這一只老鼠就是那一種白顏色的老鼠,老鼠的嘴巴張開的時候突然之間會冒出那一種白霧,這種白霧在豐流的眼睛里面就意味著下面的一種結局了。

    “這這怎怎么看上去像白化鼠啊?”豐流忍耐不住對地玄的那一種恐慌了,地玄看到豐流這般之后,他忍不住笑了笑。

    “這其實不是老鼠!”

    “那不是老鼠是什么呢?”豐流忍不住嘀咕道。

    “是蛇!”

    “不可能吧!”豐流開始斷然否定起來。

    “不信的話,請你看上一看吧!”地玄這樣子支吾著豐流,豐流就以為他是在開著玩笑。

    然后地玄在他的面前就突然之間揮了揮手,這這一只老鼠的身體倏地進行了那個啥,倏地進行了身體的分化,等到這個分化完成之后,老鼠的身體里面倏地出現了一條蛇,只不過這一條蛇卻是一條金黃色的蛇。

    蛇看到豐流之后,他的大嘴倏地張開了,然后露出來那一口霍霍的白牙,這這滿口的白牙出現在他視線末端,嚇得豐流后背的涼汗直滾呢!他忍不住結結巴巴道:“我說師父啊,我說師父啊,你你你難難道是想讓他吃我嗎?”

    豐流有一點點的戰戰兢兢的感覺,因為現在的他還不能夠確定這一條金黃色的蛇究竟是拿他當朋友還是當敵人呢!

    地玄沉聲道:“其實他并不是普通蛇!”

    “那是什么蛇?”豐流一臉的好奇的感覺。

    “判官蟒”

    “哈哈哈!”豐流笑的聲音很那個啥,很那個亮澈透頂,如果豐流以為這一只莽只是普普通通的判官蟒,那他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這一只蟒突然之間伸出來了那一身賊他媽發達的肌肉,等到他自己被蟒纏成了粽子之后,他自己的身體就那個啥。

    身體就立馬出現了那一種氣血淤滯的現象了,然后等到他自己的那個啥,等到他自己反應過來之后,那一只蟒就就把他松開了,然后這一只蟒的頭就變成了地玄,豐流一臉好奇地盯著蟒頭,嘀咕道:“你你是地玄嗎?”

    地玄就朝蟒笑了笑:“蟒兒啊,蟒兒啊,你你且說說看看這這個小孩子還還有救嗎?”

    蟒笑了笑:“他他和那個邪惡之蛇簽訂了一個契約,還好時間不怎怎么長,所以他中的毒就就不怎么深哦!”

    蟒這樣子回答著地玄,地玄聽到之后無比的高興,他就用手拍了拍這一只判官蟒:“那么你說說看看,現在怎怎么樣讓他恢復正常呢!”

    地玄以為判官莽會說出一些個直接有效的解決方法的,他哪里知道這個判官蟒忍不住冷哼一聲:“對些,只只有靠他解除方才的那個契約,然后除此之外呢!肯定沒沒有其他的方法哇!”

    判官蟒這句話就就像是鞭子一樣無情地抽打在地玄的身體上面,地玄聽到之后,他的身體竟然抖成了那個啥,竟然抖成了那種像是那種篩米機一樣的恐怖。

    地玄然后色厲內荏道:“判官蟒,既然你說不出辦法,那么現在就請你回去吧!”

    然后,這個判官蟒就就朝地玄點了點頭,悻悻地退去了,判官蟒退到了哪里呢?他先是變成了先前那一只小老鼠,然后那個小巧玲瓏的身體又那個啥,又從旁邊的一個個小孔里面給鉆進去了,等到他徹徹底底地消失在豐流面前的時候,豐流就忍不住嘆息起來。

    然后就是一臉蒙地盯著豐流:“我說師父啊,這這個小不點是你的召喚獸嗎?”

    地玄搖了搖頭:“其實他只不不過是一只流浪在暗空之中的一種異獸罷了,我我也沒有和他簽定一個什么契約,我只是想讓他幫我確定一個事情先哦!”

    “確定什么?”

    地玄把手機還給了豐流,然后十分的語重心長的跟他說著話:“在以后的很長一段時間之內,你可以擁有無比倫比的能力,你也可以獲得十分恐怖的力量,你還可以壓倒這個世界上面許許多多的超級高手,但是你得承受著很大很大的痛苦!”

    “究竟是什么痛苦呢?”豐流感覺到這個老頭是不是有一點點玄外之音啊。

    這個老頭啥都沒有說,他只不過是在他的面前伸出一個手把他要問的問題給擋住罷了,然后他冷哼一聲:“現在我我們塞北一行已經到此結束了,我們可以回去了吧!”

    豐流朝旁邊一看,張胖子已經穿好了衣服,然后和旁邊的牛峰、劉狗子、音姬幾個人有說有笑的一片,好不熱鬧的樣子,所以他就朝地玄點了點頭:“嗯的,好,現在已經結束了,所以我們可以回去了呢!”

    “既然可以回去了,那那么為為什么我們還要在這個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鬼地方逗留呢!”地玄用手捋了捋他自己的胡子,他自己的胡子還真有一點點白,白得有一點點滑稽,豐流朝他笑了笑:“師父啊,不不如我們幾個去理一下下頭發吧!”

    “理發?為為什么平白無幫地要去理發啊?”地玄感覺到豐流說話有詐,所以就忍不住地問他。

    豐流的眼睛開始躲閃著地玄:“你你不覺得你自己的胡子長得有一點點離譜嗎?”

    “離譜?”地玄覺得豐流的話中有話,所以就用手指把他自己的胡子朝上面揚了揚,這么不揚不知道,一揚就嚇了一大跳了,因為他現在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胡子上面有草。

    一個人的胡子上面怎怎么可能會長草呢?他把自己的草給拔掉了,然后再看著豐流,豐流的笑容很是有一點點的鬼鬼祟祟的。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