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874/

第484章 紅衣女追蹤
    第484章 紅衣女追蹤  

    地玄聽到之后忍不住大笑起來了:“哈哈哈,哈哈哈,清劍啊,你果果然是我的好弟子啊,啥事都看得這么開,你你還真讓我省心不少啊!”

    豐流不以為然道:“如果一個人需要對這個世界看開,需要他自己的各種悟性,還有各種豁達,你想想看看,如果一個沒有本事的人怎么可能會有這種豁達呢!”

    地玄又笑了起來:“哈哈哈,我地玄有一個敗家子徒弟,又生了你這么個好徒弟,真真是有喜有憂啊,只不過你強他太多,以后可能他的事情你要多費點心嘍!”

    豐流撇了撇嘴巴道:“嗨師父啊,您您說說看看,您自己看看,您說的這個事情他能夠叫個事情嗎?”

    “哈哈哈,哈哈哈,快快到瑪麗醫院去吧!如如果去晚了,醫院可能就就沒有床鋪了呢、”

    豐流又不以為然道:“怎怎么可能呢?醫院是老子的,這這一切的事情還不是老子說了算嗎?”他自己看起來很有一些個自信。

    他背起地玄的時候,很輕快地施展了那個天云腿,天云腿邁到地上的時候,地上面的灰塵一波又一波地揚起來了,等到他們越過三條馬路的時候,他他看感覺到四周突然之間有股殺氣彌漫開來,他雖然看不到這個人,但是可以感覺到這這個肯定在他身邊某個地方,因為當他自己跑動的時候,他的身旁已經有了陸陸續續的這種飛鏢,就就像是那種流星鏢一朝他的身上激射而去,要要不是地玄的手快,恐怕他們就要被打中了,當地玄右手反扔出去的時候,那那個人竟然不見了。

    地玄沉聲道:“現在現在有一個很討厭的人跟著我們呢?”

    豐流愣了愣:“有一個人?請問師父這這個人現在哪里呢?”地玄用手指著后面,后面就不是一團空氣,所以他不禁有一點點失落還還有一點點的彷徨:“這這家伙的速度真真真快呀,快得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冒出來的!”

    地玄突然之間用手拍著豐流的屁股:“你小子快走,你小子快走吧,別別讓那個混蛋擋住了我們的行程!”

    “好喂”等到他答應之后,他立馬邁著凌霄步,凌霄步就就是那種強化還還有升級版本的天云腿,等到他的身體快若一道閃電的時候,后面的那個追隨者也也跟著快了起來,林偉雖然用了凌霄步,但是后面那個人總是可以和他保持著一段距離,這這段距離只只有三十步左右,這段距離不管是刺殺還還有偷襲又或者是逃跑都可以有著回旋的余地。

    最后,地玄讓林偉停下來,林偉卻死都不從:“這混蛋我看是盯上我了!”

    “所以你就就不打算收拾他啊!”

    豐流他笑著搖了搖頭:“怎怎么可能,怎怎么可能呢?我我想和這個混蛋做一次藏貓貓游戲!”

    “哪里藏貓貓!”地玄的兩只眼睛就在前面的那個胡同那里掃了一掃,果斷那個胡同里面三叉五拐,進到里面猶似進入迷宮里面一般,地玄立馬用了一個遠視術(混沌典里面就就有那種遠視術的!)他遠視之后,就就看到了這這個胡同的玄機,他忍不住唏距一聲:“呀呀,做做這個胡同的人真真是一個有奇門遁甲的高手啊,他他自己竟竟然可以把那個九宮八卦陣擺在那里,讓讓別人鉆啊?”

    “這這個胡同為為干什么會住那么多人?”

    “就就是因為胡子里面住人了,所以才會顯得那個胡同復雜啊!別別扯了,你小子也別扯了哈,你自己進去吧,看看能能不能甩開這小子啊?”

    “行!”

    豐流說完他的身體立馬化為一道青煙就鉆到那個胡同里面去了,胡同里面有什么呢?胡同里面就就是繁復的道路,他們三叉五拐之后就就拐到了公共廁所那里面,地玄還有豐流兩個人都施展了輕功,這兩個人輕功之后,他們的身體就就飛到了屋檐之上,很快他們就看到了一個穿著紅袍的女人過來了,女人的眼睛在來回打量著,當當她并并沒沒有看到豐流還還有地玄的時候,她的手指突然之間含到了嘴巴里面,然后吹起來了口哨聲音,這這個口哨聲音尖而且厲,聽到的人沒沒有一個不動容的,她自己厲害的地方何止口哨這么恐怖,因為在天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飛過來了一只老鷹,老鷹聽到主人的的號令之后,嘴巴里面也發出來了那種嗥~~嗥~~~的聲音,等到老鷹過來的時候,老鷹已經從天上面俯沖下來了,等到老鷹俯沖下來之后,這這一老一少兩個家伙都被老鷹給抓到了肩膀,他們沒沒有想到老鷹居然和和這個紅衣女子如此通曉,當這這兩個人被老鷹飛到半空之后甩下來之后,這這一老一少兩個人就就覺得沒沒有必要跟跟這這個人再隱瞞下什么了?

    當地玄還還有豐流站起來的時候,看著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的身邊已經來了不下于10只突鷲,每一只突鷲的眼睛瞪得幾乎可吃人那樣恐怖,這個女人確確實實實是來者不善,不然的話地玄的臉上不會表現出那種十分驚嚇的表情。

    豐流用手拍打著地玄身上的灰塵,曖聲道:“師父,您您沒沒事吧!”

    “這這點點小事傷不了我,這這個女人看來來者不善啊!”

    地玄的兩只眼睛在紅衣女子的身上打量一番,紅衣女冷臉似冰霜,目光狹長,并且她的目光幽準似潭,旁邊的那些鷹鷲朝她聚攏過來,有一個聽話的小鷹朝她的嘴巴旁邊懟過來一只成年的倉鼠,這只倉鼠看到她那雙冷眼之后身體嚇得直哆嗦起來了,她連手指頭都沒有動,就懟著嘴巴朝倉鼠嘶咬了過去,這么一下子嘶咬之后,倉鼠的身體鮮血就就像是噴泉一樣飚射出來,染得她滿臉都是的,她她嘴巴里面惡心的舌頭從嘴巴里面伸了出來,在旁邊攪了攪。

    發出那種滲人的,讓人亡魂皆冒的聲音。

    聽得對面的豐流還還有那個地玄打了幾個寒噤,等到她拿出手帕在臉上面擦干凈了鮮血之后,她一只手指著豐流,手指末端已經激射出來了一只鏢。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