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842/

第469章 吵架
    第469章 吵架  

    “刁難,刁難是吧!”脾氣火烈的鄭毅立馬一只手掐著這貨的脖子,鄭毅稍微用了一下下力氣,然后這廝也就被鄭毅給提起來了,鄭毅把他提起來之后,鄭毅開始看著旁邊的豐流,他的兩只眼睛一臉求助著豐流:“流哥,這這種垃圾還還留在我們義盟,豈豈不是污染了我們的招牌么?”

    鄭毅看著豐流,豐流并沒有決定,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片猶豫狀,就在他舉旗不定的時候,外面突然之間響起來了一個重越雷霆一般的聲音,當這個聲音響蕩而來的時候,豐流還有旁邊的人都不禁顛了一下下,然后他們所有的人都一起去看著這個人,這這個人是誰呢?這個人就就武戰,為為什么武戰會進來呢?因為這個何一在內的何東五盜就就是他自己給介紹過來的,如果何東五盜出現了事情,他怎么能夠不理會呢!

    武戰的兩只寒眸懟著鄭毅:“放下他!”

    鄭毅噘了噘嘴巴:“你你是哪根蔥啊?我我為為什么要聽你的呢?”鄭毅把武戰給激怒了,他立馬從身后掏出一只格洛克,這種格洛克已經上好了堂,已經可以隨時聽候那個主人的命令了,此時武戰那幽冷之槍的槍口已經對準了鄭毅的腦袋,鄭毅的身體本能地抖了下下,然后再看著旁邊的豐流“胡鬧”豐流厲吼了一聲,他的聲音就就像是雷音滾滾一樣,在這個房間里面響蕩了起來,等到那個鄭毅放下何一的時候,武戰的手槍也就自然而然放下去了,武戰的手槍放下去之后,他的眼睛里面抱著對何一的深度關切:“何一兄弟,你你我沒沒事吧!”何一呢?因為他方才被鄭毅掐了半天,連脖子都被那個像是老虎鉗一樣玩意兒給掙腫了,所以他自己忍著痛苦搖了搖頭,眼睛里面還是對鄭毅有著相當大的成見,他眼睛里面的成見被這個武戰捕捉到了,武呢?他很輕蔑地白了一眼這個鄭毅,鄭毅也瞥了他一眼,然后朝旁邊豐流看了看:“流哥,請流哥明察啊!”

    豐流第一次看到他的義盟兄弟起著內訌,他自己如何不惱,他的胸口氣息急劇起伏不平,然后他的身體繞著他們兩個人轉過來轉過去,等到他的氣息稍定的時候,他再懟著他們兩個人:“你們兩個人跪下!”

    他的命令果然是有效,因為撲通,撲通兩聲之后,這這兩個人也就真的跪下去了,等到他們兩個人跪下去之后,豐流再讓他們兩個人跪走到關老爺面前去磕三個響頭。

    他們不知道豐流這樣子說是什么意思,他們只知道豐流肯定是想撮合著他們之間的關系,所以這兩個人也就聽從了他們的話,他們兩個人也就拖著他們的跪腿,然后跛到了那個關老爺面前,關老爺對于他們來說就就是一個和生生財的證明,等到關老爺自己過來的時候,關老爺的下面還還有一個香臺,豐流讓他們兩個人跟關老爺磕了三個頭,然后再讓他們跟關老爺再上一柱香,等到這這兩個人上香之后,豐流讓他們兩個人朝對方的臉上互打一巴掌,這這兩個人并沒有明白過來,然后呢?豐流跟他們兩個人稍作解釋:“你們現在有有沒有感覺到疼疼啊?”

    武戰的右手捂著他的右臉,右臉上面已經出現了那種又辣又燒的五指印記,這這個鄭毅的右臉同樣也不好受,他們能說什么呢?他們能說的就就是“哦。哦。哦”他們除了答應豐流任何問題之外,他們還能夠說什么呢?

    現在的豐流把這個武戰的手拉出來了,武戰錯愕地看著豐流,豐流沒有鳥武戰,他鳥的就就是旁邊的鄭毅,鄭毅似乎已經明白他想做什么了,然后豐流就就把他們兩個人的手就這樣子給搭到一起去了,等到他們兩個人的手搭在一起之后,豐流的兩只眼睛在他們兩個人的臉上面掃來掃去:“今天,這這件事情就就這樣子過去了,以后老子決不要看到你們兩個人在吵架,如果你們要吵,就跟老子滾出義盟!”豐流一臉的色厲內荏,并且他自己說話的表情可以說是有一些個厲人,他自己為為什么會厲人呢?因為他們不知道豐流這這個還是第一次在義盟的這些人面前發著飆,他自己的怒火原原是在兄弟們之間互相毆斗的時候發生的。

    豐流問著鄭毅:“鄭毅,我現在問問你,足球的靈魂是啥?”

    “是和諧!”

    “那么現在和諧嗎?你還沒有忘記啊!”豐流寒聲起來

    然后這個鄭毅也就沒有說什么了,他自己沒沒有說什么,就是因為他自己已經沒有必要說什么了,他現在能夠做的就就是在豐流面前盡量承認錯誤,他自己確確實實是犯了義盟的規矩了。

    所以他自己低下了自己那個高貴的頭顱,當豐流看到他低頭的時候,他再看了看旁邊的武戰,武戰的手上面還有一把手槍,豐流立馬右手伸向他,武戰的眼中有一點點不可思議的樣子,他語無倫次道:“流哥,這這個?”

    “把手槍拿過來”

    “憑什么?我自己就就是一個雇傭兵起家的啊!”

    武戰并沒有反應過來,豐流只好親自動手,他自己是怎么樣的動手呢!他自己立馬跟他甩出來一個等到這個擒龍手甩出去的時候,武戰的手槍也就到了豐流的手上面,豐流拿著他的手槍,把手槍里面的子彈一顆顆地都給卸下來了,然后他的寒眸再懟著武戰:“武戰,我現在給你再定一個規矩!”

    “啥?”武戰以為豐流想拿他開刀,沒沒有想到豐流說是想新開一個規矩,他說的這個情況確確實實是可以讓他自己接受的,所以呢?武戰的頭就像是小雞啄米一樣點了起來:“流哥啊,你你如果有什么不滿,你就可以明著說吧!我我一般可以接受的!”

    “那么你自己就定這樣一個規矩吧!以后你們到大本營的時候必須要把手上面的槍械都卸下來,如果要執行特殊任務的時候,才能帶槍,不知道我這樣子說你自己可不可以明白!”豐流說完,他的兩只眼睛牢鎖著武戰。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