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827/

第460章 變態的心理
    第460章 變態的心理  

    豐流看著何仙姑:“那你現在是屬于哪一種”

    何仙姑笑了起來:“我哪一種都不是的!”

    “哦?”豐流的眼珠子在他的眼眶里面轉了幾次。

    “難難道你你沒有說完嗎?”

    “拜托,我請你不要打斷我的話行嗎?”何仙姑的右手出現了一根橡皮筋,然后把她的頭發纏了起來,她現在的頭型就就是一個丸子頭,看起來有一點點的卡哇伊,還還有一點點的秀巧可愛,何仙姑看著豐流的時候,豐流眼睛里面的光環稍微亮起來了:“不錯,不錯,很好看,很好看啊!”

    “不然的話,我我為為什么會叫做何仙姑呢!”

    “你還還沒有回答我想讓我干什么?”

    嘩!何仙姑的手上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張照片,就就在那個照片里面,豐流的兩只眼睛都看得瞇起來了,等到豐流的眼睛總算是可以看清楚那張照片上面的東西的時候,她的臉上突然之間又笑起來了:“是不是很好看啊!”

    “哇塞,這這個豈止是好看,這這個就就是和那些個陳設在大英博物館里面的珍品是差不多的咧!”旁邊的魯官看到照片之后似乎已經忘記了他手上拿著死人內。褲的那種森慘的情況,他看著照片里面的內容發著呆,旁邊的鄭毅、李偉風還有鄒永強也都打成了一個人堆,一個個從人縫里面看到了那張照片,那張照片上是什么呢?照片上面就就是一個珍珠,這顆珍珠并不能用大或者是小來形容,因為珍珠的身上竟竟然有那七彩色的光環,珍珠一般都是那種銀白色的,怎怎么會有那種七彩色呢?

    豐流的兩只眼睛瞅得綠起來了:“這這到底是珍珠還還是翡翠呀?”

    “哈哈哈,問得好,問得好,我就知道看到的人就就會問這個問題的,這個東西即是珍珠又是翡翠!”何仙姑的這番話讓豐流大吃一驚。

    “都是的,你你不要跟我開玩笑了吧!”

    “這這個寶貝的名字叫做叫珠翠,你知道知道是怎么形成的吧?”何姑正色道。

    “我我怎么知道?”豐流撇了撇嘴巴。

    何仙姑:“這本來就是一顆藍色翡翠,那那個翡翠商人為為了做一個試驗!”

    豐流愣了愣:“什么試驗?”

    何仙姑:“他想看看這這個翡翠如果放到了那個產珍珠的貝殼里面會產生什么反應?”

    豐流又問:“然后呢?”

    何仙姑:“這這個巴掌大的翡翠到了貝殼里面之后,貝殼過了一年就死掉了,這個商人是看著貝殼死掉的,貝殼死掉之后,他找人把這個貝殼給撬開了,貝殼很硬,貝殼的質量一般和珍珠的質量是息息相關的,他為了把這個貝殼給他撬開,動了斧頭,動了液壓鉗,又用了那個黃色炸藥,都沒有任何作用,所以他們斷定這這個貝殼里面肯定藏著很值錢的珠寶,后來他找到了珠寶行家,珠寶行家跟這個商人說如果貝殼出現了這種情況呢?他自己很有可以會走大運了,然后走大運之后就會走霉運,這個商人不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意思,他想問他一個清楚,然后那個行家只跟他說,讓讓他把這個貝殼放在太陽之下暴曬三天就可以開了,那個時候,就就是他自己一生之中最得意的時候,他要讓他把那顆珍珠給捐出去,不然的話他自己就會引火燒身!那個商人以為他有一點點危言聳聽,所以就不以為然,但是當他知道了那個貝殼里面肯定有寶貝的時候,他自己已經可以確認了,他自己可以確認什么呢?他自己已經可以確認他在不久的將來會暴發一筆橫財了,所以他就按照那個商人的要求,把那個玩意兒放一太陽之下暴曬了三天,旁邊還有他自己的工人在看守著,然后他自己也會守到那個貝殼旁邊,等到他自己看到了那個貝殼打開的時候,天上突然之間降下來了一道陰雷,陰雷是什么陰雷就就是那個地獄之門打開的時候,地底下面的雷力飄到天上,然后再由天上降到下面的那種雷段,然后這個陰雷砸到了這個貝殼上面,貝殼變變成了一股粉碎,然后呢?貝殼里面的那些翡翠珠很快就顯形了,當這這個珠子現形的時候,天上烏云密布,狂風大作,并且的話旁邊的那兩個看珠寶的仆人他們的身體就就像是中了邪一樣不斷的顛抖,等到他們抖完的時候,他自己的的手上就出現了那個珠子了,那個珠子散發著七彩光段,他自己就是一個精明的珠寶商人,當他看到那個珠子的時候,他的兩只眼睛不斷地放著精光,然后…”

    然后何仙姑并沒有說下去,她自己并沒有說下去,豐流還有身邊的人可聽著來勁了,為為什么說他們聽著來勁呢?因為他們急切地想知道這個翡翠珠的后續內容是什么來著。

    豐流問她:“這這個商人最后怎么樣啊?”

    何仙姑沉聲道:“商人沒沒有什么好結果,他他把把這個寶貝珍珠拿到拍賣行去了,然后拍賣行的人跟他說這個珍珠可以賣1000億,1000億英鎊,你自己想想看看吧,這這一個東西竟竟然這這么值錢,你說這這個人是不是走了狗屎運了吧!”

    豐流冷哼一聲:“走了狗屎運?我看是走了霉運吧!”豐流斷然否定著何仙姑。

    “何以見得?”魯官一臉的好奇。

    “如果他不走霉運的話,這這個珠子就不可能遺失了,如果不遺失的話,何仙姑怎么可能會讓我去找這個珠子呢!”

    何仙姑笑了笑:“你自己還真是聯明啊,你居然把我自己想要說的話都一起給說了啊,你真不愧為天海市的武林盟主啊!”

    “得了得了,您您就就不要跟我戴上什么高帽子吧,現在你說說看看,現在你要讓我怎么弄這個寶貝!”

    何仙姑的眉毛這樣子彎了彎,她討好地跟豐流笑了起來:“據說這顆翡翠珠已經流傳到了天海,如果天海的人找不到的話,那么他就會永遠丟掉了,我為了找這個珍珠,不知道扒了多少死人的墓,不知道去過多少殯儀館!”

    “原原來你身上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內褲,就就是因為這個呀!”

    “對的!”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