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786/

第439章 第176 影星韓華
    第439章 第176 影星韓華  

    “啊,謝謝神醫啊,你你可真是你的重生父母,再長爹娘哈!”

    這個劉愛云要朝豐流磕頭,豐流打手勢止住了:“別,嫂子,區區小事,何足掛齒呢!”

    “那那就有煩神醫了!”張胖子朝豐流笑了笑。

    “最后我還要施展兩手,你們可不可以回避一下下呢!”豐流的眼睛打量著這個張胖子,張胖子一臉黑線:“啥叫作回避呢?”

    豐漢于是乎辯解道:“我還要跟你老婆施展那個強力手還有懸壺濟世手,方才你在達人秀上的時候已經看到了哈,如果這兩手施展完,你老婆的病就算差不多了,但是你老婆的身上還有藥物肝,還有一點點的哮喘,還有一點點輕微的鼻炎,她的胃腸都不好,脾虛,還有一點點風濕,她現在如果再不治的話,這些病基本上都是因為腎衰竭而產生的病發癥,等到這個病發癥出來的時候,我才知道她的病情相當嚴重,因為我要治那那些個病發癥,所以我需要你們的人回避一下下,不知道我我這樣子說,你可以明白過來嗎?”豐流說完之后,他一臉期待地看著張胖子,張胖子愛他老婆,就算豐流是神醫蓋世,豐流治病的時候要在他那個好看的老婆身上面摸來摸去,甚至是有脫衣服,脫光衣服,這個對于他來說還還還是有一點點的心理障礙,他不知道怎樣去釋懷這一種心理障礙,他十分不解地看著豐流:“大哥,你你真真的需要這樣嗎?”

    “如果你還對我有任何顧慮的話,那我現在干脆不治了,然后等你的老婆犯病了再來吧!”張胖子心里面那個是百抓搔心,反而是他老婆劉愛云卻掃除了張亮的顧忌:“我說胖子啊,你你還還傻。逼個啥,人人家是有身份的人,人家肯跟我們治病是為了我們好,你你干嘛還還要這么樣懷疑人家呢!說說吧,神醫,你你是要我脫成啥樣!”

    “不用脫光,就穿成內衣就行了!”

    “嗨,胖子啊,你聽到沒有啊,你你自己有沒有聽到,人家多好啊,還還讓咱穿著衣服進行治病,你自己還還能夠說什么呢?”

    “既然是這樣子的話,那我自己也也沒有什么好顧慮地啦,好吧,好吧,神醫,你你就過來吧,你就過來吧,我自己啥都不會怕的呢!”

    “行了,行了,你你要治就讓你治唄!”

    張胖子現在已經對豐流徹底放下心來了,所以豐流一只手拍在張胖子的肩膀上面,他朝他詭異地笑了笑:“騙你的,啥都不用脫,就就是拍兩掌,在他的肝區還還有胃經、足三里那里扎上幾針就啥都解決了!”

    “你瑪,你你還還真是喜歡開玩笑哈!”張胖子看著豐流的時候,一拳頭捫到豐流的身體上面,豐流在承受他一拳之后,他就朝后面看了看,張胖子的力氣畢竟有一點點大,不然的話他不會在方才的達人秀上面表演著他的力氣,他一拳把豐流差一點點打飄了,要不是豐流快速地甩出一個混沌轉的話,他自己說不定會受傷呢!在他自己使用混沌轉的時候,他發現了這個張胖子原來有內勁啊,因為經過轉之后,地上面竟然出現了龜痕,張胖子除了內勁之外,他他還有什么能力啊……

    豐流的臉上并沒有出現驚乍,他只是不清楚他他為什么會把自己的實力給隱藏起來,豐流沒有搭理張胖子,現在去跟他老婆治病去了,他的強力手拍在她的任督二脈上面,他老婆中掌之后,身體里面的毒素盡數化為汗滴,全部都被揮發出去了,她自己的身體在床上面搖來搖去,這這個床發出那種嘎吱嘎吱的響聲,聽得豐流一陣子的頭發發麻起來,豐流笑了笑:“現在這種竹床已經不多了!”

    “神醫呀,如如果你喜歡的話,要不我跟你做一個唄!”劉愛云竟然是一個會編織竹床的人!

    “呵,我老婆可能心靈手巧呢?她不光是會做衣服,會做菜,會織毛衣,并且她還會各種編織各種竹制品呢!他在這幾個領域里面都是當之無愧的能手行家!”

    劉浪補充道:“哈哈哈,你你倒把你老婆吹上天了啊!”

    張胖子一臉得瑟:“必須啊,她人長得這么靚,而且她還這么能干,剛結婚的那幾年里面,要是沒有她,我說我的這個家是怎么支撐得起來呢!”

    立馬劉愛云就懟了一句這個張胖子:“得了,得了,別吹了,你再吹我自己都嫌得不好意思了,這這五年要不是你照顧我,恐怕我早就見閻王了!”這一對夫妻在跟豐流還有劉浪的面前秀著恩愛,他們兩個人除了笑之外還能夠說什么呢?

    最后豐流的懸壺濟世手拍向了劉愛云的屁股,劉愛去利利索索地放了一個屁,這個屁還真他媽的響,又響又臭,劉愛云有一點點的尷尬,她回過頭看著豐流:“喂,神醫啊,你你自己沒沒有事吧!”

    豐流笑了笑:“你方才排毒排得真是好,真是妙,你這一個毒排得咧,你不光是腸胃好了,連你的藥物肝也沒有了,看來我自己的針炙是沒有必要行了!”

    “是嗎?”劉愛云還覺得有一點點不可思議,豐流現在讓她翻轉過來,當她自己翻轉過來的時候,她看了看豐流,豐流自己讓她做了三個深蹲,她竟然做了二十個,豐流又讓她躺在床上做20個仰臥起坐,她一口氣做了60個,豐流又讓她打拳,她自己不理解豐流為為什么這樣做,她說她不想打拳,豐流說:“你必須打出一拳,不然的話你身體里面的風濕就不可能好起來!”

    她沒有明白豐流為什么這樣說,她現在只知道她的拳頭肯定不能隨便打出來,劉愛云的拳頭剛剛打出去的時候,她又縮回去了,她自己縮回去之時,她拳頭上面所夾帶的那股功風竟然讓竹床下面搖歪了一個角,然后竹床就嘎吱一聲過后,就倒下去了,旁邊的劉浪還以為是竹床太爛了,劉浪說竹床不能用了。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