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757/

第419章 老爺車娶新娘
    第419章 老爺車娶新娘  

    “得得得,得得得,你們修的時候沒出什么問題吧”豐流打斷他們的話問道。

    “最好的配件都配上了,我們敢打一個包票,您的車肯定比原先的還在耐用!”

    “好,那你們兩個還不上來”豐流用手指著旁邊的劉芳華還有劉浪。

    “好的流哥”

    劉浪用手指著那9個小弟:“你們9 個人都呆在這里,等到車子修好了再來找我們哈!”

    “是的茫哥”

    原來他們的老大是一個叫做吳福的人,吳福實在是太可憐了,他出生的時候帶著鑰匙出生的人,家里面的老爸是一個億萬富翁,他養尊處優到了10歲,到10歲之后,他老爸卻因為得罪了黑社會的,被黑道的人給砍死了,他家里面的也被付之一拒了,他自己被燒成了三級重殘,然后他變成了孤兒,別人說他是一個黑梟的兒子,都不想領養他,他自己也就進入了政府的救濟站,他被救濟站里面養了五年,等到他初中畢業的時候,出來廝混,因為出世黑,繼承其老爸的豪爽,很容易交結到那些地方的惡少,然后他自己理所當然的變成了一個小頭子,有一天他老爸昔年的朋友過來說可以過來幫他,他25歲的時候就奪回來了他老爸以前的一年,然后他自己就洗白了,他自己開了一家建筑公司,專門跟政府拆遷公程,后來涉足房地產,短短三年時間他就洗白了,本來他可以正兒八經地去做一個正常人。

    可可到他30歲的時候,他自己又被自己的兄弟陷害,他被自己最信任的兄弟給下了迷藥,他被指認強暴未成年少女,他坐了10年的冤枉牢,等到他自己出來的時候,他已經老了,年近4旬的他出來就是一身病,不光是有類風濕,他的腿也跛掉了,而且走路的時候上氣不接下氣,雖然他命很不好,但是昔年跟過他的那些兄弟們還是踮記著他,他到看守所里面委派的工廠里面接受了半年的勞改,在里面認識了一個縫紉工,這個縫紉工看到他之后兩個人竟然一見傾心,這個縫紉工可是廠里面的廠花,廠里面的廠長兒子,還有廠里面最帥的人追求她她都不喜歡,惟喜歡這個吳福,吳福今年就著手把她娶到手上,所以吳福就聯系著這個劉浪,讓劉浪著落著幾輛豪車把她娶到自己家里面,吳福畢竟曾經風光過。

    所以他自己的婚禮一定要風光還有體面,但是當吳福看到這個劉浪開著一輛老爺車來的時候一頓火,吳福感覺到自己的老面都被劉浪丟盡了,他兩只手就像是寒冰利劍一樣指著劉浪,寒聲道:“劉浪啊,我叫你租的那9輛車呢?人呢?為為什么屁都沒有呢?”

    然后劉浪在吳福的面前低下了頭,囁嚅道:“大哥,我我真真的對不起你啊,我在路上的時候出現了車禍,那那9輛車都給擦傷了!”

    吳福聽到之后暴跳如雷,他的臉上面鐵青起來,然后一拳頭朝他的臉上給砸了過來:“滾,麻痹,老子是怎么吩咐你的,讓你在路上小心,再小心,你你為什么不聽呢?”

    吳福的火氣很大,一副得理不饒人的姿態,旁邊的豐流看到吳福在發火,就過來勸諫道:“吳福,都是自己兄弟,我何必見外呢?”

    吳福不認識豐流,卻感覺到豐流說話口氣倒是不小,有點吊還有一點拽的感覺,吳福的兩條劍福蹙地豎了起來:“你你是哪根蔥啊?敢在這里多管閑事!”

    豐流的嘴角勾出一道邪弧:“我是誰?你讓你的兄弟跟我解釋一下下吧!”豐流不以為然地坐到了他家的椅子上面,椅子是那種有著破破爛爛裂痕的那種椅子,坐上去就會嘎吱嘎吱響起來的那種椅子,豐流再順便端起桌子上面的一杯茶,放茶的茶碗都有一個小缺缺,最關鍵的是當他把那個茶蓋子掀開的時候,一股輕微地霉味撲鼻而來,他的臉上一陣子惡寒:“尼瑪,連這種過夜茶也喝,你自己也太寒酸了嗎?”

    吳福畢竟是當年的黑梟,他自己發火的底氣還在,他自己聽到豐流盤算還有奚落著他,他氣不一出處,到廚房里面拿了一把剔骨的刀出來了,他把刀懟著豐流的胸口:“這里不是你撒潑的地方,識相的話快滾!”

    面對吳福手中那幽冷的寒光,豐流的嘴角稍微朝上面翹了翹,不屑道:“劉浪,你說說看看,我們這一次是來干什么的?”

    然后劉浪抬起頭來看著吳福:“福哥,這這位爺可是一位大財主啊!”

    “大財主?”吳福的眼睛里面的殺機倏地收斂了不少。

    劉浪把手機里面剛剛進賬一千萬的事情跟吳福說了,吳福一聽之后,感覺到豐流是不是有錢大方得有點點變態了,吳福立馬跟豐流作了一揖:“兄臺,方才多有罪,還望見諒!”

    “嗨,你是劉浪的兄弟,也自然是我的兄弟,聽說你要結婚?”

    吳福點了點頭:“這不好不容易租車嗎?因為在路上出了點岔子,所以就為這個事情很著急呀!”

    “這樣吧,你坐著我的老爺車過去,我用老爺車把你家的新娘給接回來行不?”

    “請問老爺車有幾輛?”吳福一臉的期待目光。

    豐流伸出一根手指:“整個京北市就只有這輛60年代的福特車啊!你還能找出幾輛!”

    “可是我們如果過去的話,新娘子說我們寒酸怎么辦呢?”

    “你上車就是了,難難道你還想再去租車啊,你自己也不想想看看,現在已經3點多鐘了,再不去的話,新娘子都要心涼了啊!”豐流看了看精工表,然后再把精工表懟給了旁邊的吳福看,吳福看到之后連忙點頭:“嗨,也只好如此了,方才新娘那邊摧得緊,我那個丈母娘摧得緊,如果再不去,會被罵死才怪!”

    “走走吧,走走吧!還磨蹭個毛線!”豐流摧促著吳福,吳福把衣服穿好,在衣服上面扎上了新郎的禮扎,豐流還有旁邊劉芳也都扎上了“伴郎”的記扎,豐流這次是第一次當伴郎,他是跟一個剛剛認識不到一個小時的人當伴郎,他想嘗試一下下這個當伴郎的滋味是啥,所以他這個伴郎不光是要跟新郎護送,還要去跟他打理一切可能。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