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580/

第308章 伏魔三僧3
    第308章 伏魔三僧3  

    嘩!

    玄清的伏魔鞭這樣子呼了過來,豐流的衣襟掉了一塊,他的肩膀露了出來,他還以為他的肩膀上沒有啥事的,當他想用星神刀還擊的時候,悲劇發生了,那么這個悲劇是什么呢?他的星神刀剛剛到手上的時候,竟然乒乓一聲掉下去了。

    豐流的右肩胛骨有一種被焚燒的疼痛感,然后右手竟然捏不起來了,再然后手指尖竟然滴出了鮮血,嘀噠、嘀噠兩聲掉下去之后,玄苦看著、玄寂、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施主,吾這伏魔陣是少林地奇陣之一,陣勢威力不可小估,歷代以來很少有人破過,為了安全起見,施主還是請回吧!”

    豐流沉聲道:“如果我回去了,那么銅人還能請得動嗎?”

    “自然是不能請的!”旁邊的玄苦懟著他。

    豐流聽到這話就忒不帶勁了,他環視了半天,只有這個玄寂的內功最遜,內功最遜的人體力肯定也不會好到哪里去,所以伏魔陣玄寂肯定是一個破綻。

    所以他突然之間施展天云腿的功夫,朝玄寂飄了過去,玄寂的嘴角一揚,身形突然之間騰空,豐流不管躍到哪里,玄寂總可以比他先,他們兩個人在伏魔陣里面跳來跳去,豐流花了好半天才追上他,他一腳朝玄寂的屁股上踢了過去,唿!玄苦的伏魔棍也唿過來了,伏魔棍打在了豐流左腿上,豐腿情不自禁的跪下去,跪下去的時候,他的腿竟然流出來了鮮血,豐流跪向了玄寂。

    玄苦跟豐流行了一個佛禮:“施主,還是請回吧!”

    豐流把頭扭向玄苦,朝他懟了一句:“回你妹呀!”豐流左手的星神刀打向玄苦,玄苦的棍子就這樣子一挑,星神刀射彎了,彈到了旁邊的墻上面,直接沒入墻里面,連刀柄都看不到了,可見這個玄苦的內功有多么高。

    豐流右手還有左腿都受了重傷,別人以為他已經不行了,凈塵朝他笑了笑:“豐流,你你且回吧!”

    豐流不以為然道:“這個陣如果沒有破掉,我怎怎么可能走呢?”

    “可是你右手還有左腿已經受傷了,你你還怎么破陣呢?”

    豐流眼睛環顧四周,不以為然道:“方才那只不過是試探性攻擊而已!”

    倏地!這三個神僧面面相覷,搞不懂豐流在做什么。

    豐流揮拳朝玄苦轟去,玄苦本來想用伏魔棍擊打,但是他剛剛把棍子拿起來時,渾身都抽搐起來了,突然之間使不出力氣來了,豐流欺身而進,一只手奪了他的棍子,旁邊的玄清有一點不明所以,他完完全全搞不懂這個豐流為什么這么厲害的,竟然一招就把玄苦撩倒了,玄清把肥鞭子唰向了豐流,豐流可沒有笨了正攖其鋒的地步,他施展天云腿邁向玄清,后面的玄寂看到豐流要偷襲玄清,他施展著輕功水上飄,追向豐流,豐流立馬一個回頭鞭甩了過去,甩到了玄寂的腿上面,玄寂的腿被豐流掃得失去了速度,他的眉毛蹙了蹙,然后就歪到一旁去了。

    嘩!玄清的鞭子縮了回來,甩向豐流,豐流用棍子一擋,唿唿唿!鞭子纏住了棍子,玄清用力一扯,嘎吱一聲過去,伏魔棍被伏魔鞭纏斷了,乘這個空隙,豐流朝玄清欺身而進,他左掌不客氣地扣向了玄清,玄清舉掌相迎,只聽見!

    啪!

    一聲過去,玄清朝后退三步,面不改色,豐流朝后面退了五步,喉口噴出一口鮮血,玄清畢竟是神僧,掌力雄渾霸道,豐流方才一掌有一種以卵擊石之嫌,他看著玄清,玄清朝豐流行了行禮:“施主,你你已經破了伏魔陣了!”

    豐流愣了愣:“我我還還沒有打完呢?”

    玄清道:“阿彌陀佛,伏魔陣要有三個人才能組成陣,現在你已經擊傷了我玄苦、還有玄寂二位師弟,我雖然沒有受傷,但是這個陣也就沒有了,所以你已經破陣了!”

    豐流聽到玄清如此說之后,他的臉上總算是勾起了一個微笑:“哈哈哈,總總算是行了,總算是行了!”

    豐流剛剛笑完,他的兩腿一軟就倒下去了,倒下去的時候,喉嚨里面的血就像是噴泉一樣噴射出來,血花飄得到處都是的。

    “流哥,流哥,你你可千萬不能死啊,你可千萬不能夠死啊!”鄭毅朝豐流跑了過去,把他扶了起來,可是豐流是沒有反映,鄭毅臉上是一臉的絕望。

    “把他扶到我練功房里面去吧”玄清道。

    很快凈塵還有凈悟兩個人

    把豐流扶到了后院,豐流的上半身衣服被玄清扒開了,玄清讓豐流背對著他,朝他身體里面輸入罡元,約摸片刻之后,豐流就醒過來了,只不過他的臉上異常蒼白,兩只眼睛也顯得相當黯沉無神,豐流朝旁邊的人笑了笑:“我我日,我我還還以為我自己活不過來呢?”

    鄭毅笑了笑:“哪里呀,你你自己吉人天象,怎么會被這么一點點事情所低頭呢?”

    “對了,方丈啊,我我什么時候可以走啊!”豐流看著凈塵,凈塵看著豐流一臉的虛弱還有疲態,滿臉的擔憂:“等你傷好的的時候,我自然會讓你走的!”

    豐流聽到這話敢情自己的傷相當嚴重一樣,他的臉色很快就耷拉下來了:“嗨,這這到底要醫到什么時候啊!”

    玄清道:“你你的內功雖然不錯,但是和我對掌之后,你身的氣血被我打亂了,所以你需要調理10天才可以下路行走!”

    豐流立馬否定:“靠,要10天啊,我我還要帶銅人去我的恒星隊報道呢?”

    鄭毅跟豐流白了一眼:“流哥啊,是命重要還是榮譽重要啊,你如果回去把命丟了,我怎么好跟眾兄弟交待啊!”

    豐流的臉上勾出一個苦笑:“嗨,也只好這樣了,鄭毅啊,我暫時不能夠回去,你你就帶著那18銅人去恒星隊吧,我隨后就來!”

    “好咧流哥!”

    豐流這般說,鄭毅就和他拜別了,鄭毅走過之后,就只剩下了豐流一個人呆在南少林了,玄清說他要在這里呆10天,這10天就如同把他軟禁了一般,這滋味賊他媽的操蛋。

    第二天晚上,豐流就想著回去,那個凈悟就是不讓他走,豐流的前腳剛剛邁出門口,玄清就把他攔住了:“想到哪里去啊?”

    玄清的聲沉悶加上沙啞,聽得他賊難受。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