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464/

第279章 瘋狂的玩耍
    第279章 瘋狂的玩耍  

    鄒永強不以為然道:“10天之后的比賽,是我們慧星隊翻身的日子!”

    “走吧混蛋!”郭小花押著這貨進了警車,鄒永強朝郭小花笑了笑:“謝謝你哈!”

    郭小花窗戶打下來了,朝鄒永強回笑:“教練,你放心吧,他們沒有在那里面瞎折騰,聽話得很!”

    “哈哈哈,聽話我就放心啦!”

    “您啊早點回去吧,畢竟家里面的老婆在擔心您呢!”

    “嗨,有什么事情比我關心自己的弟子重要呢?”

    “嘿嘿嘿,您您可真是一個稱職的教練啊,我代表著天海市人民感謝你!”

    “你自己也早點點回去吧!熬夜對身體不好!”

    “沒事啊,鄒叔叔。88!”

    “88……”

    鄒永強和郭小花拜別之后,抬起了頭看著會所的招牌,招牌上面寫著幾個讓他觸目驚心的幾個字:“火星會所!”

    他走到了柜臺里面問了問,才知道原來這個會所被火星隊給霸占了,才變換了名字,他唏噓一聲:“這一次,豐流給了他們一個下馬威呀,這這個個牌子我看也該換換了!”鄒永強自言自語著。

    柜臺回答:“是哦,如果10天之后火星被慧星擊敗了,那么名字就可能變成慧星了”

    鄒永強笑了笑:“會有那么一天的”……

    荷塘月色包間里面,豐流正在包間里面看著電視,他把電視調到了中央五臺的體育頻道,國足正在和東烏隊踢,國足打的是主場,點球輸給了東烏隊,下面的球迷沒沒有一個不罵主帥,很快現場就亂了起來,教練責怪球員,球員責怪裁判,最后球員被裁判罰了紅牌,比賽完之后又罰紅睡,這是一個韓國裁判,旁邊有人在傳言韓國裁判可能收了東烏隊的紅包才會誤裁,豐流憤憤道:“媽的,球技不如人,就就找些鬼借口,國足啊,國足啊,這這是多么讓人傷心的一個梗啊!”

    豐流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換了一個頻道,他調到了電影頻道,電影頻道里面正在放著星爺的電影《少林足球》,此時呢?電影已經到了尾聲,星爺的大力金剛腿朝對方一記凌空射門,這個時候夸張的鏡頭出現了,星爺的超級無敵大力金剛腿把足球踢成了一道無比耀眼的激光,激光在地上面刮過的時候,地上面的草坪被足球的球體刮出一道深深的球痕,足球借著動力勢能徐徐前進,很快就飄到了對面,對面的門將準備守門的,這廝剛剛把手抬了起來,這個球就像是變成了一個暴發龍卷風的超級武器,把這個混蛋守門員身上的衣服給刮沒了,這廝變成了赤身果體,他用手捂著小弟弟,然后身體變成了陀螺飛到了門外面,伴隨著一起攪蕩的還有球門還有球網,他感覺到這些道具一起連根拔起,他突然之間想到了另外一副震撼的畫面。

    這個震撼的畫面是什么呢?這個震蕩的畫面就是《水滸傳》里面的魯智深在倒拔垂揚柳時的那般情景。

    以前他看在年少時,看到電視里面的魯智深拔出樹體的時候,他的心里對魯智深是一千個祟拜,一萬個的佩服,他琢磨著自己有一天如果像魯智深一樣就好了耶。

    星爺的《少林足球》看完之后,他的心里面豪意頓生,方才國足點球輸給東烏隊的陰霾頓掃一空。

    “嗨,要要是以后慧星隊要像星爺那樣就好了,不僅是世界杯冠軍,還是他媽的世界足球先生”豐流情不自禁地唏噓一聲。

    “會有那么一天的!”倏的一個極其清雅的聲音從遠處飄了過來,豐流扭過頭,朝門口看了看,這個時候夏柔已經穿好了制服出現在他的面前,夏柔的表現當真讓豐流眼前一亮,夏柔并沒有像普普通通會所的女人一樣穿上什么比基尼還有什么空服制服水手制服那種俗里俗氣的制服,她這一次竟然穿上了一身球服,她的球服上面寫著一個皇馬的英文字母,豐流一臉驚喜:“哇,原原來自己也是皇馬的球迷啊!”

    “得了吧,我自己其實并不喜歡看足球,只不過是喜歡球星!”

    “這個叫做愛烏及烏好不?”豐流撇了撇嘴。

    “你知道我喜歡哪個嗎?”

    豐流看到她身后的那個23號,立刻搶答:“嗨,這個還用說嗎?肯定是貝克漢姆唄!”

    “貝克漢姆啊?又帥,任意球踢得又好!真叫人喜歡死了!”夏柔的眼睛里面飄出了對貝克漢姆深深迷癡。

    豐流不以為然道:“過些時間,我會讓這個天海市的服裝店都賣出我們慧星隊的名字啊!”

    夏柔撇了撇嘴:“大哥得了吧,慧星隊年年成績墊底,說一句不好聽的話,慧星隊都沒有土豪支持啊!”

    “可可我是慧星隊的啊?”

    夏柔一臉黑線:“你你怎怎么不到一個好點的隊里面去呢?你在那里不是屈才了嗎?”

    “怎么會屈才,慧星隊只不過有些神散,需要有人把它帶好!”

    夏柔嘆了一口氣:“我呀,真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別別說了,你你跟我松下骨吧,我我還沒有嘗過你手藝呢!”

    “是吧,豐流哥哥,今今天讓我好好跟你按按吧!”

    “行!”

    夏柔讓豐流俯躺在下面,她的絲襪腳踩到了他的身上面,豐流有一種被擠壓的感覺,他說不清楚這種感覺是啥?反正就是一種痛過之后的痛楚,他咦呀了一聲:“喂,這這個是啥?我我怎怎么從來都沒有見過呢?”

    “豐流哥哥,這這個叫做泰式松骨,可可放松神經呢?”

    豐流苦笑一聲:“第一次接觸這玩意兒,不懂!”

    夏柔笑了笑:“瞧你真是,你你記得以后多來這里照顧我的生意喲!”

    豐流:“沒事啊,大不了我把這里買下來,然后讓你當這的客戶經理,就等于照顧了!”

    “噗,你你真逗”

    夏柔示意豐流放松一點點,她的手架在豐流的雙踝處,用力朝上面一按,小腿被夏柔按到了豐流的背上面,然后嘎嘣嘎嘣!兩記骨爆聲過后,豐流哎喲了一聲:“我的媽耶,這個泰式真讓我吃不消啊?”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