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362/

第254章 年前最后一戰
    第254章 年前最后一戰  

    豐流看著吳達杰,吳達杰也看著豐流,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笑了笑:“豐流,你輸了錢之后準備怎么收場呢?究竟是滾回你的峨眉山還是在天海市當乞丐呢?”

    豐流不冷不熱道:“你你真真的對自己那么有信心!”

    吳達杰不以為然道:“必須有信心啊,你不知道這個森泰是格斗技術最為全面的黑拳殺手,他不光是重擊一擊,側擊,拳擊,還有近身格斗全部都是一流的”

    豐流撇了撇嘴:“我我不聽你吹了,我勸你輸的時候不要太狼狽了!”

    吳達杰奸奸地笑了笑,然后笑容瞬間凝固住了:“過會兒你就知道他的厲害了!森泰上場先!”

    “好!”身高180的森泰剛剛一上場,就引起了山崩海嘯般的聲音,森泰的一拳朝上面打了過去,他的拳罡就把上面一個吊頂的燈給打碎了,打碎之后的燈掉下來時,那玻璃渣子掉在他的頭上面,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然后下面的粉絲都瘋狂地吶喊起來,給他那張陰險的臉上越發增加了幾份狹促。

    豐流一個瀟瀟灑灑的前空翻上去了,森泰還沒有等裁判宣判比賽就出拳了,森泰一拳朝豐流頭上撩去,裁判擋在豐流面前生怕他受傷,豐流大呼不好,連忙把裁判的身體扯到一旁,他自己硬受了森泰一拳,森泰一拳里面包含了螺旋勁,震蕩勁,還有暗勁,他還沒有來得及使出《混沌神典》里面的轉字決,自己的胸口斷了三根肋骨,然后胸腔里面的內臟就像是被噬咬一般的痛楚。

    噗!噗!噗!豐流的喉頭連忙呀出三口鮮血,樣子顯得極為痛苦。

    裁判看到豐流為了保護自己身中險招,他跟森泰罰了一個黃牌,并且跟他嚴厲警告:“如如果你再這樣胡來,我就判你下場了!”

    森泰一拳打中豐流,重創豐流,為他前半個月偷看自己訓練一事報了仇,他怎樣心里不爽呢?

    森泰朝裁判笑了笑,陰狠道:“你放心,裁判大大,剩下的比賽,我我會相當聽話,我會一點點的折磨這個流呢!”

    豐流看著森泰那陰險之極的眼睛,死死地抿著嘴巴,很快裁判就宣布比賽可以繼續了。

    擂臺下面吳達杰的聲音飄到了上面:“森泰,今天打死他,我給你一百個億噠!”

    森泰一聽到有這么多錢錢可以賺到,他立馬興奮得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提起拳頭就朝豐流的身上扣了過去。

    森泰每晃動一次,他雙拳的拳罡就變得像刀子一樣插到了豐流身體上面,豐流的渾身很快就傷痕累累起來了,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個浴血修羅一般。

    近一百拳之后,豐流的上半身已經沒有一塊完完整整的肌夫了,下面的義盟粉絲都在為豐流的安全擔憂著:“豐流,你你可千千萬萬不要倒下來啊!”

    豐流臉上面的肌肉動了動,然后揮著拳頭朝下面的人示好,很快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這個森泰一拳撩中了豐流的后背心。

    豐流的身體變成了一個在空中飛翔的陀螺,陀螺在飛行的時候,身上的血珠如同噴泉一樣飆射出來,射到了下面的粉絲們身上,下面的粉絲們沒有一個不為豐流的生命安全擔驚的,他們紛紛用手捂著嘴巴,然后另外一只手捂著胸如亂撞的心臟。

    盡管這些人擔心著豐流,但是豐流的身體還是沒有飛出擂臺邊緣,他的右手在即將飛出那一剎那,緊緊抓住了擂臺的圍繩,然手用力一扯,他的身體重新扯到了擂臺中間,森泰看到豐流居然會垂死掙扎,他的雙眼散發出一絲劇烈的驚恐,驚恐帶來的就是更加可怕的還擊,他的鍘踢朝豐流的頭上重創而去。

    這家伙的側踢可以開山裂石,豐流的頭就算是再硬,他也沒有理由讓自己死在他的這一擊側踢上面,豐流連忙用左手來架擋,可是左手剛剛伸出去,左手就承受了森泰掃腿那千鈞之力。

    只聽見!嘎吱一聲過去,豐流的左手斷掉了,他的手腕被森泰踢得扭轉了一個180的方向,手背到了手向,手向到了手背,然后整個肩膀都扭成了像一條麻花一樣,豐流的身體變成了一發倒飛的炮彈,重重砸到攬強上面,森泰這一重擊腿讓豐流左手報銷,等于是卸掉了他四分之一的戰斗力,為此他的攻擊變得越發兇狠起,兩只腿就像是利斧一樣,閃顯般地朝豐流攻去。

    他一邊攻一邊大笑:“100億,100億啊,今天我森泰,今天我森泰要發財了哈!”

    倏地!

    豐流一直緊抿的嘴巴突然之間張開了,他的嘴巴張開之后,蓄勢已久的天蠱朝森泰的口腔里面鉆了過去,然后在他的臟腑里面亂咬一通,這個森泰的身體突然之間攻擊停止了,他那發出去的重腿變得綿軟無力了,身上的防御也變得極為脆弱起來了。

    剩下的事情就由豐流來發揮了,豐流的排山掌不管打到他身體的哪個部位,他的身體就會發出一記骨爆,然后就是關節斷裂處的鮮血噴淺,豐流當然不會殺他,只不過會讓他在擂臺上面喪失戰斗能力,森泰現在雙腿跪在豐流面前,他不明白豐流為為什么不殺了他,森泰不甘地看著他:“為為什么會這樣,我我的拳頭是世界上面最狠的拳頭,我我的身體是世界上面防御最好的身體!”

    豐流不以為然道:“你一個靠打興奮劑的身體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說自己有多么牛。逼!”

    森泰:“可可是我們之間的決斗不是正規比賽呀!”

    豐流看著森泰:“你你真的想知道原因?”

    森泰的頭就像是小雞啄米一樣點了起來:“對呀!”

    豐注的右手在森泰的身體上面一拍,一個黃褐色的蠱蟲映入他的眼簾:“這這個小蠱蟲幫了我大忙,專門對付你這種胡作非為的混蛋!”

    森泰的視線收縮:“你你他媽的作弊呀!”

    豐流一個巴掌打在他臉上:“老子去你媽的,你自己打興奮劑不是作弊嗎?老子只不過是以牙還牙而已!”

    “你你你!”森泰想站起來,但是他的臏骨神經早就被豐流廢掉了,他根本就不可能站起來的,現在的森泰就像是古代的秦檜一樣長跪在岳飛的墓面前。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