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280/

第233章 川島太郎的訓練
    第233章 川島太郎的訓練  

    胡志杰跪在地上面,用手抱著豐流的腿,連豐流都覺得有一些惡心,豐流撇了撇嘴:“完完了沒有啊?”

    “你你不喜歡別人跪舔啊?”

    “妹呀,要跪舔也得女人跪舔啊?你不嫌得無聊不?”

    胡志杰囁嚅著站閃到了一邊,胡志杰站起來之后,看著豐流:“你的訓練我已經看到了,你你還在什么需要我幫忙的?”

    豐流的眉毛揚了揚:“你你這么一說我我還真有事情求你!”

    “說!”

    豐流:“你你能不能幫我搞到這個川島太郎的訓練視頻?或者是比賽視頻”

    胡志杰撇了撇嘴:“這這個還還真有一點點?”

    胡志杰囁嚅著沒有說下去,很顯然這個事情有難度:“你你不能幫我搞定,那你你還想不想讓我把你鄒紅梅撮合到一起啊!”

    胡志杰愛鄒紅梅愛得不要不要的,聽到豐流說中了自己想要的,他當然有一種為她去死的決心:“好好的,好好的,我我盡量做,我我盡量去做!”

    豐流兩只眼睛死死地鎖著胡志杰:“不要盡量,而是一定要完成!”

    胡志杰的臉上出現了一個僵硬的笑容:“好吧!”

    這件事情胡志杰根本就沒有辦法親自去完成,巧的是胡志杰的極限武館里面的學員有東烏的學員,胡志杰拜托他們到酒鬼武館里面去,讓他們混到了里面攝錄川島太郎的訓練。

    川島太郎是怎樣訓練的呢?

    這家伙的訓練室外面放了近10個冰柜,全部是海爾冰柜,是那種菜市場的屠夫殺肉用的冰柜,川島太郎讓這些人把冰柜放進去,每個冰柜重200斤,合計1噸,半個小時之后,川島讓人把訓練室里面的東西給搬了出來,搬出來的時候,10個冰柜變成了一堆廢鐵,廢鐵到底是什么樣子呢?

    這些廢鐵全部卷曲到了一起,扭成了一個冰球,冰球里面自然全部是廢鐵,廢鐵是什么構成的呢?

    這個臥底學員走到廢鐵的旁邊用錐子扒開看了看,原來這個冰球里面的全部是那先前10個冰柜的外皮,再里面就是冰柜的其他組織了,學員問了問抬垃圾的工人:“我我說哥們,那那10個冰柜呢?”

    工人回答:“都在這個球里面了!”

    這這個臥底學員感覺到十分的不可思議,一個人把10個冰柜砸成了一個鐵球,一個重一噸的冰球,那么這個人究竟是重磅炸彈,還還是殺人機器,貌似他只有在那種科幻片里面才看到過有這種人存在……

    晚上的時候,他悄悄走到了川島太郎休息的地方,川島太郎睡覺的時候還打著酣的,他的休息相當規律,不喝酒,不玩女人,他睡覺是怎么睡的呢?

    川島太郎睡覺時候,在他的房間上面掛著一根繩子,然后他整個人臥在這根繩子上面,然后酣聲滾滾飄了出來。

    倏地!這個學員堀井情不自禁地唏噓起來:“OMG”

    他唏噓地聲音飄到了外面,被川島夫子給聽到了,川島夫子就是酒鬼武館的理事,這個學員混進去的時候,還是接收的,川島夫子一只手抓著這個學員:“堀井,你你不去睡覺為為什么跑到這里來啊!”

    堀井討好性地笑了笑:“報告理事先生,我我要要跟館主大人學習功夫,我也要看他如何睡覺哦!”

    川島夫子沉聲道:“館主大人的武功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學的,還還不快回去睡覺先!”

    “哦,好的,好的”

    所以堀井把這個事情告訴給了胡志杰,胡志杰又告訴給了豐流,豐流雙眼掠過一絲詫異:“這這家伙到底在練什么功夫啊?”

    “聽里面的人說他每天都要銷毀10臺冰柜才算成功!”胡志杰把堀井的圖片發給豐流看,當豐流看見那個碩大無比的冰球時,雙眼掠過一絲訝色:“變態呀!”……

    川島夫子其實已經知道了豐流派人去跟蹤他是如何訓練的,他自己也派人到極限武館臥底了,川島夫子派出的臥底就是自己華夏的學員,這個學員喜歡空手道,就跟定了川島夫子,川島夫子在晚上跟這個人說:“你你想想不想學我教給你的功夫!”

    這個空手道迷的頭就像是小雞啄米一樣點了起來:“太君啊,我我對對你那是祟拜得五體投地啊!”

    川島夫子狹促地笑了笑:“不錯,不錯,如果你幫我做一件事情,我我就可以讓我身上的武功傾囊相授于你!”

    這貨的眉毛揚了揚:“此話當真!”

    “我我們東烏人說話還不算數么?”

    川島夫子的面色一沉,右手一個手刀朝旁邊的鐵門上面鏟去,鐵門馬上縮到一起,擠成了變形金剛。

    看得這家伙心驚膽顫一片。

    “好好好,太軍我我馬上就辦,我我晚上馬上就辦!”

    這貨的名字叫做擼三發,平時就祟洋媚外,喜歡看東烏的小電影、漫畫,迷戀著東烏的色情明星,還喜歡著東烏的空手道、劍道、合氣道、還人相仆、他家里面是做著家族企業的,是一個有錢的富二代。

    因為他太喜歡東烏文化,導致和這個社會格格不入,他家里其他人喜歡反感他,所以他從家庭里面分裂出來了。

    一個典型的狂熱分子,擼三發潛到了胡志杰的極限武館名下,擼三發要拜豐流學藝,胡志杰一看就是豐流的瘋狂追隨者,胡志杰二話沒說就同意了。

    晚上在睡覺的時候,擼三發偷偷跑到了豐流睡覺的地方,用手扒開窗戶,豐流的滾滾酣聲飄到外面,擼三發借著手機的亮光看到了豐流。

    他哪里想到,豐流睡覺和這個川島太郎完完全全不一樣哦,川島太郎睡繩子,這貨睡著席夢思,他的身體斜躺在床上面,身體上面堆著五六個枕頭,每當這個酣聲呼出來時,上面的枕頭就像是彈簧一樣朝上面躥了過去,當他再打酣時,枕頭又疊到了一起。

    而且他睡覺的時候嘴角是歪斜的,口水哈喇子在流淌著,口水和鼻涕混合在了一起,變成了兩條透明的蚯蚓,從嘴角緩緩滾落出來,這個外面的擼三發看到之后直接呲牙:“哎喲,我去,這這家伙睡覺堪稱奇葩呀!”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