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5102/

第160章 抹掉平義燒烤
    第160章 抹掉平義燒烤  

    “別別走,豐流!”

    艷紅的手抓著豐流的胳膊,艷紅的手修長而又潔白,那五根手指猶如青蔥一般,十分吸引人的眼球,她現在是歪著腦袋斜躺在桌子上面的,豐流現在的視線正好可以看到她那呼突欲出的事業線。

    畢竟那兩個大排球太扯他的眼睛了,看得他心猿意馬,此時的艷紅臉色腓紅,眼睛里面充滿了對他癡迷的水霧:“可可以再陪陪我嗎?”

    豐流還是有一些詫民:“可可是現在10點鐘了,我我家里面的女人還等著我呢?”

    艷紅的臉色有一失落,突然間兩排淚花從眼眶里面掉出來了:“我我怎怎么那么命苦呢、我我為什么會那么倒霉呢?我我平時連個說話的人都木有啊!”

    豐流平時是最見不慣女人哭的,女人如果一哭,他的心里面就他媽很不是滋味,所以他不得不留下來,陪著艷紅,他看了看表,跟蕭雅芝發了一個微信報平安:“老婆,我我現在外面辦點兒事情,大概晚點點回去!”

    對于豐流的人品,蕭雅芝是毫無置疑的,畢竟豐流上次在緬甸的時候,明明可以被那個賭石大王肖藏被請吃做大保健,但是他硬是沒有朝那個妞小手,還把他清清白白的整個過程拍成了照片,所以蕭雅芝對他那是百分之百放心的。

    蕭雅芝:“晚點回來可以?不過要少喝點酒!”

    豐流兩個么么噠表情給她發了過去,他怎么可能少喝點酒呢?他這一輩子最喜歡的就是喝酒,正好又碰到了一個能喝的妞,他怎么會不高興呢。

    所以!

    他又坐到了艷紅面前,跟她遞出笑臉:“方才我跟我家發出請示了,他容許我再廝混半個小時!”

    艷紅朝他笑了笑:“呵呵呵,你你真好,如果誰能做你的女朋友,肯定幸福死!”

    豐流不以為然道:“那那個是必須的啊,我又會武又懂醫打幾個流氓更不在話下!還有就是喝幾口濁酒交幾個烏朋狗友!”說著他把自己的腿架到了旁邊的一個凳子上面,做出一副吊兒郎當的鬼樣子,他抽起了煙,把煙夾到嘴巴里面,從左邊滑到了右邊,艷紅感覺到他的舌頭沒有動,但就是不知道他是怎樣怎樣完成這個又瀟灑又招風的滑煙動作的。

    “哈哈哈,你你是怎樣做到的呢?”

    豐流把煙夾在手上面,然后再把煙夾在了牙齒里面,再再然后蠕動嘴巴,讓別人以為他是用嘴巴,其實是借用了牙齒的和嘴唇的摩擦罷了。

    “哈哈哈,好棒耶,好棒耶!”

    艷紅也是一個沾煙酒之人,她從豐流的手上接過來香煙,然后點燃了,不斷的吐出煙圈,她吐出的煙圈是什么形狀呢?就是唇形,那一波波唇飄到他身上,把他逗得合不攏嘴。

    “喂,你你喜歡我啊?這這么直接!”

    “對呀,我我是喜歡你啊!”

    “哇靠,你你這么直接啊!不帶半點委婉”豐流感覺到有一點點詫異。

    艷紅笑了笑:“為為什么不直接一點點,如果不直接說不定會引起更多的誤會!”

    豐流環視著他的酒樓,酒樓都要打烊了,那里面的幾個伙計也要回去了,現在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豐流正了正臉色,然后一本正經地問著她:“你你一個人住?”

    艷紅的眉毛聳了聳:“對呀?如果我不住這里,誰來守店子!”

    豐流:“這這里經常有小偷嗎?”

    艷紅打了一個哈欠:“嗨,別提了,我我住在這里之后,基本上很少睡到好覺的,那些無聊的小偷啊,不是順這個就是順那個,還有的時候就會在深更半夜的時候敲敲窗戶還有擂擂門啥的,煩死了!”

    “你男人呢?”

    艷紅把一個圓形的懷表拿出來了,把蓋子拔開了,里面是一個梳著三七分的中年人,樣子有一些精神,只不過相片都有些發黃了:“就就是這樣了?”

    豐流凝視了這個中年人良久,感慨一聲:“為為什么照片是黑白的?”

    艷紅沉聲道:“因為他早死了啊,被債主砍死了!”

    “對對不起,我我方才是無心問的!”豐流帶著愧疚。

    艷紅:“沒沒事啊,反反正這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我自己守寡10年了,你看看這個店子就是我老公以前的遺產,他死之后就留下這個店子我了,我我一個人過得很辛苦,但還是挺了過來!”

    豐流:“你你你就沒沒有商量著再找一個嗎?”

    艷紅搖了搖頭:“沒沒有一個走進心里面的!”

    豐流看了看手表,已經10點半了,他朝艷紅笑了笑:“我我是該叫你大姐還還是嫂子?”

    “噗!你你叫我艷紅吧?叫我大姐我聽著有些別扭!”

    “那好,艷紅,現在已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艷紅把他送到了門口,朝他笑了笑:“豐流兄弟,如如果以后想喝酒,我我這里是永遠向你敞開的,你以后常來呀!”

    “哈哈哈,一定一定!”

    豐流剛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了牛峰,牛峰已經開著一輛悍馬過來了,豐流詫異地看著他:“你你怎么過來了?”

    牛峰笑:“流哥,嫂子還還是有一些不放心啊,所以就讓我來接你!”

    “那好吧,我我們回去吧!”……

    戰神武館的熊牛被豐流打傷之后,熊牛一直悶悶不樂,躺在醫院里面,他老子熊峰在旁邊走來走去,面相相當焦不可耐。

    “老爸啊,老爸啊,你你就甘愿我我被別人欺負啊????”

    熊峰的厲目掃了他一眼,寒聲道:“你你還想怎樣?”

    熊牛:“找找人報復那個豐流唄!”

    熊峰冷喝道:“報復豐流,你也不打聽打聽一下下豐流是誰?”

    “豐流是誰?”熊牛噘了噘嘴巴。

    “他現在是義盟的老大,還是雅芝集團的蕭雅芝的總裁助理!”

    熊牛不屑道:“義盟只能算個三流的商會組織,怎怎么可能跟正統的商會相提并論,我們找上天海市商會的人就可以對付他了”

    熊峰跟他打了一個手勢:“現在還不是動用商會組織的時候!”

    熊牛沉聲道:“您的意思是?”

    熊峰冷冷道:“既然這個豐流把你打傷了,為為什么我們不能派人把他給廢了呢?”

    “莫非您想請人挑戰豐流!”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