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4992/

第102章 郭小花的麻煩
    第102章 郭小花的麻煩  

    藍月酒吧就在義幫的管轄范圍之內,豐流過去是輕車熟路的,郭小花喝了兩瓶俄羅斯伏加特,臉上被燒得腓紅,就像是熟透的蘋果一樣。

    豐流把酒瓶奪了,郭小花要去搶酒瓶子,豐流把剩余的酒喝了一個精光,郭小花歪斜著嘴巴看著他:“把把酒給,把酒給我!”

    “沒酒了!”

    “靠!酒保,上酒!”郭小花瞟了一眼酒保。

    “好!”

    “行了,喝了酒有個毛用!”豐流把酒保弄過來的酒懟回去了,郭小花的手撕扯著豐流的衣服。

    豐流把她的手給鉗住了:“你干嘛,喝多了傷身體的啊!”

    “我我心里難受啊,我心里難受啊?”郭小花哭了起來,抱著豐流哭了起來。

    “這樣吧,我我帶你到外面逛逛吧!”

    “外面,外面是哪里?”郭小花一臉黑線地看著他。

    豐流拉著郭小花的手,往藍月酒吧旁邊的公園走去,這里就是長豐公園,時值10月初,天氣已經不那么躁熱了,公園里面的樹上還是有一些蟬鳴聲的,只不過聲音比較輕微,聽起來有些蕭瑟的味道。

    因為畢竟近中秋,已經有一些涼意了,豐流把自己的外套脫給了郭小花,郭小花抬起頭看了看豐流,朝他笑了笑:“你你不冷嗎?”

    豐流回答:“你剛剛喝了那么多,肝臟解毒需要葡萄糖,現在你身上缺糖,肯定很虛弱,病邪容易入侵,不能受涼的!”

    “你比他好多了!”

    他是誰,豐流用屁股都猜得出來,上一次在醫院里面的時候,他和龔陽產生了過節,龔陽就讓青幫的人偷襲豐流,只不過豐流和偷襲他的人成為了朋友。

    和偷襲自己的人成為了朋友,這種事情簡直有一些匪夷所思,但是卻發生在豐流身上,因為他是一個喜歡交朋友的人。

    “不要對他要求太多了!”豐流把紙巾掏出來在她的臉上擦了擦!

    “哼,你知道他是怎樣對我的嗎??”

    郭小花哼一聲,語氣有一些不甘。

    “怎怎么了?”豐流感覺到有點訝然。

    郭小花把自己的袖子掄上去了,她光潔的手臂上面出現了鞭痕,鞭痕交錯到一起,猙獰可怖,把她的手景全給破壞了。

    豐流寒聲道:“這誰干的!”

    “就是他!”

    豐流錯愕地看著郭小花,雙眼散發著極度的驚惶:“龔陽真的肯下毒手!”

    “去喝酒之前,他讓我到他那里去,他問我是喜歡你還是喜歡他,我說他是不是有病!他一個巴掌打過來了,他揪著我的頭發,我還了他一拳,他拿著鞭子就朝我的手上亂打一通!然后”郭小花說著眼睛濕起來了,豐流看得很不是滋味。

    豐流追問:“他為什么打你!”

    “因為他吃你的醋!”郭小花苦笑道。

    “他現在哪里?”

    “家里!”

    豐流拉著郭小花的胳膊,郭小花錯愕地看著他:“你你想干什么?”

    “讓這家伙道歉!”

    郭小花甩開豐流的手:“你瘋了嗎?他一官二代,從來都沒有錯的!”

    “今天老子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不讓他知道天高地厚!”豐流擼了擼袖子,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姿態!

    郭小花推搡著豐流,豐流軟硬兼施硬是把他弄到了車里面,牛峰此時已經回來了,看到他們兩個人在拉拉扯扯,牛峰以為豐流想泡郭小花,就打趣地問他:“流哥,方才那個沒有安排好,你你又纏上這個了?”

    豐流一拳朝他肩膀上打去:“去你的,別瞎說,到龔陽家里面去!”

    牛峰錯愕地看著他:“流哥,你你膽子真肥,我我們幫會的人去找警察,你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個龔陽是啥人!”

    豐流冷冷道:“我找龔陽和幫會無關,只不過想跟郭小花出一口氣!”

    郭小花規勸著豐流:“別別去了行了,我們兩個掰了不就行了!”

    “你以為掰了行了,你不要忘記了,他是副局長的兒子,以后有可以成為你上級,如果不消他的銳氣,以后你在警局的處境堪優啊!開車,牛峰”

    “好的,流哥!”

    郭小花的眼瞳開始旋轉起來了,他開始思索豐流的話,感覺到他講的有一些道理,這個龔陽的老子龔曠就天海警察局的二把手,實權在握,如果不教訓一下他兒子,以后在局里面她會活得像狗一樣辛苦。

    龔陽和郭小花吵了一架,跟她使用鞭刑,他自己都有一些后悔,他原本想打電話告訴郭小花的,但是苦于自己的面子,沒有打過去,他是一個很要面子的人,極為剛愎自用,官二的養尊處優,讓他學會了做事以自已為中心。

    他打女人是不會主動認錯的,因為以他的條件是不愁沒有女人倒貼的。

    龔陽把酒杯里面斟了酒,給自己的夜場**電話,讓她來自己家里給他自己消消火。

    十分鐘之后,龔陽的家里面的鈴聲響起來了。

    他以為是**過來獻身了,他哪里知道過來的竟然是郭小花,郭小花旁邊還站著豐流,龔陽看著豐流,豐流的兩只寒星般的眼睛死死地鎖著他,臉上面翻滾著熊熊怒火,貌似跟他有著深仇大恨一樣。

    一想到豐流奪愛,一想到豐流的到來,破壞了他和郭小花的關系,龔陽的心里就是一陣子火焰,龔陽的寒眼死死鎖著豐流:“豐流,這里又不歡迎你,你過來干什么?”臉上的肌肉繃得就像是待發的弦一樣,樣子顯得極為緊張難捱。

    豐流的臉上面無表情,抓起郭小花的手,用手掄開了她袖子,露出上面的鞭痕,眼睛里面的寒星在翻騰著,飆到了龔陽的臉上面,龔陽看得臉色微變起來,低垂著眼斂,不敢多看兩眼鞭痕,因為那是他自己毆打郭小花的證據。

    “這是不是你打的!”豐流咬了咬牙!

    龔陽不屑道:“是也怎樣,不是也怎樣?關你屁事!”龔陽語氣森冷狠,全然不把豐流放在眼里面。

    “跟他道歉!”豐流寒聲道。

    龔陽咧嘴笑道:“光禿子,你是什么東西,你有什么資格命令我,郭小花是我的女人,我打不打她是我的事情,你不去管你的雅芝集團,偏偏跑到這里撒野來了!”

    龔陽要伸手去抱郭小花,郭小花掙脫了龔陽的手,龔陽有些詫異地看著她:“怎怎么滴,你你變心了!”

    新人,收藏推薦一切求!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