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4963/

第75章 光頭不準入內
    第75章 光頭不準入內  

    程凌月看到豐流又過來了,她撇了撇嘴,戴上了墨鏡,然后叼了一根煙,不屑地看著豐流:“我說哥們,你你想賽車呢?”

    “對呀,我如果不贏你,怎么能挫得了你的銳氣!”

    程凌月用手指著前面1000米處的路燈:“看到那個沒有?”

    “看到了!”豐流點了點頭。

    “誰如果先到路燈那里,誰就贏了!”

    “行!”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踩油燈,兩個人都在快車道上面行駛,快車道不寬不窄,剛好能容納兩輛車齊驅并進。

    程凌月的奧托其實是贏不了豐流的,因為奧托的全速只有200公里,豐流的SUV可以達到250公里,程凌月很快就吃了虧。

    豐流為了讓比賽變得刺激一點點,還特意放慢了車速,程凌月用高跟踩著離合,把車速開到了極限。

    當她要超過豐流時,程凌月把車箱里面的爆米花拿出來了,往豐流的車窗處甩去,然后朝豐流吹口氣,爆米花變成了子彈攻擊豐流的眼睛,迷亂他的視線。

    豐流沒有想到這妞居然這么狠,為了超過他啥都做得出來,豐流右手掌著龍頭,左手施展著無影手絕技,程凌月吹出的爆米花子彈無一例外的被豐流接住了。

    一把爆米花被他抓到了,他往嘴巴里面送了送,嚼得吱嘎作響,順便帶出一個相當享受的表情:“嗯,味道不錯,還有沒?”

    程凌月把爆米花抖空了,回視車內還有沒有可以攻擊豐流的“致命武器”

    豐流乘她大意時,來了一個漂亮的S飄移,程凌月的奧托左前燈被他懟到了路標上面,磨得吱吱地響著,車前燈報銷掉了,程凌月驚呆了,當她緩過神來的時候,豐流早到了路燈那里等程凌月。

    程凌月看到傻兮兮的豐流在等自己,她牟踩了一通離合,讓車速飆升到極點,程凌月哪里想到,她的加速給她帶來了滅頂之災。

    前面有一輛豪沃重卡穿插而來,眼看就要插到了她的車身,豐流的車子卻像火箭一樣躥了出來。

    又是一個橫向飄移過去,程凌月的車子被他巨大的貫性懟到了一旁的樹上去了熄了火,豐流的車身也完好無損,那個重卡的司機是親眼目睹這一切的,豐流在千鈞一發之際救了他還有這輛奧托女司機。

    司機在臨走之時跟豐流豎起了一個大大的拇指點著贊,豐流很有風度地明他揮手告別。

    樹下面的程凌月

    不管她如何發動奧拓,奧拓總是不搭理他,程凌月用手用手胡亂拍著方向盤,怒不可謁。

    然后拳打腳踢車子。

    嘭!嘭!嘭!

    程凌月的車玻璃被叩響了,她看到了豐流,豐流朝她邪痞的笑了下:“我說,你你還是輸了沒!”

    程凌月瞪著他:“輸你妹呀,我車都被你弄壞了!要遲到了啊!”

    “上車,我帶你一程!”

    “我我這車咋辦啊!”程凌月滿臉怨色。

    “拉著走!”

    豐流下了車從車后備箱拿出一條繩子,把程凌月的車綁到自己的車尾,然后開著SUV拉著奧托走,順便送程凌月。

    約摸5分鐘之后,程凌月被他送到了平安銀行。

    程凌月下了車,連BYEBYE都沒有說就走了,豐流在車里面嚷她:“喂?你你連謝謝都不說就走了?”

    “你跟著我有什么企圖我不知道,省省吧,我是不會貸款給你的!”

    豐流有些郁悶,感覺被耍了,當她要走到門口時,程凌月的身邊來了一個送花的人,這貨把花交給程凌月之后,還向她單膝下跪,那感情就是向她求愛一樣。

    豐流看得出來,程凌月的臉上面寫著一百個不愿意,她只不過是顧全他的面子,沒有把花扔掉,看來這貨對她是很不死心啊,竟然到平安銀行的門口表達浪漫。

    豐流走到她身邊,程凌月冷笑道:“胡鋒哥哥,你是我哥哥,這個事情以后再說好嗎?”

    原來程凌月把他當成了哥哥,這也就是她沒有扔花的原因,給他留了點面子。

    “就給了一個機會嘛,下班之后,我開車接你,咱們一起去看電影!看,我電影票都買好了!”

    胡鋒跟她晃了晃電影票。

    程凌月跟豐流打了一個手勢:“來來來!”

    豐流走過去了,程凌月跟豐流嘀咕著:“你先前不是說你很能干嗎?”

    “對呀,你想怎么著!”

    “把他支走,不用任何武力,和平解決,我就讓你進辦公室談判!”

    豐流嘴角勾出一道邪弧:“行啊!”

    對面。

    胡鋒感覺到他二人關系有些曖昧,胡鋒就問程凌月:“他他是誰呀!”

    豐流脫口而出:“**關系!”

    胡鋒還有程凌月兩個人的眼睛都看得對眼了,不約而同道:“我靠!”

    胡鋒還沒有回過神來

    豐流把嘴巴懟到胡鋒的耳朵邊嘀咕了幾個字。

    胡鋒連忙把花都扔掉了,一股惱兒走掉了,連看都不看一眼豐流,也不看程凌月,程凌月很好奇地看著豐流:“喂,哥們,你你方才說啥了?這么快就把他打發了!”

    “我說我有艾滋病!你你還要追她嗎?”

    “我靠,你你真損,連這這種話都說得出來!”程凌月跟豐流丟了一個深深的鄙視。

    豐流不以為然道:“常言道,兵不厭詐嘛!”

    程凌月苦笑一聲,她跟豐流打了一個手勢:“跟我進去吧!”

    這意思就是說豐流有希望貸到那400萬,但是程凌月接下來說出來的話讓豐流產生絕望,程凌月用手指著信貸部主任的人:“看見那個老頭沒?如果你可以搞得定他,這錢就可以拿下了!”

    豐流朝信貸部一看,那里面坐著一個肥老頭,肥老頭專注工作,一聲不吭,旁若無人一般,肥老頭的門口貼著一張告示:“三種人免進:破產者、衣冠不整者、光頭者”

    豐流用手摸著自己的額頭,頭發還沒有長出來,腦門兒倍亮,這妞不是在耍自己嗎?他倒抽一口涼氣

    豐流剛剛朝信貸部走去,馬上來了兩個猛男保安,就像大山一樣堵著自己,不約而同地用手指著門口的告示:“看到了沒?”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