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4956/

第68章 你的床又香又軟
    第68章 你的床又香又軟  

    豐流嘴巴里面是酒氣味,身上濕嗒嗒的味道,如果說要跟女人約炮要什么味道,他沖到了淋浴房,把自己洗了一個白白凈凈,然后把陳菲剛剛買的香水連自己自上灑了灑,兩個腋窩處灑了灑,胸口灑了灑,頭發上也灑了灑,渾身上下香噴噴的。

    自己朝自己的手是噴了一口味道,手上的氣味回流了,他的嘴巴撇了撇:“媽的,咋怎還有酒味呀,呆會兒老子和她親嘴的時候不把她熏暈了才怪呀!”

    豐流是沒有洗牙的習慣的,今天為了可以和蕭雅芝度過一個難過的晚上,他破例晚上刷一次牙。

    牙刷是佳潔士3合一結構,洗了之后也是口氣清新,全部是薄荷的味道,豐流現在穿好了浴袍,擺了一個POSE,自己看著自己梳妝鏡里面的自己。

    頭發上已經長出了幾根稀稀疏疏的頭發,給人一種愣頭青的感覺,臉上是一如既往的邪痞,一張闊口也微微上揚,越發增加了自己的桀驁不馴。

    自己朝自己笑了笑,自信地朝蕭雅芝的臥室走去,用手指扣了扣她的房間。

    嘭!嘭!嘭!

    蕭雅芝毫不猶豫地說著:“進來吧!”

    以前他跟她敲門的時候她一般都是沉吟了會兒才讓他開門的,今天怎么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呢?莫非她已經脫得光溜溜地鉆進被窩里面等老子去和她纏綿嗎?又或者是方才她跟自己的暗送秋波?

    豐流推著門進去,他嚇傻了,這個蕭雅芝根本就沒有脫得光溜溜的,她的床上面也沒有任何情。趣衣服,床上面堆疊的全部是散亂的文件,她的樣子專注,豐流嘆了一口氣:“我說,老婆呀,這都幾點了,你咋還不知道休息呢?”

    蕭雅芝拿著筆在這些文件上面比劃著,完全沒有任何懈怠的模樣:“你不知道,這幾天好多采購商的貨都有質量問題!”

    豐流的眼睫毛瞎眨著,不以為然地走到她身邊:“采購商給次貨我們?這這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嗎?”

    “我我都被他們搞得煩死了你看看看這些采購單,打紅標記的全部都是有質量問題的!”

    蕭雅芝手上拿著近30份采購單,全部都是那種做文胸的纖維面料,她彎著腰做標記,每標一個出來,她的眉頭就皺一下,她忙得手忙腳亂,額頭上面汗都出來了,豐流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跟她一起處理紅色標記。

    蕭雅芝一目一行,豐流一目三行,蕭雅芝處理完了10份,豐流都弄完了20份了,蕭雅芝用手在旁邊找采購單,采購單沒有了,她看著豐流:“你都弄好了!”

    “我又幫了省了這么多時間,你說說該怎么報答吧!”

    “讓我看看先!”豐流把采購單遞給了蕭,蕭看著上面的紅色標記,果然全部都是有質量問題的,她想不出他會處理得這么快,雙眼掠過一絲喜色,一對柳眉朝上揚了揚:“真真的沒問題耶!”

    豐流伸了伸懶腰,躺在她床上面,很慵懶地看著她。

    她撇了撇嘴:“回你房間去,別在這里撒野啊!”

    “喂,你有沒良心啊,老子今天幫了你這么多忙,連點福利都沒有啊?”

    “你你想要啥福利”蕭雅芝一頭霧水。

    “咱倆都好上一兩個月了,這這也該過完瓶頸期了吧!”豐流把腳往蕭雅芝的睡衣一挑,天云腿的恐怖力道,把那棉質的睡衣給挑下去了,蕭雅芝里面穿著一件黑色的文胸,文胸還是雅芝集團原產,文胸是那種鏤空狀,旁邊還有花紋,極為惹眼,下面的比基尼也是雅芝的,比基尼前面倒沒有啥!后面那就不得了,她穿的那種比基尼是那種中上間是空的,然后四面包起來的那種。

    就是那種在黃色秀場里面,主播穿起來誘惑刷禮物的小褲褲,豐流看到那后面露出來的一抹花白,嘴巴里面發出了一陣唏噓:“我塞,正點啊!”

    蕭雅芝被豐流用腿這么撩掉了綿質睡衣,然后穿著性感的暴露在豐流的眼皮子底下,看著他雙瞳里面想要猥褻他的光芒,又及嘴巴上面咕嚕的口水,不免發出一聲喊叫:“流氓啊,非禮呀!”

    蕭雅芝喊叫時,是扯破了嗓子喊的,聲音尖得像針一樣飄到了外面,外面的陳菲還有夏姣被她吵醒了。

    他們把蕭雅芝的房門打開,蕭雅芝坐在床沿,用手捂著自己的胸口,然后蜷縮起來,身體在瑟抖著,就像是一個受傷的小綿羊一樣,楚楚可憐,旁邊的豐流歪斜著身體躺在床中間,唿吱!唿吱地拖著響酣。

    酣里面還飄出他晚餐還有宵夜的酒味,夏姣看了一眼蕭雅芝,夏姣撇了撇嘴道:“雅芝呀,我真服了你,你看他睡得屁是屁酣是酣的,哪里會非禮你呀!”

    夏姣旁邊的陳菲用用掄著眼鏡,然后定睛一看豐流,豐流雖然在歪斜身體睡覺,便是四肢分開,霸占了整張床,然后嘴巴里面的口水在往下面流淌,陳菲捂著嘴巴笑了笑:“從普遍意義上來說呢?如果一個人睡覺時流出涎水,說明他此時在深睡眠,如果吵醒了,他這個人肯定會有暴力傾向的哦!”

    “暴力傾向,啥暴力傾向?”蕭雅芝的眉毛挑了挑。

    “蕭姐,你想一想,你睡得正甜的時候?別人突然間把你打醒了,你會不會煩躁!”

    蕭雅芝一臉厭惡:“我這半年來都沒有睡幾個好覺,我每天晚上睡覺都在吃安眠藥啊,我感覺自己經常頭痛!”

    陳菲笑了笑:“你呀,如果找個男朋友,估計睡眠就好了!”

    “找男朋友?找誰?”

    陳菲用手指了指豐流,豐流睡覺的樣子似乎是在笑。

    “切,我才不要他當男朋友,你看他這副睡相,就是在霸占我的床位!”

    “習慣就好了,習慣就好了!”夏姣拉著陳菲出去了,兩人很默契地關上了房門,不懷好意地笑了一下下。

    “哎,你你們別走啊!”蕭雅芝站起身體朝他們追去,豐流的右手一扯,蕭雅芝的胳膊被他扯疼了,蕭雅芝目光回視,看到了豐流睜著星眼看著自己,樣子似乎是要把自己吃了一般。

    “原原來你你是裝的方才,滾滾滾!”

    豐流的嘴角勾出一道邪弧:“你這床又香又軟,我還準備睡他個三年五載的,你想趕我走,下輩子吧!”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