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4931/

第43章 晚上加倍還利息
    第43章 晚上加倍還利息  

    一提起馬桶兩字,豐流又想起方才那又腥又臊的味道,他的胃液他的膽汁還有口水一起快速,變態般的分泌著:“我我靠,你你有有沒有人性啊,拿這這么惡心的東西偷襲我啊!”

    “誰叫你個變態這么好色,總是欺負人家!哼!”

    看見豐流沒有回答他,蕭雅芝在里面嬌喝:“喂,大變態,還不快把水電都給我開了,不然我怎么洗啊!”

    “好吧,老婆!”

    豐流苦逼地答應著,不得不到了配電箱那里拉開了空氣開關,開了水龍頭總閘,這下子蕭亞芝才能夠安安份份的洗澡。

    此時,豐流的嘴巴里面還是臭臭的,他一想到那人體體液還有垃圾的味道就一陣子惡心,胃腸翻涌,肚子里面翻江倒海的一片,他不得不用手捂著口到廚房洗菜的盆子里面吐了個痛快。

    吐完之后,臉上的眼淚還有口水都一起滾出來了,豐流用手抹了抹臉上的眼淚,憤憤道:“這歸根結底,還是她占了便宜,這利息得讓她加倍奉還才行!不然以后怎能在別墅里面建立威信!”

    豐流剛剛回去,就碰到了逛超市回來的陳菲還有夏姣,陳菲拎著一大包零食,夏姣拎著一些化妝品。

    “哎呀,媽呀,累死了!”夏姣把包裹放在椅子上面,然后伸了一個懶腰,就看到了從廚房里面出來的豐流,豐流的眼睛紅通通的,感覺像哭過一般:“豐流,你你咋了?誰欺負你了!”

    豐流不以為然道:“笑話,誰還能欺負我,只有我才能欺負別人!”

    “那那什么眼睛那么紅呢?像哭過鼻子一樣!”

    “他呀,做過壞事情,就被我懲罰過了!”蕭雅芝已經從衛生間出來了,頭上纏得就像是阿拉伯人一樣。

    身上包上了浴袍,雖然只露出了一片雪肩,但是那兩片精致的瑣骨在吊燈的照耀之下散發出奪人神感的誘惑。

    豐流直視數秒竟然不知道轉移視線,蕭雅芝白了他一眼:“你們看看他那色迷迷的眼神,就已經猜出來他想做什么壞事了吧!”

    陳菲把一袋薯片放在口中吧唧吧唧的嚼著,先看了一眼蕭雅芝,后看著豐流:“流哥,這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豐流壞壞笑道:“方才我只不過看了一個鬼片,為了增強效果,關了別墅的燈水,就把她嚇壞了,她就拿馬桶涮子塞到了我嘴巴里面了!”

    “噗!你那么能耐,怎么不知道馬桶涮子為何物!”

    豐流用手扣著光光的腦門,有點犯迷糊的笑了:“嗨,俺在峨眉山上上廁所用的是那種土制的茅房,哪里有見到過這種馬桶涮子!”

    “靠!馬桶涮子是啥味呀!”夏姣打趣地問他。

    豐流把自己的嘴巴張開,朝夏姣散播口氣:“接個吻,就啥都知道了!”

    “靠!滾蛋”夏姣擺著手,驅趕著豐流的口味,豐流苦笑了一聲。

    蕭雅芝白了他一眼:“還不過去幫本姑娘拿包煙過來”

    豐流愣了愣:“你還抽煙?”

    “咋了?這你都要管!”

    “別介,蕭姐,我方才在超市里面跟你買了一條520來了”陳菲把520一大條交給了蕭雅芝,蕭雅芝看著陳菲朝她笑了笑:“哈哈哈,你可真有心啊!”

    陳菲剛剛掏出520時,從購物袋里面帶出一個杜蕾斯來了,杜蕾斯掉在地上面,正好被豐流看到了,豐流撿起來了,看著陳菲:“我說,妹妹,你談朋友了?”

    陳菲臉上一紅:“哪里有啊!”

    “既然沒有,那買這玩意兒干嘛!”

    陳菲尷尬地笑了笑:“這這是超市里面找零錢找不開,給找的!”

    “那還用嗎?”

    陳菲搖了搖頭:“你要用就拿去吧!噗!”

    “那哥就收下了哈!”

    豐流坐到蕭雅芝旁邊,把杜蕾斯的包裝拿在白燈下面照了照,大聲念了出來:“哇塞,螺紋芳香型,要不咱倆晚上試試看感覺如何啊!”

    蕭雅芝的粉拳朝他轟過來:“你去死,你晚上要是進來,我就就”蕭雅芝把520煙朝豐流的腦袋上面敲去。

    啪!啪!啪!啪!啪!啪!

    520打在他的頭上面就像是木頭敲在鐵塊上面一樣,沒有任何效果,蕭的蠻力換來的只是豐流的嘲弄:“再來幾下,再來幾下,不過癮,不過癮!”

    蕭雅芝兩只手掄起煙條,重重砸在他的光頭上面,最后520的包裝被砸爛了,煙條散得到處都是。

    豐流白了她一眼:“你看看,你看看,亂扔東西,成何體統!”

    “撿起來”蕭雅芝命令他。

    “就不!”豐流嘴角邪弧一勾。

    “不撿,你滾!”蕭雅芝臉色微變,似乎有些生氣了,豐流坐到她身邊,用手撩她的頭發:“喲,喲喲,我們的蕭大小姐,也知道生氣了嘛!”

    “放開我,死變態!”蕭雅芝怨毒地掃了他一眼,豐流不得不放下了她的頭發。

    叮!叮!叮!

    豐流的手機響起來了,是黃琳的微信:“流哥,快過來找我!”

    豐流回:“我我在別墅啊,脫不開身!”

    “外外面有幾個黑衣大漢在我門口,我感覺他們像壞人,我一個人,睡不著,感覺好害怕呀!”

    豐流沉吟了幾秒之后就答應了,回了一個微笑的表情。

    然后跟蕭雅芝說:“黃琳家里出事了?”

    蕭雅芝警惕性地看著他:“出事了?出啥事?”

    “她家門口有幾個混蛋在搔擾,她睡不著覺”

    “靠!睡不著覺就找你,八成是想和你約會吧!”蕭雅芝瞥了他一眼。

    夏姣也補充一句:“打110找警察也行啊!”

    “如果找警察的話,警察去,他們也沒犯罪,這種事情有必要麻煩警察么”

    陳菲點了點頭:“也對!”

    豐流看著蕭雅芝“你別瞎吃醋呀,我把微信你看看先!”

    豐流把微信給了蕭雅芝看了看,黃琳的微信上面好多驚恐的表情,連她自己看了都揪心:“要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

    “你是擔心她,還是擔心我?”豐流朝她壞壞地笑了笑,然后故意那把個杜蕾斯在她面前晃了晃。

    蕭雅芝的臉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怨恨,豐流越發笑得得意。

    蕭沒有看他,故意低垂眼瞼,盡量掩飾自己的慌亂。

    “切,我擔心你干嘛,黃琳是我的銷售精英,她走了,我還要提拔她當部長呢!”蕭雅芝抱了抱胸,故作鎮定道。

    “既然想陪我去,那就去嘛,何必嘣著一個臉嘛!”豐流朝她扮了一個鬼臉。

    蕭并沒有笑出來,她如果笑點這么低,那她就輸了。

    “等會兒換身衣服哈,不然被別人以為我們還是到酒店開房去嘍!”豐流補充道。

    “去死!”

    夏姣看著豐流,光著膀子,下面一條四分褲,蕭雅芝還穿著一件浴袍,頭發上面的毛巾裹得像阿拉伯人,細看他們兩個還真像開房的形象搭配。

    “噗!”

    “靠!”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