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4906/

第18章 原來是誤會
    第18章 原來是誤會  

    豐流強運《混沌神典》的內罡.

    啪!啪!啪!啪!啪!啪!啪!

    數聲骨爆聲之后。

    這些偷襲他的毛賊力量全部被輸入到他的身體——混沌吸,然后再從他身體里面反彈出來——混沌震。

    只聽見!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十聲沉重的撞擊聲過去。

    這十個人的身體從十個不同的方向朝牢門里面相撞而去。

    傳過來一波波的慘叫聲,響徹在整個牢門,半晌都不能平靜下來。

    這些人現在才算明白,那先前飄蕩在牢門里面的古怪笑聲就是出自于豐流之口,準確地說是他的丹田處。

    豐流是用丹田的能量發聲的,所以他們感覺到這個聲音詭異之極,簡直不是出于凡人之嘴。

    豐流活動了一下下筋骨,冷哼一聲:“想暗算老子,就憑你們,真是!”

    豐流的叫罵并沒有換來別人的同情,相反,找他麻煩的人來了,這個人就是郭小花,郭小花聽到牢內嘈雜無比,就到了豐流的牢門前:“方才是誰在里面喧嘩呀!”朝里面環顧四周。

    郭小花的臉上森冷無比,語言更是冰寒十分。

    這十個被打扒的犯人不約而同地用手指著豐流:“是他他!”

    “話說你叫什么來著!”郭小花極不耐煩地打量著豐流。

    “報告美女警官,我叫豐流”

    郭小花聽到豐流的名字,回想起數小時之前他吃豆腐的細節,就對他咬牙切齒,看著他那邪邪的樣子,就對他沒有啥好印象:“風流,這名字還真配你!我看你這人就應該關,不知道多少純情女人都遭你毒手!”

    豐流的臉上是一百個一千個委屈:“警官,我真冤枉啊?我現在其實還是個處……男”

    豐流把最后兩個字壓得賊低,生怕郭小花聽見一樣。

    郭小花把耳朵貼到豐流嘴邊,悄聲道:“大聲點,我聽不到啊!”

    “我說我還是個處。男,你你信嗎?”

    豐流的這種自我解嘲只能換來郭小花的冷面無情,郭冷笑一聲:“那就越發該關,等你不是處。男了,我看被你害死的女人更多!”

    “你有家屬嗎?”郭小花問豐流?

    豐流搖了搖頭:“這還真沒有?”

    “朋友呢?”

    “也沒有!”

    “那你老老實實在這里呆15天吧,半個月之后,我再來放你!”郭小花嘴角勾出一道邪弧。

    眼看就要走掉。

    “警官,我真是處。男啊,像我這么帥又了解你女人風情的處。男你就忍心關么?”

    郭小花的腳步聲頓住,差點笑出來,當她忍住自己的笑點是一種比較麻煩的事情之時,她情不自禁笑出來了:“噗,豐流,我這里沒有所謂的處。男和非處。男,只有所謂的壞人和好人,你這人一肚子歪心思,只有老老實實呆在這里好好改造吧,等你改造完成了,我才能放你,你明白嗎?”

    郭小花終于走了。

    “我和你打個賭,我會馬上出去!”

    郭小花冷哼一聲:“如果哪個人肯贖你出去,那么這個人就是瞎了眼!”

    豐流知道郭小花認死理,就沒有和他爭論下去了,他無聊地坐在牢門口,等待著漫長光陰的消逝。

    豐流是一個適應能力極強的人,他能在各種地方睡得下去,小時候練功時睡過山崖,困過板凳,冬天的時候還在冬窖里面呆過幾天幾晚上,他的身體早就練得堅韌不拔了,所以在這種安無天日的看守所里面他也可以睡得安然自在。

    他一晚上睡了個飽,從晚上12點睡到了第二天8點鐘,他睡得很香很甜,呼嚕聲一陣一陣的,就像是雷音滾滾一般。

    和他同牢的那10個人可就慘了,一個個耳朵都快聽得起麻子了,他們徹夜失眠。

    等一縷陽光透過牢窗射到里面的時候,豐流打了一個很舒服的呵欠,臉上勾出比較滿意的表情:“哎呀,睡得真他娘的痛快”

    再伸了個懶腰,伸不動,因為自己手被銬上了。

    所以才發現自己失去自由了,一只手鐳在牢門上面罵出一聲:“你媽媽呀,老子好想尿尿哦!”

    豐流的拳頭鐳在牢門上面,鐳得嘩嘩直響:“看門的,看門的,老子要尿尿,老子要尿尿,快開門!”

    看門的丟出一句:“誰這么大呼小叫,你沒看到,房間里面有個馬桶嗎?”

    “是嗎?”

    豐流還真沒有認真看,他昨天晚上只顧睡覺去了,沒有注意到里面有馬桶,馬桶被一個家伙坐著,這貨一邊解手一邊吹口哨。

    豐流走到他身邊,冷冷道:“起來!”

    “我沒有上完!”

    沒上完都得起來,林偉一只手揪著這廝的耳朵,這貨昨天飽嘗過豐流的內勁,他現在的脖子還歪歪扭扭著疼痛。

    豐流把他拽起來了,其余的人敢怒不敢言。

    豐流掏出東西在馬桶里面尿尿,暢快地尿著,他后面的人在交頭接耳,有一個家伙在遞出陰毒的表情,示意其余人動手。

    有兩個家伙從身上掏出殘缺的玻璃朝豐流的后背捅去,豐流的眼睛看到馬桶的蓋子上面冒著冷光。

    他心中一寒,馬上感覺到不對,一個擺拳呼過來,把這個偷襲他的人打扒了,剩下的人全部跟他拳腳相加。

    豐流的出拳似影,所有的人都被他揍扒了,再也不能動彈,他一只腳踏在拿玻璃刀的那個男子胸口上面,彎下身體,只手揪著他的頭發,惡狠狠盯著他:“說,誰讓你這么做的!”

    此男搖著頭死活不肯回答。

    豐流用力一踩,這貨的胸口斷了一根肋骨,慘叫一聲:“說不說!”

    “我我說說,是是劉茫,是劉茫!”

    豐流這才放開了此人。

    外面有幾個警察沖進來了,第一個就是郭小花,郭小花聽到里面慘叫,就問豐流:“這是怎么回事?”

    豐流用手指著躺地男子:“我剛剛尿尿的時候,這孫子偷襲我,我給他一個下馬威,他就裝死啊!”

    “這樣啊,你可以走了!”郭小花用手指著豐流。

    豐流沒有反應過來,一臉蒙。逼地看著郭小花:“你你說我嗎?”

    郭小花不耐道:“不是你還有誰!”

    “誰保我出來的!”

    “黃琳!”

    豐流身體里面曖哄哄的,這才相信了自己的耳朵。

    他和郭小花一起肩并著肩走出去,豐流跟她擠眉弄眼:“我說警花,我沒有說錯吧,肯定會有人保我出去的!”

    郭小花把他送到門口,冷冷瞥他一眼:“我表妹都跟我說了,說你在賭場里面贏錢是為了幫他還債!”

    “對呀,我就算是賭錢,也是天經地儀呀!”

    “我表妹對你印象不錯,好好珍惜她呀!”

    “YES,SIR,警官”豐流跟她敬了一個禮,他的站姿也太正了,正得有些不正常,只不過那握拳的樣子像是在宣誓,而不是在敬禮。

    郭小花想笑,但是又笑不出來。

    “難道你對我印象能差嗎?臨危不懼,儀表堂堂,瀟灑倜儻”豐流的眉毛象征性地撩了撩,有一種自我吹噓似的炫耀。

    “光頭,我告訴你,本姑娘可不是吃素的,如果我發現你敢欺負我表妹,小心你的”郭小花說完右腳飛起,朝豐流雙腿中心踢去。

    又是一記碎蛋黑絲腿。

    她腿剛剛踢到頭上面,成一個標準的劈腿的姿勢,這只是嚇唬用的。

    豐流早就飛得遠遠得了,他邊走邊跟他丟飛吻:“警花,記得想我哦,咱們是不打不相識哦!”

    “你妹的花花腸子,我才不會想你呢!”

    郭小花看著豐流消失了,苦笑了兩下,又差點被這個無賴給調戲了,細想一看這個人還真有點兒意思,才認識自己的表妹不到一天,為了跟她治病,竟然把自己的錢都借給她,還為了她去賭,重情重義。

    郭小花對這個人哭笑不得……

    豐流剛剛出了看守所門口,就有一陣清脆的汽車鳴笛聲從東面飄來,豐流往東面一看,就有一個開商務車的美女跟他招手,豐流的嘴角勾出微弧:“是你!”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