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9510-34064894/

第6章 靜靜地看著你
    第6章 靜靜地看著你  

    在悍馬里面,豐流還是一如既往地牽著蕭雅芝的手,蕭雅芝強行把手縮回來了:“方才只是表演而已”為了明確表示和豐流劃清關系,她還狠狠睕了他一眼,順便打了個手勢。

    “什么表演,我們都親過嘴了,你敢對著那個嘴也是假的嗎?”豐流一副較真的表情。

    “切,是親臉,別混淆視聽行不”蕭雅芝不屑道。

    “嗨,我好失望啊?”豐流臉上有些懊悔。

    “你你連人家那里都親到了還還失什么望?真是的”蕭雅芝瞪了他一眼,不想理他。

    “堂堂的一個美女董事長,把別人利用完了再扔掉,我我好無辜喲!”豐流臉上一片委屈之極。

    “滾!”

    蕭雅芝感覺這個無賴又在耍什么小伎倆。

    蕭雅芝沒有說話,她也不想說,否則又被算計。

    “我好好可憐啊,又犧牲了色相,又沒有撈到好處,可憐我的初吻哦,就這樣沒有了哎,我的初吻就這樣子沒有了,我我好可憐哇!”豐流的臉上像死了爹一樣委屈,一副無賴臉變成了一副哭喪臉。

    看到他三分傷心三分真誠帶點無理取鬧的子,蕭雅芝終于忍不住笑起來了。

    “噗,”

    女人一笑值千金,能把這種冰山美女逗笑,豐流真算盡了本錢,像以前在峨眉山上,那個地玄老人教他泡妞時就說過泡妞就跟他千叮萬囑:對女人要膽大心細臉皮厚,只要把一個無賴的本份發揮出來,基本上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好了,好了,我不趕你走了!”經過他的胡纏蠻纏,連她自己都于心不忍。

    “你你肯答應我了,老婆!”豐流的手放在蕭雅芝的胳膊上面。

    “手拿開,誰是你老婆!”蕭雅芝怒斥著他,兩只眼睛兇光直灼。

    “你啊,你你不是跟我表白了嗎?”豐流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模樣。

    “切,你能不能談點正經的啊!”蕭雅芝嚴肅起來。

    “你到底想怎樣?”豐流把車停在一旁,一本正經地看著她,邪邪痞痞的樣子。

    “你昨天不是和我簽了一個臨時合同嗎?”

    “對呀?你什么時候跟我轉正!”

    “明天你還有一個任務,如果做完了,你就是我的正式保鏢,明白嗎?”

    “什么任務?”

    “你怎么比一個女人還要羅嗦,再跟你一起廢話下去,我都快要瘋掉了!”

    豐流不好再問下去了,女人不想理自己,多說一個字,不管說什么她都會嫌煩的,所以兩個人瞬間陷入了沉默。

    豐流開始吹起了口哨解悶。

    剛開始。

    蕭雅芝還覺得是有點不習慣,覺得這是噪音,看著她臉上的不爽,豐流果斷地拿出一只口琴放在嘴邊含吹而起,伴隨著他手指的拂動,一闕悠揚的古曲飄蕩而出,響徹在蕭雅芝的耳畔,她的整個人進入了極度放松狀態。

    自從當上總裁之后,每天日理萬機,她幾乎沒有過多的時間去欣賞音樂會還有各種串燒了,所以她很長時間都沒有聽過這么好聽的音樂了,真想不知道這音樂竟出于她的臨時保鏢。

    僅僅過了幾分鐘之后,蕭雅芝竟然聽得入神睡著了。

    她沒有打酣,樣子很恬靜,優雅。

    豐流捂了捂她額頭上面的幾絲亂發,靜靜地看著她,欣賞她。

    蕭雅芝的人很美,睡起來的樣子更美,豐流打開車內的燈照在她的頭上面,白潔的額頭,尖尖的下巴,被一攬無余,還有那嘴邊兩個淺淺的酒渦,還有下面,該凸的凸,該凹的凹,弧度恰到好處,堪稱極品。

    要是這個女人不經常繃著一張臉,那就像一個天使一般讓人著迷。

    他很想和蕭雅芝這樣永久地呆在車里面,他很享受這種靜坐的感覺,就像是柏拉圖式的精神戀愛一般。

    豐流靜靜地看著她熟睡的樣子,撅起嘴巴時的樣子還有點小可愛,情不自禁的,他鼓起勇氣朝她的嘴巴貼了上去。

    閉起眼睛去品嘗這位天海市第一美女的芳吻,這這可是多少男人求之不得的事情。

    可是!

    就當兩唇相距只有兩三厘米時,蕭雅芝的電話來了,豐流縮了縮嘴唇,心里真想把這個打電話的人罵個半死,蕭雅芝的眼睛睜開,看到他鬼鬼祟祟的表情,知道又在琢磨著什么壞事情,怨毒地掃了他一眼:“說說,你你想做什么?”

    豐流裝著一本正經的笑了笑:“沒沒做啥?”

    “你真沒做什么?”蕭雅芝的眼睛冷而執著,一副不達目地不罷休的模樣。

    “真沒做什么?”

    蕭鴉芝用手象征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前,衣服沒有解開,罩。罩也沒有弄歪,頭發也沒有散亂亂掉,下面也沒有疼痛感,這下松了一口氣,她嚅了嚅嘴巴,恢復了她冰山總裁的冷傲:“如果你想對我非禮,我饒不了你!”下意識地跟豐流打了一個恐嚇的手勢。

    “靠,這這三五分鐘,我能對你做什么呢?”豐流臉上又出現了一副委屈地模樣,他把手表朝她晃了晃。

    手表上面的指針是6點30分,她記得剛從麗柜酒店出來的時候才6點20分鐘,捉摸著這也才10分鐘,先前說了幾分鐘的話,然后吹了一首笛子,她自己就睡著了,這幾分鐘她感覺睡得比晚上還要舒服得多。

    “方才你吹的是什么曲子”蕭雅芝的眼睛對他有點癡迷

    “一首古曲!”

    “我問名字啊?”蕭一臉的迫切。

    “沒有名字”對于豐流的回答,蕭雅芝倒有點意外,蕭雅芝看著這個光頭男人,臉上除了歪邪感之外,那雙眼睛幽深若潭,她感覺他的心里藏著什么故事一般,不然這首曲子為什么這么凄楚動人。

    華夏的古曲,有歡快的,也有憂傷的,但是能入境的傷曲居多,一個表情邪歪的光頭竟然能吹出如些凄楚動人。

    有一句話說得好。

    人動情處曲才有情,自幼深受音樂熏陶的蕭,現在覺得他不那么討厭了,至少他有著別人鮮為人知的一面,只不過她絕對不可能把好感表現在臉上,因為她是一個不服輸的女人,從頭冷到腳的冰山女人。

    蕭雅芝并沒有問下去,因為每個人都得有自己的秘密和隱私,豐流剛剛吹過古琴的臉上有些鄭重。

    她也不好意思再繼續問下去了。

    她下意識地看了看電話,并沒有接,因為那是一個騷擾電話,另外一個騷擾她許久的電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私人電話怎么被人知曉的,因為這個人的本事太大了。

    看著蕭臉上那驚恐加上厭惡的表情,豐流盡收眼底:“看來我的情敵還有許多,許多”

    蕭冷只是笑道一聲:“你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就行了!”

    “那么,請問我的老婆大人,你現在需要我做點什么?”豐流一本正經的樣子實在是有點好笑。

    她不想笑,她一笑,就給他可乘之機,不然她就輸了。

    “以后請你不要叫我老婆,我和你沒有任何關系的!”蕭冷冷道,那一雙冰寒之極的眼睛里面,不帶一絲感情。

    豐流以為她想趕自己走,就把方才被奪到初吻的的事情又說出來了,蕭實在受不了他這樣的無理取鬧,和一個性格迥異的無賴在一起,她自己真的會亂掉分寸,甚至連性格都發生變化,這是一些心理學上面說的性格吞噬原理。

    于是她又沉默起來

    豐流開了車門,往外面邊走去,蕭很詫異地看著他:“你你想干什么?”

    “我幫了你那么大的忙,你你不請我吃一頓嗎?我現在肚子都是空的咧!”豐流用手摸了摸肚子,順便苦笑著。

    “好吧,好吧,我也不是那么無情的人!”蕭撇了撇嘴。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