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5303-38136883/

第1115章 夏商的懷疑
    第1115章 夏商的懷疑

    仙兒可不是個能接受他人冷嘲熱諷的人,眼看著就要上去給對方點兒顏色瞧瞧,卻被夏商給拉住了。

    一個古劍門,沒有必要與之過多牽扯,來這里的主要目的是為探一探柯三客的口風。

    現在翰林院首席岳彥之的事情和黑袍人的事情都跟古劍門有關,兩件事情集中到一個點上到省去了不少麻煩,說不定能將兩個事情一次性搞清楚。

    夏商帶著仙兒到了柯三客面前,柯三客氣色已經恢復了五六成,嘴角也揚起了笑容,顯得更加平易近人。

    只是在身后推著輪椅的劉宇一副僵尸臉的樣子有些煞風景。

    “這次多虧是的教主相救,不然古劍門上下還不知道何時能將此劫度過。”

    “嚴重了,此事畢竟因明教而起,明教自然要出面解決,關于十香軟經散為何回外露的事情還沒有調查結果,等到有了結果之后,明教自然會公布于江湖,以化解大家對明教的誤解。”

    “放心吧,古劍門一定相信教主相信明教的所作所為。”

    夏商笑了笑,轉而說道“想必掌門也該看出來了,關于名劍山莊,背后也有明教的幫襯。”

    柯三客眉頭輕皺,點了點頭。

    “所以在下對名劍山莊推出的兩柄劍還充滿了期待,不知道這兩柄劍在武林人士手中到底如何?是否真如他們所說的那樣好。”

    “名劍山莊推出的兩柄劍的確是世間少有的極品,令人匪夷所思地是,這兩柄劍不單可以量產,而且價格是顛覆性的便宜。”

    “聽說薛莊主送了一柄劍一s給掌門,不知道掌門對那一柄劍是否滿意?”

    “自然是無可挑剔,甚至比在下一直使用的佩劍還要更好。”

    “那掌門是否隨身佩戴呢?可否讓在下看一看?說真的,劍一普拉斯制造出來后,我都沒有真正的看到過。”

    “教主可以讓薛莊主給一柄便是。”

    “劍一s產量很低,前兩日還只有總共十五把現貨,早就被售賣一空,現在想要看看可就沒機會了。”

    柯三客眉頭皺起,夏商的要求似乎讓他很為難。

    “怎么?掌門是不方便嗎?”

    “實不相瞞,那一柄劍已經被在下收藏起來。逼近在下和自己的劍已經有了感情,在現在的佩劍沒有損壞之前,暫時就不打算更換了。所以教主現在要看的話,實在有些不方便。”

    “沒事沒事,現在我有的是時間,掌門可以請門下弟子取來看看嘛。”

    “這……”柯三客眉頭皺得更緊了。

    “嗯?看來柯掌門是真的不方便?”

    夏商說話雖然客氣,但步步緊逼的態度已經表露無疑。

    身后的劉宇眉頭緊皺,不悅吼道“我師父都已經說了不方便了,你們明教究竟是什么意思?”

    夏商也不動怒,只是笑笑說道“這樣啊……看來遺失的這柄劍并不是你們古劍門的。”

    “教主此言何意?”

    夏商示意仙兒將帶來的劍給柯三客看看。

    柯三客看到仙兒隨身帶著的劍之后,臉色瞬間有了輕微的變化。

    夏商裝作沒把柯三客的表情變化放在心上,隨口說“早上發現了幾個賊人,順手殺了一個,從那人身上搜出來了這柄劍一s。你們可能都不知道,因為劍一s的特殊性,名劍山莊對每一柄劍一s都進行了編號,就在劍身的底部。這柄劍的編號是01,經過一番查詢,薛莊主告知在下這柄劍原先是贈送給了柯掌門。我還以為是柯掌門的劍被人給偷了,現在聽說柯掌門一直小心保管著自己的劍,想必是薛莊主告知的信息有誤。畢竟此劍也是稀罕物件,沒有弄清楚真正的失主之前可不能隨便交給別人。”

    柯三客努力保持者平靜,但額間已經有細汗滲出“原來是這樣,教主這是費心了。”

    “怎樣?柯掌門要不要再去看看?查一查自己的劍有沒有丟失?”

    “不必了,在下保證自己的劍完好無損。”

    “既然掌門如此肯定,那在下就不打擾了。如果有一天柯掌門發現自己的劍不見了,記得隨時來找在下,這柄劍遲早都是柯掌門的。”

    把話說完,夏商沒有在逗留,帶著仙兒離開了古劍門的院子。

    看著夏商離開,劉宇有些奇怪“師父,那柄劍的確跟師父的那一柄見很像,莫不是真的被人偷走了?要不要徒弟卻看看,畢竟那劍可不多。”

    “這件事不準再提!”柯三客忽然加重了語氣,回頭瞪向自己的大徒弟。

    劉宇直接愣住了,他跟隨師父多年可從未見過師父露出這樣的表情,嚇得往后一縮,一時間說不出任何話來。

    夏商走出了院子,身后的仙兒就追了上來,連問“公子為何把劍給古劍門的人看到?這樣豈不是暴露我們已經找到了線索?這樣不會引起柯三客的警惕?”

    “有些時候適當拋出一些警告返回會讓人亂了方寸。這個柯三客看上去隨和大肚,又帶了那么一點正氣。可從當日昊天盟的人上門羞辱的情況來看,這個柯三客屬于那種極度能隱忍的人之一。這樣的人往往心計比較重,且辦事小心謹慎。

    這樣的人如果一直保持冷靜十分難纏,但如果能打破他的冷靜,或許會露出一些馬腳。”

    仙兒深信不疑地點點頭“公子看人從來是很準的,仙兒相信公子。”

    “當然,我的這些推斷只是建立在柯三客的確有著不少問題的前提下,如果他沒有問題,這柄劍的確是他不小心被盜的,那我這些推斷很大一部分都是錯誤的。”

    “公子還是懷疑柯三客是個心術不正之人?”

    “柯三客幼時被岳彥之的家族收養,其名義上岳彥之父親的養子,和岳彥之是兄弟關系。但你應該知道,這年頭在大戶人家的養子可沒什么好的經歷,其身份地位只比一般的家丁高一點。在京城有很多傳頌岳彥之的故事,柯三客也是其中的一個陪襯。

    說是岳家能培養人才,家中長子成了翰林院的首席,養子成了江湖中古劍門的第一高手,現在又坐上了掌門之位。

    夸贊的聲音多了,必然會出現一些不和諧的聲音。說是岳家對柯三客并不好,岳彥之時常對柯三客進行羞辱,這才導致柯三客離開家族投身江湖。”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