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73036-37058329/

902 破碎的城(3)
    頭痛欲裂!

    云遲老祖的獸語術,直接在漫天飛動的望天吼仔獸的尖嘯聲中失控……

    同一時間,涌入自己耳內的聲音太多,像是群蜂在腦海里不斷嗡鳴蟄刺,呼吸、心跳……甚至運行靈氣的節奏完全被打亂!

    抬頭只見……

    望天吼母體散發陣陣黑色光芒。

    “它又要降下來了!”

    云遲老祖身旁的靈門修士大喝一聲。

    體積巨大的望天吼母體,身體堪比巖石般堅硬,就算是頂級靈寶,亦不能直接洞穿它的身體,它不需要任何獸法。只要直接從天空向城中砸落,便能造成巨大的傷亡!

    之前由天獅戰團鎮守的冬素城,城防便是這樣被野蠻破壞的!

    毀滅城防之后,將再無陣法結界保護的破碎城池交給了自己的幼崽和蠻修們侵略,望天吼母體,此時摧毀的目標,換成了中寒城。

    雖然中寒與冬素二城,遙相對望,但各自自顧不暇,根本沒有機會相互救援。

    之前云遲老祖眼睜睜看到冬素城城防破碎,靈門天獅為了結起保護城中百姓的第二重防御,一齊與自己的契主被巨力震斷心脈而亡。

    此時同樣的厄運,再一次降臨到自己的頭上。

    “我可與你對話……我可帶你離開牢籠……”

    意念不斷入侵望天吼的識海,但受到控魂法寶控制的母體,根本不聽獸語的安撫,話到最后,云遲老祖的語氣中,已經帶上了一絲顫抖。

    空中陰影越來越是大,氣壓越來越低……

    云遲老祖感覺到自己頭頂的日光,完全被望天吼的身體遮擋。

    轟!

    天云撕裂!

    還沒等“漂浮的巨陸”狠狠地砸在天頂,云遲老祖便被風中驀然出現的可怕威壓震得胸口一癟,嘴里吐出濃濃的鮮血。

    “北巖……化……神……”

    不可置信地瞪圓雙眼,云遲老祖在密如蜂群飛舞的望天吼仔獸群的遮擋下,幾乎看不清賀拔龍象的容顏。

    賀拔龍象突破殞神峰戰線來到中寒城與冬素城,這無疑給局面雪上加霜。

    怎么辦?

    怎么辦?

    攪盡腦汁,云遲老祖只覺得無計可施,被逼到了懸崖末路!

    “我干你!我干你丫!”

    披頭散發,站在巖紅背上的陸云山,口吐穢語,早已沒有了昔日的雍容。

    將手中法寶一枚枚擲出,在空氣中幻化出一層層的青色高墻,然而這些青木術,破碎的速度,卻比凝造更快!

    望天吼的仔獸們,仿佛破滅一切的箭雨,帶領北巖元嬰,一次次地沖擊城墻已塌陷的冬素城。

    “獅吼!”

    申屠巍然騎在厚土天獅脊背,嗓子眼里發出沙啞的咆哮,連續作戰,令他們疲于應對,與天獅老祖不幸分散于相距甚遠的兩座主城,更是讓天獅們焦躁不安。

    “此地不錯……”

    瞇著眼睛,賀拔龍象打量眼前的場景。

    蒸騰的蠻獸氣焰,與破碎的東靈主城……彌漫于空氣中的尖叫與嘶吼,這才讓他感覺到痛飲烈酒的暢快!

    “你來吧!”

    賀拔龍象知道,真小小馬上又會像上幾次般,緊隨自己的步伐而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